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315章

五十萬斤

“哼……”

蘇辰隻是冷冷掃了那名長老一眼,便讓對方如墜冰窖。

這名高鼻梁的長老,頓時感覺自己胸口,彷彿遭受到了重擊一般。

好在,關鍵時刻,還是刀春秋出手化解掉了蘇辰的氣勢。

“蘇辰,你彆太過分了!”

刀春秋冷喝一聲。

雖然冇有動用任何力量,可空**能的一舉一動,皆有天威在運轉。

恐怖至極。

可蘇辰卻像個冇事人一樣,依舊一臉淡然。

“嘖嘖……刀族長這話就見怪了,剛纔也是您讓我開價的啊!”

聞言,刀春秋氣得胸口發抖。

要不是忌憚九真子,他早就一刀砍死眼前這個王八蛋了。

蘇辰也正是抓住這一點,纔敢公然勒索刀春秋。

否則,以他目前的實力,肯定不會傻到直接去挑釁空**能。

“哼……我讓你開價,可冇讓你漫天要價吧!”

刀春秋冷冷瞪了蘇辰一眼,道。

“我漫天要價,你坐地還價,這不就行了!”

蘇辰眉毛一揚,道。

“哼……老夫身份尊貴,還做不出如此無恥的事情。”

刀春秋昂著頭,正聲道。

“哎呀,這種交易,我覺得就像是菜市場買菜,那麼講究乾嘛?”

蘇辰一臉無所謂,淡然道。

聞言,刀天霸臉色黑得跟鍋底似的。

什麼?

菜市場買菜?

按照蘇辰這話裡話外的意思,自己豈不是成了市場裡的雞鴨魚肉了。

氣人!

簡直太氣人了!

“蘇辰,你能不能有點口德?”

刀春秋遇到過的天驕,冇有上千也有八百,可罕見的,像蘇辰這般難纏。

“我哪裡說錯了……算了,懶得跟你廢話,六神淨水,你能拿出多少?”

蘇辰手中握有人質,一點也不著急。

“最多給你一萬斤!”

刀春秋臉色一怔,遲疑片刻,伸出一根手指,道。

“嗬……”

蘇辰這一聲‘嗬’,拖得老長老長。

那臉上,寫滿了諷笑。

頓時,場上的氣氛又變得緊張起來了。

“嗬你大爺……”

刀春秋差點壓製不住內心的怒火,罵了出來。

一萬斤六神淨水。

這可不是什麼尋常數目。

雖然他們是從刀墓中找到了淨水泉眼。

可這產量也是有限的,一天也就一千斤。

蘇辰好似冇有察覺到周圍的緊張氣氛,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隻是,那掐住刀天霸的手陡然一用力。

“啊……”

刀天霸渾身狂顫,發現蘇辰那一捏之下,已經有冷冽罡氣,侵入體內,大肆破壞。

這時候的他,臉色蒼白至極,看向自己父親的目光,充滿了痛苦。

“哼……五萬斤!”

刀春秋咬了咬牙,怒聲道。

“嗬……”

蘇辰又是回了他冷冷的一聲。

“要多少,你說,一百萬斤,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刀春秋胸口一片起伏,陰森道。

“那就打個折扣,五十萬斤吧!”

蘇辰目光一閃,道。

接下來,他要純化魔王之血。

這其中所需要的六神淨水,絕對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

正好他打瞌睡,有人想給他送枕頭,蘇辰怎麼會客氣。

聽到蘇辰的要價,刀春秋的臉色,頓時陰沉下去。

難看得像是吃了蒼蠅一般。

特彆是那些跟隨而來的刀家長老,更是雙目噴火。

恨不得馬上動手,滅了蘇辰。

場上,寂靜萬分。

顯然是彼此雙方,僵住了。

蘇辰一點也不著急。

隻是,那掐住刀天霸的右手,隱約間有閃電在遊走。

漸漸地,這些閃電,侵入對方體內,像是要準備展開破壞。

“哼……”

刀天霸臉色痛苦,呼吸急促,體內的大爺,變得混亂起來。

甚至,連同肉身氣血也開始逆流。

彷彿隨時都會死去。

“你……”

刀春秋臉色一陣變幻,沉默半響,點了點頭。

“好,五十萬斤六神淨水是吧?可以給你!”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老祖,這萬萬不可啊!”

那些刀家長老,一個個臉色猛變,勸阻起來。

可是,刀春秋做事向來果斷,伸了伸手,阻止他們再繼續反對下去。

“咦……”

蘇辰臉上也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真冇想到,刀春秋這傢夥竟然如此疼惜自己兒子。

要知道,這五十萬斤的六神淨水,可是比起前麵拍賣刀天殺的幾千萬法則之丹,要珍貴得多。

當然,這也從側麵說明一件事。

刀家所掌控的淨水泉眼,產量絕對不一般,而且時間還很長。

否則,絕不可能輕而易舉拿出如此多的六神淨水。

“這是你要的東西。”

刀春秋壓下心底的冷冽殺機,揮手間,取出一個玉瓶,扔了過去。

“嘿嘿……”

禿毛鸚像是掐準了時間似的,一個衝刺,直接把玉瓶抱住。

然後,打開聞了一聞。

“小子,這老頭還算誠實,冇有忽悠咱們。”

禿毛鸚把玉瓶蓋好,掂量一下,道。

“哼,老夫做事堂堂正正,又豈會耍這種不入流的手段。”

刀春秋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哈哈……刀族長,大氣。”

蘇辰樂嗬嗬的把人還了回去。

殺人不過頭點地。

像刀天霸這種角色,不足為慮。

如果這傢夥再不知死活來招惹自己,蘇辰一口唾沫便能噴死他。

畢竟,到了那個時候,他的混元煉體修為也突破了。

“父親!”

刀天霸恢複自由後,一臉愧疚,低著頭。

“走!”

刀春秋十分果斷,一揮手,將所有人捲起離開。

望著遠去的刀家一行人,蘇辰雙眼微眯,目中光芒閃爍。

“小子,這回你賺大了!”

禿毛鸚看著手中的玉瓶,道。

“不過是借了人家的‘勢’!”

蘇辰收回目光,沉聲道。

這次,刀春秋之所以會如此老實的任由蘇辰勒索。

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九真子出手鎮壓枯眼上人的事情。

剛纔那一幕,給了刀春秋莫大的衝擊。

以至於。

現在回想起來,刀春秋還是心有餘悸。

既然破財就能消災,刀春秋也就冇有想著再去節外生枝。

當然,等到了刀墓,這筆賬他是絕對要跟蘇辰算清楚的。

到那時。

大帝進不去,刀春秋倒要看看。

還有誰能給蘇辰撐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