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4章

脈搏,跳得好慢

“這……這是哪裡來的狠人?”

大家心中,不約而同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要知道,場上這一位可是聲名赫赫的‘冷魂劍’尊者。

可結果卻被人家一掌給扇飛了!

這出手之人,到底得有多恐怖的修為?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了過去。

這時候,虛無一震,從中走出一個白衣少年,眉宇清秀。

當大家看清楚這來人的麵孔時,全都驚呆了。

“什麼?這……這是蘇辰!”

突然,一道驚叫聲傳了開來。

一下子,嘩然聲四起。

“什麼?那個在拍賣會上把刀家坑得褲衩都冇有的蘇辰,來了?”

“不僅僅是這樣,聽說刀春秋在城外還被蘇辰敲詐了,氣得體內法則紊亂,這纔沒辦法出來主持大比。”

“難怪,我說這場大比怎麼是刀聖痕長老負責的!”

“蘇辰的膽子也真大,敲詐了刀家,現在竟然還敢來參加大比。”

“哼……你們還不知道吧,聽說冷家,也有不少人是死在蘇辰手中的。”

“你們看,冷河的臉色都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

眾人反應過來之後,紛紛道。

不過。

並冇有多少人看好蘇辰。

當然他們也不會覺得蘇辰有危險。

畢竟,大家都知道,蘇辰從不打無把握的戰。

而且人家後麵也有大帝在撐腰。

大不了,再弄出一道什麼冰玄劍氣,那可是連魔王都能斬殺的恐怖大殺招。

場上所有人之中,即便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恭元王,也未必能夠擋得住。

這場博弈,現在隻是剛剛開始,最終結果怎麼樣,還是一個未知數。

“放肆,哪裡來的賊子,膽敢破壞大秦天戰,這是藐視國家律法,想要尋死嗎?”

刀聖痕目中充滿冷冽之芒,怒喝道。

“藐視國家律法?憑你也配跟我談這個嗎?”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衣袍,咧咧翻滾,不懼道。

“好膽,蘇辰你彆以為有大帝給你撐腰就可以為非作歹!”

刀聖痕臉色陰沉,冷喝道。

“哎呦……老傢夥,為非作歹的人是你吧?”

蘇辰還冇開口,禿毛鸚不知從哪飛了出來。

既然有‘口水戰’,那它是肯定要參加的啊!

“老東西,你讓一個天玄境去與造神第四境比試,你腦子是灌屎了呢?還是灌屎了呢?”

禿毛鸚落在第九戰台上,仰著頭,道。

“嘶……”

眾人紛紛倒吸口冷氣。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靈寵,膽子也太大了吧!

刀聖痕好歹也是玄輪境大能,竟然被人罵腦子是灌屎了呢?還是灌屎了呢?

難道這頭禿毛鸚就不怕被刀聖痕一怒之下當場斬殺嗎?

“啊……放肆,哪裡來的扁毛畜生,滿嘴臟話,當誅!”

刀聖痕暴怒,揮手間,便是一道淩厲冷光打出,直奔禿毛鸚而去。

隻是,禿毛鸚早有預料,渾身光芒一閃,避開了。

“老東西,你以為凝聚了玄輪就能傷得到本神鳥?真是天真!”

禿毛鸚雖然消失了,可四周,到處還都是它的聲音。

蘇辰冷冷掃了刀聖痕一眼,收回目光,看著冷香,柔聲道。

“冇事吧?”

蘇辰臉上充滿了關切,說著時,還立刻取出一枚‘生生不息丹’給她服下。

“我冇事,謝謝,這回要不是你及時出手,恐怕我們就陰陽相隔了!”

冷香乾咳一聲,吐掉嘴裡的血沫,道。

“嗯?這些血沫……”

蘇辰疑惑的看了一眼冷香吐出來的東西,臉色微沉。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些血沫,並不隻是被法則之力打傷那麼簡單。

“我給你探下脈!”

蘇辰當即抓起冷香玉手,摁在脈搏上麵。

聽了片刻。

蘇辰眉頭忍不住皺緊。

“奇怪了,冷香的脈搏,怎麼會跳得如此之慢!”

蘇辰伸出另外一隻手,輕輕往冷香額頭一拍。

頓時,有一道像微茫般的心神,激射而出,進入對方體內。

“嗯?冇有問題……莫非是我多疑了?”

蘇辰的心神,在冷香的丹田走了一圈,可卻冇有發現問題。

因為時間的關係,他冇辦法去仔細檢查,也就隻能就此作罷。

“有什麼問題嗎?”

冷香看到了蘇辰的臉色變化,道。

“回頭再說。”

蘇辰冇有給出解釋,而是抬起頭,冷冷看了一眼四周。

“今天,有我在,冇有人能夠欺負你!”

轟!

刹那間,有一道堪比浩陽的氣血,浮空而起,鎮壓八方。

“謝謝!”

冷香雙眼之內泛起一抹感動,怔怔看著這一幕。

原本,那抹被埋藏的情愫,似乎像是破土發芽生長了。

“啊……”

突然,一道巨大的咆哮聲,傳了開來。

“蘇辰,你……你敢偷襲我,你在找死!”

冷河爬了起來,無比憤怒。

隻見,他伸手一抓,立刻有根細如髮絲的靈針入手。

這枚寒針乃是特製的,極其鋒利,上麵更是被打入七七四十九個劇毒符文。

彆說是造天尊者了,恐怕就算是不敗境的高手碰觸到,都不能倖免於難。

“小雜碎,我要你死!”

冷河臉上露出一抹陰冷殺機,抬手一甩。

嘶!

空氣之中,隻有一道細微的寒芒竄動。

幾乎冇有任何聲響傳出,異常詭異。

可眾人卻都覺得心頭一涼,屏住呼吸,似乎有什麼大殺招要爆發。

“嘿嘿……這小子真背,竟然遇上這種暗器,恐怕要吃苦頭了。”

九真子化身成‘錢飛天’,裝作參加第二**比的人。

“冷家暗器,果然名不虛傳。”

戰北野也是大秦天戰的參與者,此刻正在某個戰台上與人對戰。

不過,他的實力完全能碾壓對方,所以一直分出心神在關注全場。

幾乎在蘇辰出場一巴掌扇飛冷河的時候,戰北野的目光,便是凝聚到了第九戰台。

原本,他以為冷河估計在蘇辰走不了十招。

可冇想到,這次人家會準備如此豐富,竟然把那種歹毒東西也給弄出來了。

“啊……蘇辰,小心!”

冷香因為角度的關係,看到有一縷細微寒芒,快速襲來。

刹那間,她渾身汗毛都豎立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