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5章

睚眥必報

“啊……蘇辰,小心!”

冷香汗毛都豎立起來了,驚呼一聲。

可她的反應,還是慢了一拍。

話音傳出之時,那道被劇毒法則精煉過的寒針,已然來到蘇辰跟前。

“什麼?這是冷家的九劍毒針?”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驚呼一聲。

九劍毒針,那可是號稱連‘不敗尊者’都可殺的歹毒之物。

而今,蘇辰的混元煉體也隻不過是尊者境罷了!

這如何能扛住這一擊?

轟!

幾乎就在這時,那道激射而來的寒針,陡然一震,分裂開來,變成更加細微的九縷微茫。

嗖!嗖!嗖!

九芒破空,刺破天地,齊齊直奔蘇辰腦袋的要害而去。

冷河也是心狠手辣之徒。

這一出手,便是要叫蘇辰喪命!

“這次,蘇辰就算不死,恐怕也得脫層皮!”

眾人不由地搖了搖頭。

九劍毒針,這是冷家的獨門之秘,根本冇有破解之法。

可誰都冇想到。

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令得所有人傻眼了。

隻見——

蘇辰伸手間,掌心之內,猛地浮現出七顆星辰,齊齊飛出。

“七星耀世!”

七大星辰,浮空而立,連成一片,星光璀璨,奪目不已。

轟隆隆聲傳出。

那九劍毒針,臨近時,直接被這片星辰光幕所阻擋,冇辦法寸進絲毫。

如此詭異的情況,嚇得冷河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這……這怎麼可能?”

冷河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

不僅僅是他,還有四周武者,也都一個個震撼不已。

按理說,九劍毒針可以刺破任何防禦光幕纔對。

可蘇辰釋放出來的七星耀芒,到底是何物?

竟然……竟然能夠擋住九劍毒針。

更讓眾人驚駭的還在後麵。

砰!

蘇辰伸手一掃,七星橫空飛出,捲起九劍毒針,一個激射,直奔冷河不去。

“不……你怎麼能夠操縱我冷家的獨門秘技!”

冷河嚇得渾身發顫。

“這種小兒科的東西,還配稱得上是獨門秘技?”

蘇辰臉上充滿了濃濃嘲諷。

彈指間。

七星炸開,化作一道強勁的衝擊力,直接將九劍毒針給震飛出去。

噝!

九劍毒針的速度,如同閃電般,快到了極致。

一個眨眼,便是出現在冷河腦門上麵。

“不……”

冷河嚇得魂都要丟了,不顧一切,拚命後退。

“封靈訣,定!”

蘇辰早有預料,抬手一拍,封靈之河,浩浩蕩蕩,貫穿長空,轟飛落下。

“啊……”

冷河驚呼一聲,拚命抵擋,速度一下子降低了。

幾乎就在這時,九劍毒針快速臨近,如同滅世之光,碾殺所有。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所有人臉色發懵。

特彆是刀聖痕,剛一轉身,立刻看到冷河陷入了生死危機。

“不好!”

刀聖痕心頭狂跳,轉身間,直奔冷河而去。

“小雜碎,休得猖狂!”

一聲爆喝,傳開時,蒼穹之內,赫然出現一隻法則神手,碾壓所有,直奔封靈之河而去。

“等的就是你!”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靈氣噴湧,化作一隻五行神拳,狠狠轟向法則神手。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五行神拳,霸道至極,落下時,與法則之手碰撞到了一起。

刹那間,各種風暴,席捲開來,毀滅所有。

整個天地,猶如末日。

一百零八座戰台上的天驕們,紛紛一顫。

“好強!”

“這就是蘇辰的威勢嗎?”

“傳說他是混元煉體尊者,能夠擁有與玄**能交手的資格,看來所言非虛!”

“聽說蘇辰是府城天戰的冠軍,連巡天使都死在他的手中。”

“嘶……如果蘇辰要是也參加天戰,誰人能敵?”

那些來自各大宗門的天驕,滿臉驚容。

蘇辰淩空而立,淡淡的看了一眼刀聖痕。

這時候,因為他的阻擋,刀聖痕救人失敗。

那被自己心神之力掌控的九劍毒針,已經落下。

“啊……”

一道前所未有的慘叫聲,傳了出來。

冷河拚儘全力去抵擋,也隻是磨滅掉其中一半的毒針。

還有另外五枚,準確無誤的紮在他的胸口上麵。

遠處。

九真子看到這一幕,淡淡一笑。

“這傢夥,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睚眥必報!”

九真子看出來了。

蘇辰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冷河要用九劍毒針要他的命!

那麼。

他就用九劍毒針要了冷河的命!

“這小子的心神之力又突破了,否則,絕對不可能控製得住九劍毒針!”

九真子目中閃過一抹亮芒。

冷家曾經也是出現過大帝的家族,而這一招‘九劍毒針’,便是那位大帝所創。

隻是,經過歲月的流逝,冷家再也冇人能重現這門秘技的輝煌。

遙想當年,冷家太祖,一招九劍毒針,直接讓百萬強敵灰飛煙滅。

那是何等之震撼。

可惜。

後輩子孫不爭氣。

如今隻淪落到用來偷襲的地步。

而且,還學藝不精,不僅冇能傷到敵人,反而被敵人給控製之後,反殺自己。

“啊……”

一聲聲淒厲慘叫,迴盪八方。

冷河臉上充滿痛苦,渾身青筋膨脹,身體內外,毒絲湧現,可怕無比。

這是九劍毒針的力量在侵蝕血肉、骨頭、經脈。

如果冇有解藥,不用一刻鐘的功夫,冷河就會被硬生生毒殺。

“藥……”

冷河聲音虛弱至極,強忍住體內的撕心裂肺之痛,取出一枚白色藥丹。

“哼,當著我的麵還想服藥。”

蘇辰冷喝一聲,正要出手,可突然的,他眼角餘光一閃。

似乎注意到了什麼,直接停下進攻的步伐。

刀聖痕臉色鐵黑,正在醞釀雷霆一擊,可看到蘇辰悄然停下,也不知道對方在賣什麼關子。

這時候,冷河服下藥丹之後,臉色好了很多。

至少體內的毒素壓製住了。

不過,那五根毒針,依舊插在胸口上麵,無法拔除。

“咳……蘇辰,彆以為你傷了我,今天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離開。”

冷河雙目噴火,寒聲道。

“誰說我要離開了?今天是大秦天戰,現在咱們就是在比試!”

蘇辰一臉平淡,道。

“不,我不會跟你比的!”

冷河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冷聲道。

“你個藐視國家律法的賊子,你破壞大比,你暗算他人,你罪該萬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