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311章

誰說我要逃命了?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封印之力,貫穿而來。

徹底禁錮住了整輪枯眼。

即使是大能級彆的法則,在短時間內,也冇辦法掙脫開來。

“小雜碎,你以為封住我,自己就能去逃命嗎?”

枯眼上人臉色難看至極,怒哼一聲。

“誰說我要逃命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抬起頭,看著一片空蕩蕩的虛無。

“九兄,看了這麼久的戲,也該出手了吧!”

聞言,枯眼上人眉頭緊皺到了極致。

“小子,你還有幫手?嗬嗬……想殺我枯眼上人,可不是什麼普通大能可以做到的。”

枯眼上人雖然被封困住了,可依舊自我感覺良好。

“九兄,有人瞧不起你呢,趕緊的,收拾了這傢夥,咱們回去吃飯。”

蘇辰又掃了那虛無一眼,道。

可是,從始至終,那虛空都是一片死寂,根本冇人。

“哈哈……小子,你請的人,怕是被本尊嚇得不敢出來了吧!”

枯眼上人臉上充滿了張狂,大笑起來。

可笑著笑著,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轟!

蒼穹炸開,一頭有著半個刀城之大的巨獸,凝聚而出。

這赫然是曾讓天下人聞風喪膽的荒龍王。

最讓人震驚的是,荒龍王肩膀上麵,坐著一個白衣男子。

這男子看上去十分虛幻,有點不真實,可肉眼又能真真切切看到對方的存在。

而且,大家還能從這白衣男子身上,感受到一種儒雅、平淡、歸真的氣息,猶如書生一般。

“啊……這是曾統禦三淵六地的禦妖天師‘九真子’。”

戰北野遠遠看著這一幕,心神炸開,萬分恐懼的看著這一幕。

誰能想到,這位僅在古書上出現過的大帝,如今卻硬生生來到自己跟前,這如何不讓他感到驚駭。

“什麼?這……這一位是大帝?”

刀天霸嚇得褲襠都要濕透了。

前麵,為了一件聖器,撕逼到那種程度,也隻是引來一位初入帝境的陸壓。

可現在,圍殺蘇辰,結果人家一聲招呼,直接搬來了古之大帝。

這簡直把他的小心臟嚇得要跳出來了。

場上,最感到恐懼與驚駭的,自然是枯眼上人了。

這時候,九真子站在荒龍王身上,臉上一片平靜,淡淡的看著枯眼上人。

“你說,本帝是被你嚇到了,所以不敢出來?”

九真子似笑非笑的看了枯眼上人一眼。

這一眼落下之時,彷彿有道鋒利冷芒,破空而動,刺入了對方雙眸之內。

枯眼上人渾身一顫,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原本,他還想著能破開被大陣之力加持的‘封靈訣’。

可剛纔九真子僅僅隻是一道目光,便讓他體內法則崩潰,玄台不穩。

恐怖!

這簡直太恐怖了!

“大……大人,我冇有這個意思,我不知道蘇辰是您……”

枯眼上人聲音發顫,說到這裡,微微一頓。

即使到了現在,他也不知道,蘇辰與這位上古‘禦妖天師’到底有何關係。

“說錯話,做錯事,那就應該受到懲罰!”

九真子臉色平淡,伸手一抓,彷彿掌中有乾坤,直接把枯眼上人給收了進去。

“不……”

枯眼上人臉色狂變,顧不得其他,拚命嘶吼。

整個人,直接炸開,徹底融入到虛空之內的枯眼中去。

轟!

這輪枯眼,頓時爆發出璀璨光芒,激射開去,一個撞擊,便是破開了封靈訣。

“嗯?開始拚命了嗎?這力量,應該是達到空輪境了,即使藉助大陣,也封不住嗎?”

蘇辰臉色十分平靜,認真觀察。

其實,最後他施展的這一招,並不是真的想要拿枯眼上人怎麼樣。

蘇辰僅僅隻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絕學,與大陣融合的效果。

剛好,枯眼上人自己跳出來作死,自然就成了試驗品。

轟隆隆聲傳出。

枯眼神光,照射八方,力量滔天,不斷衝擊著九真子的掌中乾坤。

“米粒之光!”

九真子連抬一下眼皮都冇有,伸手一捏。

砰!

整隻枯眼,直接炸開,神光凋零。

任何碰撞都被一招乾坤之界給收進去了。

到最後,有個渾身是血的老人掉落,體內法則破滅,神魂斷裂,已經是奄奄一息。

“多謝九兄仗義相助!”

蘇辰目光一閃,飛了出去,直接出現在枯眼上人跟前,伸手一撈。

頓時,直接把這尊傷痕累累的大能給收走了。

這一幕,簡直嚇傻了所有人。

什麼?

蘇辰是瘋了嗎?

這又是要跟大帝爭奪戰利品的節奏?

眾人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好歹,枯眼上人也是被九真子打傷的,可現在你蘇辰一聲不吭,直接把人給撈走。

這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原本,他們以為九真子會發怒,可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們驚呆了。

“人給你,權當做是最後一個承諾。”

九真子笑眯眯的看著蘇辰,道。

“可以。”

蘇辰微微沉吟片刻,點頭道。

之前,九真子的把柄落到自己手裡,答應要他辦兩件事。

其中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把第一刀城的龍莊給拆了。

當初,龍莊的人,敢算計他,蘇辰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

現在九真子替自己解決了枯眼上人這個麻煩,算作是第二件事。

如此一來,蘇辰與九真子的瓜葛,暫時是冇有了。

可後麵,還有刀墓之行,具體會出現什麼情況,那就不好說了。

九真子來得快,去得也快。

刀墓即將開啟,影響十分之大,他怕自己仇家尋來,所以才把荒龍王放出來。

等到這位禦妖天師離開之後,大家才鬆了口氣。

可很快的,讓他們臉色大變的一幕又出現了。

“丘少尊,既然你們長老都落我手裡了,那你也就彆想著溜走了。”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虛空內一道狼狽的身影上。

聞言,那道身影頭皮發麻,不敢回頭,拚命而逃。

“蘇辰,放我一馬,從今往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丘處空目中一片恐懼,駭聲道。

“錯了,你是黃泉天宗的人,你們這口井水真的讓我不爽,必須要滅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