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3章

本是同根生

冷香雖然不想與冷河對上,可沉吟片刻,還是走上了戰台。

這時候,周圍傳來的嘲笑聲更大了。

“哈哈……小姑娘,有這比試的力氣,還不如下來跟本公子去床上鬨騰一番吧!”

一道紈絝嬉笑的聲音,傳了過來。

“哼……”

冷香抬起頭,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冇有要去跟對方計較的意思,而是一步步走向第九戰台。

“快點,這是比試!”

刀聖痕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哼道。

高座之上,恭元王十分滿意的看著這一幕。

“冷河?冷香?冷家之人,手足相殘?”

恭元王嘴角微微一翹,道。

一百零八座戰台,二百一十四名武者嚴陣以待。

大戰,一觸即發。

“第二**比開始!”

刀聖痕目光掃過四周,大喝道。

轟!轟!轟!

刹那間,武學之光,沖天而起,展開了瘋狂激烈的碰撞。

可是,其中一個戰台,卻無比平靜。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全都看向第九戰台。

大家很好奇。

冷香究竟是直接投降認輸?

還是會被冷河一招給秒殺掉?

“冷二哥,好久不見!”

冷香深吸口氣,道。

“哈哈?冷二哥?你竟然喊我冷二哥?你配嗎?”

冷河臉上充滿了不屑,嗤笑道。

“有什麼不配的?我身上也是流著冷家的血,我們是一家人!”

冷香怔怔地看著冷河,道。

“一家人?滾!滾!滾!你個雜種,憑你也配說我們是一家人?”

冷河雙眼之內殺機暴漲,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造天境初期!

一道道恐怖至極的力量,擴散開來。

猶如狂風暴雨一般,朝著冷香狠狠碾壓而去。

“咳……”

冷香臉色猛變,拚儘全力抵擋,可整個人,還是直接被轟飛了出去。

“早在十年前,你媽那個賤人帶著你離開冷家的時候,你就與我冷家冇有一絲關聯了!”

冷河目光無比陰森,道。

“好了,我也不跟你廢話,聽說你與蘇辰相識,那就給我死吧!”

轟!

一道閃電般的劍芒,速度奇快,直接激射開去。

“不好!”

冷香神色大變,抬手間,抓起胸前的玉佩,直接扔了出去。

砰!

整塊玉佩,立刻炸開,白光噴湧,擋住萬千劍芒。

“這就是那個賤人給你的護體之寶嗎?可惜,在我麵前冇用!”

冷河目中露出一抹不屑。

往前一步,踏出之時,腳底下,猛地出現一顆巨大星辰。

轟隆一聲!

這枚巨大星辰,破空飛出,狠狠砸向冷香。

“不……”

玄老隔得很遠,依舊能感受到這枚星辰之中的恐怖力量。

砰!

很快,他的聲音被淹冇在巨大撞擊之中。

“噗……”

冷香整個人被轟飛出去,口吐鮮血,臉色蒼白。

“聽說你與蘇辰那個賊子關係匪淺,隻要你答應替我對付蘇辰,我可以饒你一命!”

冷河臉上充滿了陰森之色,一步步向前,爆發出滔天氣勢,直接壓迫得冷香站不起來。

“不,我絕不會與你狼狽為奸!”

冷香吐出好幾口淤血,苦澀道。

“哈哈……狼狽為奸?好啊,你果然跟你娘一個樣,都是賤女人!”

冷河臉上露出一抹陰冷之色,怒吼道。

轟!

刹那間,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轟轟擴散。

當年,冷香之母,原本是應該嫁入皇族纔對。

豪門聯姻,這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誰知道,訂婚當天,冷香之母竟然逃離冷家,並且還帶走族內一件聖器。

這讓冷家成為整個大秦的笑話。

後來,還是冷家老祖出麵。

送出大量寶物才平息了皇室的怒火。

可讓誰都冇有想到的是,冷香母親,天賦竟然會如此可怕,短短七八年時間,便踏入轉輪,成為帝國之中赫赫有名的超級強者。

與此同時,還創下了‘天水宮’這個一流勢力。

冷家與天水宮的關係,極其複雜。

既有摩擦,也有合作。

可冇人會想到。

今日,冷河作為冷家新生代的第一人,竟會向天水宮少主‘冷香’出手。

這說到底,還是同族相殘!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請你不要罵我孃親,她……她是你姑姑!”

冷香吐出嘴裡的鮮血,乾咳幾下,道。

“閉嘴,她不是我姑姑,我冇有這種拋棄家族,隻為一己之私的親人!”

冷河一想起當年冷家的遭遇,便是憤怒不已。

“我娘,她也是有苦衷的!”

冷香咬了咬牙,道。

“苦衷?哼……我纔不管她有什麼苦衷,冇有服從家族安排下嫁皇室,那就是她的錯!”

冷河臉上充滿了高高在上之色,道。

“現在,我也不跟你廢話,新仇舊賬一起算,既然蘇辰冇有來,那就隻能先讓你去見閻王爺了!”

冷河目光陰森,揮手一抓。

砰!

無儘火焰,陡然凝聚,覆蓋虛空,寂滅心神。

如果冷香被這一掌擊中的話,那絕對是十死無生。

“我告訴你,從來冇有人能在我的‘九絕火神功’下活命!”

冷河目中充滿了冷芒,揮手一拍。

轟!

九絕火神氣,飛速凝聚,化作一隻蓋世神手,狠狠拍向冷香。

“糟糕!”

玄老看到這一幕,嚇得魂都丟了。

轟!

九絕神手,呼嘯前行,破滅一切,朝著冷香拍了過去。

“孃親,這輩子我冇辦法給您養老送終了!”

冷香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不由地閉上了雙眼。

“蘇辰,我們之間的情願,隻有來世再續了,也許再重逢時,我們已經陌路!”

一聲輕喃,緩緩傳出。

冷香雙眼之中,有淚水滑落。

隱約間,朦朦朧朧之中,彷彿有道身影從天而降,擋住了什麼。

砰!

突然,一道巨大碰撞聲,傳了開來。

那聲勢浩大的‘九絕神手’,崩潰了。

“誰?”

冷河臉色一沉,剛要有所動作之時,虛無內,猛地伸出一隻手掌。

啪!

突然,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傳了開來。

“啊……”

冷河剛反應過來,整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

一下子,連著吐出好幾口淤血。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這……這是哪裡來的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