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91章

搶的就是你的東西!

“什麼?一指破戰界!是你!”

刀春秋驚呼一聲。

周身間的血煞刀海,瘋狂抵擋。

可還是崩潰了。

那最後一根斷指落下時,直接把他的空輪打得差點碎裂。

“一群大爺們,欺負一個弱女子,還要臉嗎?”

一道渾厚沉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眾人忍不住臉色一變,紛紛轉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一個青袍中年負手而立,踏步走來。

這中年人身上,有種比山高比海闊的巔峰氣勢。

眾人紛紛心神一顫,不敢與之對抗。

“斷一指!”

鳳湘反應過來後,驚呼一聲。

這時候,她匆匆忙忙之間,立刻把自己的‘霓虹鳳羽衣’收起。

“斷一指,你想乾嘛?”

任鱷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怒聲道。

這次,他千算萬算,冇算到墨門的人會牽扯進來。

“不乾嘛,聽說‘霓虹鳳羽衣’是天地間少有的聖器,自然也想瞻仰一番。”

斷一指聲音冷淡,道。

“嗬嗬……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們搶東西?”

任鱷突然笑出聲來,目中更有滔天殺機在閃爍。

“冇錯,我就是要搶你的東西!”

斷一指霸氣無比,一步踏出,腳底下猛地浮現出一座太古巫山。

轟!

這座太古巫山,有著無窮無儘的磅礴之勢,一出現,便是壓得四周武者驚顫不已。

當初,他在一指崩潰巫山之後,直接將所有太古山石收起,熔鍊到自己的神通中去。

“斷一指,彆人怕了你這個仙輪,我可不怕!”

任鱷背後,無儘法則,轟轟而動,形成一頭遠古鱷魚。

轟隆一聲。

這頭鱷魚,輕輕一動,便是爆發出吞天噬地的力量。

砰!砰!砰!

蒼穹戰界,瘋狂搖晃,劇烈顫抖起來。

這就是大能強者的威勢!

即使冇有出手,憑藉自身氣息,也能爆發出猶如末日的景象。

兩大強者,交鋒之時,讓得四周武者,紛紛臉色大變,目露驚駭。

轟!轟!轟!

一聲聲巨響傳出,虛空震盪。

“滾!”

斷一指冷喝一聲,頓時有股霸道的氣息,從他身上轟然爆發。

“巫山之行!”

砰!

那座巍峨浩蕩的太古巫山,騰空而起,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無敵氣勢。

轟!

這股無敵氣勢,擴散開來時,立刻掀起八方轟鳴,將任鱷凝聚出的氣勢風暴,統統碾壓。

天地之間,氣浪翻滾,無數草木山石,儘皆化為齏粉。

“巫山之行,第一步!”

斷一指頭髮飛揚,衣袍翻滾,整個人沐浴著神聖之芒。

砰!

隻見,他一步踏出,天地轟鳴。

轟隆隆聲傳出。

虛空震動,猶如天雷炸開,落在任鱷心神之內,令他氣血翻騰,臉色狂變。

砰!

這時候,任鱷背後的那頭遠古巨鱷,陡然一顫,破碎開來。

“該死,仙輪境的力量太強了!”

任鱷臉色一沉,目中閃過一抹駭然之色。

原本,他以為自己距離仙輪隻有一步之遙,對抗斷一指,應該問題不大。

可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

仙輪,那是真正接觸到天道的無上存在。

自己所差的,不是一步之遙,而是天塹般的距離。

不過,好在自己還有後手。

當初是準備來對付‘鳳湘’拚命的,可現在隻能先拿出來滅了斷一指。

“組四方伏龍陣!”

任鱷大喝一聲。

原本早就商量好的刀春秋三人,紛紛一動,衝了出去。

砰!砰!砰!

天地之間,赫然出現三大顏色各不相同的光柱。

轟轟飛來,降落在斷一指附近。

“四方伏龍陣,開!”

任鱷一步踏出,成為最後一道光柱,落下間,徹底開啟伏龍大陣。

轟隆一聲!

虛空扭曲,一個又一個大陣展現出來。

無儘的天地法則,滾滾而來。

最終融入任鱷體內。

刀春秋、龍狂將軍、潤元王三人,通過大陣,將自己的力量輸送到任鱷體內。

“吼……”

任鱷頭頂上,猛地出現一頭巨龍,吼聲滔天。

隨著這頭巨龍的出現,任鱷的氣勢,瘋狂攀升,直接達到了巔峰。

這一刻,出現在眾人麵前的,彷彿不是什麼空輪強者,而是一位橫掃九天十地的至尊,讓得所有人內心一片顫抖。

“四方陣起,伏龍動!”

任鱷果斷無比,知道這方大陣無法支撐自己太久,立刻出手。

砰!

那四道大能境界的光柱,轟轟而動,形成一頭遮天蔽日的巨龍,朝著斷一指的太古巫山,撕咬而去。

“巫山在天,我當無敵!”

斷一指大喝一聲,連著走出三步。

整個人的氣勢,接連攀升。

特彆是他背後的那座太古巫山,更是光芒滔天,幾乎要凝聚成實質了。

“好強的仙輪法則!”

鳳湘臉色蒼白,渾身無力,不斷後退,可還是被他們交手的風暴波及到。

這一刻的她,吐血不止,體內力量,全部枯竭。

不過,即便如此,鳳湘雙眼深處,還要一抹尋常人無法捕捉到的冷靜。

她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能夠脫身的機會。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小瞧一尊仙**能的求生手段。

大地之上。

蘇辰與燕飛倆人,不得不後退了千裡。

斷一指與任鱷的力量,太強了。

那無窮無儘的仙輪法則,碰撞不息。

似乎都能將整個蒼穹給打碎。

“冇想到啊,冇想到,這事最後,竟然會演變成墨門與任家的爭鬥!”

燕飛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這場廝殺,變化太快,太眼花繚亂,太不可思議了。

“這件事,怕是冇這麼簡單啊!”

蘇辰雙眼微眯,目中閃過一抹冷冽之芒。

不知為何,他隱約覺得,斷一指根本冇有全力以赴。

真正仙**能的可怕,隻有踏入那個境界的人纔會明白。

燕飛不懂。

北齊海也不懂。

那正在與斷一指交手的四人也都不懂。

但是,蘇辰卻懂。

因為上一世的他,也是踏入過此境的仙**能。

所以,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斷一指的可怕。

那遠遠不是任鱷用一個‘四方伏龍陣’便能抗衡的存在。

“到底是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