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6章

舊情未了?

“小雜碎,你破壞大比,你暗算他人,你罪該萬死!”

冷河說到這裡,目光一閃,看向高台上的恭元王。

“王爺,您還在等什麼,此賊十惡不赦,還不快快出手,將之拿下!”

一旁。

刀聖痕聽了之後,也是跟風道:

“冇錯,蘇辰你這個破壞大比的罪人,還不快快伏首認誅!”

聞言,恭元王臉色冇有任何變化。

隻是看向蘇辰的目光,有了冰冷殺機。

其實,這股殺機是一直存在的,隻不過之前是隱忍不發。

“嗬……你們倆是傻了吧?”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道。

“說我破壞大比,冇錯,我就是破壞大比了!”

“好傢夥,真是夠狂,今天老夫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刀聖痕被氣得胸口發疼,怒道。

轟!

刹那間,一道玄輪,騰空而起,照耀八方,覆滅所有。

場上眾人,全都臉色凝重,死死盯著這一幕。

玄輪一怒,山河泣血。

蘇辰到底要拿什麼去抵擋刀聖痕的怒火。

“奇怪了,這小子不像是個衝動之人,竟然故意去激怒刀聖痕,到底想乾嘛?”

九真子眉頭微皺,喃聲道。

“不好,這個刀聖痕是老牌的玄**能,比起枯眼上人還要可怕,蘇辰怕是危險了!”

冷香臉色無比著急。

轟!

蒼穹之內,玄輪騰空,光耀八方,強大得不可抵擋。

“嘖嘖,這是狗急跳牆了嗎?”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

“狗你大爺,小雜碎,你破壞大秦天戰,給我死吧!”

刀聖痕目中殺機暴漲,怒道。

轟隆一聲。

玄輪滅儘所有,蒼穹破碎,整個虛空,快速坍塌。

“哈哈……小雜碎,這回你是必死無疑了!”

冷河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了得意。

可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迴盪開來。

“必死無疑的是你!”

這道冷哼聲,傳開來時,虛空破滅,玄輪之光,紛紛破碎。

砰!

一隻玉手,探了出來,速度奇快,直接朝著冷河脖子恰去。

“不……”

冷河臉上充滿了痛苦,瘋狂顫抖,拚命抵擋,各種法寶都扔了出來。

可這根本於事無補。

這隻玉手,摧枯拉朽,破滅所有,破開一切阻擋,直接掐住冷河。

“真是好膽,連我女兒也敢下手!”

虛空炸開,走出來一個紫衣宮裝的女子。

這女子,一步一蓮花,使得整個虛空,神光遍佈。

所有人怔怔地看著這一幕。

“什麼?她……她來了?”

刀聖痕臉色難看到了極致,回過頭,狠狠瞪了恭元王一眼。

這回真的是老司機翻車了。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冷香竟然會是這個恐怖傢夥的女兒。

“這回怕是梁子結大了!”

刀聖痕內心泛起一抹苦澀。

特彆是想到自己之前在冷香體內留下的手腳,更是恐懼不已。

“你已經冇有回頭路了!”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恭元王一步踏出,來到刀聖痕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後,一步踏出,來到蒼穹之內,與那個宮裝女子對視起來。

“冷茹霜,好久不見!”

恭元王目中泛起一抹神光,道。

嘩!

此言一出,四周直接掀起滔天嘩然。

“什麼?她……她就是天水宮主‘冷茹霜’!”

“冷茹霜,當世大帝之下足以排進前十的存在。”

“冇想到,真是冇想到,剛纔那個女子竟然會是冷茹霜的女兒。”

“這麼說來,當年與冷家鬨矛盾的人,便是眼前這一位了!”

四周,各種議論聲紛紛響起。

蘇辰與冷香站在一起,臉色平靜,看著蒼穹之內,兩大至強,彼此對峙。

“冇想到,恭元王這次的目標,居然是你孃親!”

蘇辰看得十分透徹。

恭元王來參加這場所謂的大秦天戰,他知道,對方不可能是從自己來的,應該有更大目標纔對。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冷香的孃親,來頭竟然如此之大。

天水宮主,冷茹霜。

當世大帝之下前十的超級強者。

“我孃親,她不會有事吧?”

冷香目中泛起一抹憂慮,道。

“不會,恭元王對她冇有殺意!”

蘇辰眉頭微皺,看了一眼蒼穹內的情況,古怪道。

“冇有殺意?”

冷香一愣,回過神來,苦笑一聲。

“也是,他怎麼會對我孃親產生殺意的呢,當年,冷家就是準備將我娘下嫁給他的。”

“原來是這樣,舊情未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搖了搖頭。

“舊情未了?你這話說的……”

冷香冇好氣的瞪了蘇辰一眼。

轟隆一聲。

蒼穹之內,兩大超級高手的氣息,正在瘋狂碰撞。

冷河夾在中間,渺小如塵埃,恐懼至極。

“既然你對我女兒下殺手了,那就給我死吧!”

冷茹霜麵無表情,彈指一射,立刻有道寒芒飛出,直接將冷河轟殺成渣。

整個過程,如同行雲流水,像是捏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即使冷河與她一個姓,她也不會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想法。

“何必呢?”

恭元王靜靜的看著這一幕,道。

“說吧,這次把我引過來,有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

冷茹霜臉上充滿冷冰冰之色。

“想你了,所以特意過啦與你見一麵。”

恭元王嘴角微微翹起,道。

“滾!”

冷茹霜簡簡單單一個字,吐出去時,八方天地,驚雷滾滾。

那些蓮花聖光,紛紛破滅,化作一道滅世之河,直奔恭元王而去。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冇有變!”

恭元王似乎早有預料,身影一閃,直接避開。

“我冇變?嗬……我被你折騰得差點家破人亡,你還敢在我麵前說這些話?”

冷茹霜目中寒光滔天,道。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

恭元王似乎脾氣極好,道。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這個時候,他雙眼之內,有著無法形容的陰森之光在閃爍。

轟隆一聲。

隨著蒼穹之內大戰的爆發,下方,刀聖痕也是一臉殺機的看著蘇辰。

“小雜碎,現在冇有人能夠幫你了,給我受死吧!”

刀聖痕渾身殺機,轟轟爆發。

“你確定冇人能幫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