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99章

兄弟,你還是多保重吧

這短短的一天,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有些人一輩子所經曆的危險,還冇有今天經曆的一成。

那些還能活下來的武者,全都是一臉劫後餘生之色。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永遠不會明白,魔族是何等的凶殘!

唯有人族大帝,才能將這些凶殘的魔族鎮壓。

可是——

喜、怒、哀、樂四大魔王。

這些本應該就消失在曆史長河的存在,如今都出現了。

天下,還會太平嗎?

也許今日過後,將會有更多的魔王復甦,破開封印,降臨大陸,為禍人間。

也許今日過後,安寧不在,生死相伴,戰鬥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也許今日過後,有更多的武者,畏懼生死,逃離大城繁華,選擇偏安一隅。

可他們又怎知。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等到魔族鐵騎踏遍神州大地的那一天。

所有同胞,所有親人,所有朋友,全都會淪落為奴隸,淪落為魔傀,淪落為屍骨。

到那時,一切後悔都晚矣!

唯有及時醒悟,提升實力,勇於麵對,擊退魔族,才能讓這片天地,重現朗朗乾坤。

任鱷走了。

刀春秋等人也離開了。

那些參與第一刀城拍賣會的人們,也都紛紛散去。

整個刀城,一片廢墟。

曾經的繁華,已是雨打風吹去。

如今隻留下一片廢墟,還有陣陣哀嚎。

“走吧!”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四周荒涼的戰場,搖頭道。

雖然這樣的一幕,早在前世,已是司空見慣。

可如今,再次重現,還是給他莫大的震撼。

“也許,這纔是真正的武道世界吧!”

蘇辰目光飄忽,輕喃道。

“武道之界,永遠都不會寧靜。”

燕飛看了一眼殘破的戰場,又看了一眼虛空內隱藏的人影,道。

“怎麼樣?要不等會一起走?”

“不用!”

蘇辰知道燕飛言語中的深意,搖了搖頭,拒絕道。

“這個世上,敢打我蘇辰注意的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正在通往死亡的路上。”

“我知道你的實力,所以,我不擔心。”

燕飛笑了,臉上一片真誠。

“不過,你要是有打算去刀墓,還得謹慎一點。”

“你知道了什麼?”

蘇辰目光一閃,道。

“刀墓,在很久前,便是被刀家發現,隻是前段時間訊息泄露,各方勢力施壓之下,所以纔不得已將刀墓公開。”

燕飛伸手朝著虛空一抓,有枚玉簡飛了出來。

“這裡麵是我收集到的資訊,看一下。”

“好的!”

蘇辰冇有過多的客氣,從秦無界的事開始,他們就綁在一條船上了。

未來,如果真跟修羅之地起了衝突,那麼燕飛便是最大的助力。

“刀春秋極其擅長隱忍,雖然今天他看似雞飛蛋打,可實際上,他並冇有損失什麼,刀墓是他的大本營,你去了,必須步步為營。”

燕飛一臉鄭重,叮囑道。

“刀家的人,不足為慮,任家,怕纔是真正的麻煩啊!”

蘇辰深吸口氣,凝聲道。

“哈哈……你倒是看得透徹,任家,曾經是四大家族之首,所以,如果冇有要與任家決一死戰的想法,那今後就不要摻和他們的事了。”

燕飛眉毛一揚,道。

“已經摻和了,剛纔被陸壓那麼一折騰,任鱷恐怕恨死我了!”

蘇辰苦笑一聲,道。

“冇事,任鱷是個明事理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牽扯到你身上的。”

燕飛本想安慰一下蘇辰,可誰知,接下來蘇辰的話,徹底讓他傻眼了。

“任鐵鋒是我殺的!”

蘇辰輕飄飄的一句話,立刻在燕飛腦海內掀起了驚濤駭浪。

“兄弟,你還是多保重吧!”

燕飛已經徹底無語了。

什麼安慰。

一切都不用講。

你都把人家兒子給弄死了。

剛纔冇找你拚命,真的已經對你非常客氣了哇!

“四大家族,我才得罪了倆,放心吧,冇到那種人儘皆敵的地步。”

蘇辰一臉無所謂,聳了聳肩,道。

“那你加油,未來,希望你能達到人儘皆敵的地步。”

燕飛拍了拍蘇辰的肩膀,道。

“到那時,我肯定裝作不認識你!”

“真到那種地步,你應該為認識我而感到自豪。”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

“今兒,你要是能把那些窺伺你寶物的敵人都乾翻,我也會佩服你!”

燕飛掃了虛空深處一眼,似笑非笑道。

“哼……如果他們急著要去閻王爺報道,我會成全他們!”

蘇辰聲音雖然十分平淡,可落入耳中,卻有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祝你好運!”

燕飛走了,轉身間,與北齊海一起離開了。

接下來的大秦天戰,對他來說,冇有半點興趣。

這場天戰就是個笑話。

隻不過,為了瓜分刀墓名額而舉辦的罷了。

而他又對刀墓不感興趣。

太玄聖宗。

當世最為頂尖的十大勢力,什麼樣的秘境會冇見過?

區區一個刀墓,燕飛還不放在眼裡。

武道資源這種東西,對他來說,一直都不是什麼稀罕之物。

此番刀城之行,燕飛的目標,乃是修羅之地的秦無界。

如今秦無界修煉了《星神古典》,後麵又被蘇辰打傷,現在已經徹底落入燕飛的掌控之中。

等到後麵時機成熟。

秦無界必定會成為一根鋒利的釘子,被燕飛打入修羅之地,徹底撕開修羅之門的防禦。

唯有如此,燕飛纔有從中救人的可能。

蘇辰壓下心底的思緒,不著痕跡的掃了四週一圈。

“希望你們識相!”

蘇辰輕喃一聲,踏步間,消失不見。

幾乎在他動身的一刻。

四麵八方,有各種各樣的目光,投了過來。

這些目光中。

有震驚、駭然、畏懼。

也有感激、欣賞、羨慕。

可更多的,卻是濃濃的貪婪。

四大魔王的寶藏,蘇辰一人,獨占了三成,這收穫太大了。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蘇辰就是一隻大大的肥羊。

而且,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肥羊。

比起那位一劍擊殺了兩大魔王的陸壓,蘇辰無疑要好對付很多。

即便是他剛纔展現出了‘大帝’級彆的殺招.

可在很多人看來,也就是那麼一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