-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87章

自殘一擊

“我們給你靜心佈置的東西,當然不會隻有這些。”

刀春秋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聞言,鳳湘眉頭一皺,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

“糟糕!”

鳳湘驚呼一聲。

剛反應過來時,渾身僵硬,通體冰涼,雙目恐懼。

砰!

突然,一道並不刺耳,也不劇烈的響聲傳了開來。

“你……”

鳳湘艱難轉過身去,立刻看到。

一個麵容陰森森的中年人,赫然將一把塗滿黑血的匕首,插進自己的丹田。

這把匕首,在剛出現時,立刻將那些乾元獸心內噴灑出來的黑色精血,統統吸收。

然後,直接往自個兒的丹田捅了進去。

砰!

剛纔那一道響聲,便是此人自殘式一擊發出的。

“這……這怎麼可能?”

遠處,若蘭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四周武者,更是一個個露出驚恐之色。

這個爆發出自殘一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任鱷。

誰都不明白,為何好端端的,他要往自己丹田之中捅了一刀。

而且,更詭異的還在後麵。

幾乎在他這一刀捅進丹田時。

那個鳳族天女,臉色‘唰’的一下,徹底蒼白,雙目無神,氣勢瘋狂直降。

這是什麼操作?

往自己身上捅了一刀,還能讓彆人也跟著受傷?

可實際上,任鱷的這一刀,豈止是讓鳳湘也跟著受傷?

這簡直就是致命性一擊!

鳳湘之前在爭奪族長之位,逃出生天,意外被任鱷所救。

仙輪受傷,本源枯竭,隻得在任鱷體內休養生息。

可在剛纔,三尊大能聯手圍殺任鱷,一下子把任鱷逼入到了絕境,迫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她從急匆匆出手。

這一次,鳳湘調動的隻是自己的仙輪,還把那受傷的本源,留在任鱷其內,繼續恢複。

可任她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的是,為何在這最緊要關頭。

任鱷竟然一刀紮進自己的丹田。

而且其目標,還是衝著自己的本源而去。

此刻,任鱷丹田之中,有一個五色光球。

原本散發出的光芒,瀚海、澎湃、厚重、凝練。

可在任鱷這一刀紮進去之時。

這個五色光球,立刻出現劇烈顫抖。

那些依附在刀尖上的黑色淤血,更是在這一刻,瘋狂滲入到五色光球中去。

這些黑色淤血,來自乾元獸心,也是經過縝密的算計,最終才能配合任鱷這如此不可思議的自殘一擊,對鳳湘造成致命性傷害。

堂堂的仙**能,各方麵都敏銳無比。

如果任鱷事先準備好,能夠傷害到鳳湘的武器,絕對會功虧一簣。

也隻有藉著這場拍賣會,他們才能成功將這種黑冥淤血,打到任鱷身上。

不知不覺中,開始侵襲鳳湘本源。

黑冥淤血,乃是用世間汙濁之水,與萬重深淵的極寒之力,還有北漠的妖蠍之血,凝練而成。

其中,更是打入了大帝法則,形成至陰至邪之物,專門剋製住了鳳湘的本源之力。

轟隆一聲!

鳳湘的本源,陡然爆發出一陣滔天光芒,其內有鳳哀鳴,眼中噙滿淚水。

可無論如何掙紮,那些黑冥淤血,像是跗骨之蛆般,瘋狂侵蝕本源之鳳。

不到十幾個呼吸的時間。

整個五色光球,便有一半區域淪陷了,變得漆黑、陰森、恐怖。

任鱷雖然臉色發白,那雙目之內,卻有滔天火焰在燃燒。

瘋子!

這纔是真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瘋子!

“真是一個狠人,為了得到鳳族天女的本源,我們這位任大家主,也真是夠拚的。”

燕飛嘴角露出一抹自嘲,道。

“確實夠拚,可要是後麵雞飛蛋打,那就虧大了。”

蘇辰目光飄忽,意味深長道。

“嗯?這後麵還會有變故?”

燕飛一愣,目光掃了四週一眼,冇發現有異常的地方。

“看下去就知道了,皇室雖強,可也有很多不甘寂寞的人要攪事!”

蘇辰深深看了虛空深處一眼,道。

“嗯?”

燕飛眉頭一挑,再次看去時,天地虛無,一片熾熱的光芒,爆發開來。

隱約間,還能聽到鳳湘憤怒的嘶吼聲。

“為……為什麼?為什麼既要救我?又要背叛我?”

鳳湘玉容之上,一片絕望。

“因為救你是巧合,殺你是必然,為了突破,我願不擇手段!”

任鱷的回答,乾脆至極。

“巧合?必然?不擇手段?”

鳳湘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失心瘋笑。

“哈哈……我這一生,都是活在背叛之中,你們一個個背叛我……”

刀春秋沉默不語,隻是在悄無聲息間,立刻逼近。

轟!

那一把血刀,還冇斬出,立刻出現一道道奪命魂鬼。

陰森森飄出,直奔鳳湘而去。

龍狂速度也不慢,踏步間,腳底下,更是出現一道星辰之陽,照射八方,亙古內外,唯我獨尊。

潤元王雖然冇有那兩人的氣勢,可他隻是一步踏落。

砰!

四麵八方,一枚枚‘混元雷球’飛出,凝聚到一起,成為攀登大道巔峰的至尊雷橋。

反倒是任鱷,在往自己丹田內紮了一刀,徹底廢掉鳳湘的本源之後,立刻退到一旁。

像個局外人般,冷眼看著這一切。

此番謀劃,並不隻是刀家、皇室的人出手,還有他們任家,也是其中一方。

隻不過在最開始階段。

自己是假裝成與鳳湘一夥,也就是刀家、皇室的敵人。

可隨著鳳湘從自己體內離開,本源防守空虛,任鱷立刻找準時機,一招之間,廢掉鳳湘的‘最大底牌’。

蒼穹之內,戰界搖晃。

一個又一個風暴,呼嘯開來。

“鳳湘,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聖器‘霓虹鳳羽衣’!”

龍狂作為這場大戰的領頭人,大喝道。

“哈哈……一群貪婪弱小之輩,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得到我的聖器?”

鳳湘冷笑一聲,踏步間,直接落在自己的仙輪上麵。

轟隆一聲!

整個仙輪,騰空而起,上麵出現一顆顆星辰,可怕萬分。

“冥頑不靈!”

刀春秋臉容猙獰,冷笑一聲。

轟!

血刀斬魂,一擊落下,蒼穹裂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