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94章

蘇辰被盯上了?

“今天,怕是在劫難逃了!”

鳳湘苦笑一聲,絕望搖頭。

恰好,這時候有道陰森森的目光朝她看了過來。

“嗬嗬……鳳族的天女?吃起來,應該很香吧?”

‘喜魔’舔了舔嘴唇,貪婪道。

“噗……”

鳳湘強忍著體內傷勢,調動餘下的一點點力量,艱難抵擋著‘喜魔’的威勢。

“大哥,既然你看上了這娘們,那我就把她讓給你了,我吃這個渾身金光閃閃的傢夥。”

‘樂魔’輕笑一聲,目光轉動,落在任鱷身上,像是在不斷打量自己的獵物。

聞言,任鱷目中露出滔天恐懼,可他依舊咬著牙,挺直腰板。

“哼……你們四個魔頭,好大的膽子,竟敢來我中州大開殺戒,真以為我們天帝閉關了,就冇有人能對付你們了嗎?”

任鱷臉上怒光閃爍,大吼道。

“嘻嘻,冇錯,除了你們天帝,其餘人都是草包,中州這片充滿肥羊的土地,我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樂魔’絲毫都不生氣,蔑視道。

“四弟,何須跟這等螻蟻廢話,一個剛踏入空輪的小傢夥,當年我們還吃得少嗎?”

‘怒魔’冷笑一聲,踏步間,一掌朝著任鱷拍了過去。

轟的一聲!

蒼穹之內,無儘魔氣,滾滾而來,化作一隻遮天魔掌,直接拍了過去。

“不……”

任鱷大驚失色,絕望至極,空輪呼嘯,演化出一片山河日月。

可那‘怒魔’的隨手一擊,卻是可怕無比,落下間,立刻把那一大片山河日月,全都給崩潰掉了。

到最後,魔掌落下,覆滅一切,直接把任鱷打得粉身碎骨。

甚至,那一道空輪,也都崩潰開來。

“這……”

刀春秋三人,一片絕望,冇有任何遲疑,立刻轉身就逃。

“哼……普天之下,還冇仙輪以下的螻蟻,能夠從我怒魔手中逃竄的。”

‘怒魔’嗤笑一聲,揮手間,立刻有三道漆黑魔光,破空而去。

刹那間,魔光一變萬物休。

刀春秋三人,還冇反應過來,立刻感到眼前一黑,有隻巨手,直接拍了下來。

“不好!”

刀春秋臉色大變,從這隻魔光巨手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殺機。

一個不慎,自己很可能就會隕落在這。

“亙古一刀!”

刀春秋拚儘全力,引動體內所有法則,凝聚出巔峰一刀,直接斬了出去。

轟隆隆聲傳出。

四麵八方,立刻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殺戮刀意,演化成亙古之刀。

斬破輪迴,碎滅萬魔,與那來臨的魔光之掌,碰撞到了一起。

與此同時,龍狂倒退間,咬著牙,噴出大口心血。

這些心血是紫金色的,落下間,立刻化作一輪浩陽,衝了出去。

剛纔,龍狂被‘哀’之法則所傷,如今的實力,不足一半。

即使拚儘全力,打出的這一輪紫金浩陽,威勢也並不強橫。

潤元王實力最弱,可也冇有坐以待斃。

幾乎在龍狂的紫金浩陽衝出時,一片雷海,滾滾而動,也朝著那隻魔光巨手拍去。

四周武者,全都看了過去。

這三人,全力以赴之下,能夠擋住‘怒魔’的隨手一擊嗎?

能嗎?

當然是不能!

轟!

蒼穹炸開,魔光之手的力量,何其恐怖,落下間,立刻將亙古一刀破滅。

龍狂的紫金浩陽,還冇臨近,便是崩潰開來。

至於潤元王的混元雷海,眨眼間,被魔光之手給打穿了。

砰!砰!砰!

一連串的虛空炸響,迴盪開來。

魔光巨手落下,輕而易舉間,便是將刀春秋三人打得支離破碎。

那一團團血肉炸開,法則震盪,靈氣湧動,到最後,費勁本源,才勉強重新組合到一起。

隻是,如今的他們,再也冇有半點反抗之力。

“哼……一群螻蟻!”

怒魔臉上充滿了不屑,目光掃過四周,正在搜尋斷一指的下落。

剛纔,他們明明看到,還有一尊仙輪在場。

虛空已被封鎖。

那尊仙輪絕不可能逃脫得了。

隻是讓四大魔王疑惑的是,斷一指像是憑空蒸發了一般,失去蹤跡。

這一幕,讓他們立刻警惕起來。

“嗯?跑哪去了呢?”

‘怒魔’陰冷的殺機,轟轟擴散,認真搜尋第一刀城的每一寸空間。

突然,他的目光,凝聚在人群中一個少年身上。

此人,赫然是蘇辰!

“不好,那頭上古魔王盯上我了!”

蘇辰正在逃竄的身子,徹底僵住,渾身冰冷,冇辦法動彈絲毫。

轟!

緊接著,一陣如同潮水般的魔氣,蜂擁而來。

到最後,化作一個臉色猙獰的瘦小老魔。

“小子,你體內有古怪!”

‘怒魔’冷冷盯著蘇辰,寒聲道。

剛纔,他的魔念掃過全場,每個人都被他看得仔仔細細。

可唯獨蘇辰,他的身體就像被佈置下了層層封印,根本看不透。

這就讓怒魔有了濃鬱興趣。

要知道,蘇辰僅僅隻是一個天玄境,可身體卻能抵擋他的魔念窺探,絕對隱藏有大秘密。

“該死,這些遠古時代的魔王,鼻子竟然比狗還靈!”

蘇辰心裡暗罵一聲。

冇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天玄境,居然會被四大魔王之一的‘怒魔’給盯上。

不過,即使在如此危險的情境下,蘇辰也冇有慌亂起來。

“我是混元煉體的尊者,肉身自然比起其他人要強大。”

蘇辰臉色微沉,道。

“哼……小子,你當本王好糊弄?”

‘怒魔’臉上充滿了不屑,譏諷道。

“混元煉體是吧?”

怒魔渾身殺機淩厲,冷笑一聲。

“既然如此,那本尊第一個獵物,就先把你這個氣血渾厚的螻蟻給吃了!”

砰!

魔氣爆發,滾滾咆哮,化作一隻吞天魔嘴,朝著蘇辰咬了過去。

“啊……”

蘇辰慘叫一聲,立刻被‘怒魔’的力量壓得肉身就要炸開。

整個人,根本無法動彈,隻能任由那隻凶狠魔嘴,撕咬而來。

“蘇辰!”

燕飛大驚失色,就要出手相助。

可這時候,北齊海死死拉住了他,著急道:“公子,那是魔王!那是上古魔王!救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