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2章

一句話,當斬!

“又是一根神機權杖?”

蘇辰眉頭微皺。

一下子,注意到這根權杖上麵的皇道氣息。

更加滔天,更加澎湃,更加神聖。

這時候,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什麼?又是一根神機權杖出現?”

“啊……太子身上也有神機權杖,而且比起二皇子的神機權杖還要強大一倍!”

“這算什麼?之前不是說誰得到神機權杖,誰就是大秦天帝的繼承人嗎?”

“難不成,太子與二皇子都是天帝選定的繼承人?”

“嘶……冇想到蘇辰戰勝了二皇子,結果引來了太子,這下麻煩大了!”

“太子的實力,深不可測,曾經有傳言,他是已經能夠凝聚玄輪突破的存在了,不過,後來不知道為了什麼,硬生生壓製住了境界,使得自己依舊是尊者。”

四周武者,紛紛議論起來。

轟!

秦龍宇踏步而來,神光照耀,猶如一代君王,巡視人間。

這一刻,在他背後,神機權杖上麵的氣運之光,轟轟湧動。

如此一來。

秦龍宇的氣勢立刻攀升到了巔峰,萬古無雙。

即使是蘇辰,也不得不謹慎對待。

“蘇辰,破壞大秦天戰,無故打傷皇室子弟,麵對當朝太子不下跪行禮,當斬!”

秦龍宇高高在上,像是執法者般,蔑視一切。

一句‘當斬’,傳出時,八方天地,立刻爆發出滔天殺機。

轟轟擴散,直奔蘇辰而去。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發白。

這等層次的力量,足以將他們輕鬆滅殺千萬倍。

好在,秦龍宇並冇濫殺無辜,殺機爆發的刹那,便是凝聚出了虛空戰界,籠罩住了蘇辰。

“奇怪了,太子身上竟然也有神機權杖,這皇室到底唱的是哪一齣戲?”

刀聖痕眉頭緊皺,對於皇室,除了怨念,還有濃濃的忌憚。

這次要不是皇室逼迫,他們刀家,也不可能公然開放刀墓。

早在很多年前,刀墓便是被他們刀家所發現,當時直接隱瞞下來,封鎖訊息,加緊派人探索刀墓。

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也隻是探索了不到百分之一的區域。

結果,訊息走漏。

皇室的人,強勢插手,逼迫他們交出刀墓。

而且還有宗門的人,也紛紛摻和進來。

後麵經過一番協商,大家一致決定,通過大秦天戰的比試來決定各家入場的名額。

可誰也冇想到,好端端的一場比試,被蘇辰弄成這個樣子。

隻要蘇辰在場,那麼,這個天戰第一名,非他莫屬。

可如此一來的話,他們刀家的損失就大了。

第一名,所能決定進入刀墓的名額很多,而且大比冠軍的獎勵也多。

如果這些獎品都讓蘇辰拿了去,那他們刀家就真的是顏麵掃地了。

蘇辰是仇人,不死不休的仇人,怎能讓仇人拿了天戰第一名。

幾乎就在刀聖痕束手無策的時候,二皇子‘秦門’來了。

二話不說,直接拿蘇辰開刀立威。

這下子,刀聖痕心裡笑開了花。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秦門竟然不敵蘇辰,差點隕落。

好在這最後一刻,太子‘秦龍宇’來了,蘇辰這次是不死也得脫層皮。

太子的強大,自己早有耳聞。

不過。

刀聖痕心底也有疑惑。

“二皇子明明是恭元王的人,可剛纔,二皇子陷入了危險之境,恭元王為何選擇袖手旁觀?”

刀聖痕眉頭緊皺,喃聲道。

“莫非,他是準備讓二皇子死在天戰之中,而我刀家正是大比的策劃人,到時候天帝遷怒,我刀家一個都跑不了。”

想到這裡,刀聖痕額頭上不免地充滿一層汗水。

這時候,他想越覺得自己被恭元王給坑了。

“剛纔,給冷香服下的那枚丹藥是恭元王提供的,這其中,恐怕冇有他跟我說的那麼簡單。”

刀聖痕臉色無比難看,悄無聲息間,偷偷打量了冷香一眼。

隱約間,他看到冷香的眉心,已經有黑氣積聚,距離爆發已經不遠。

“眉心發黑,臉色無光,看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天下奇毒吧!”

刀聖痕內心有些打鼓,不確定道。

遠處,冷香冇有察覺到刀聖痕的目光,隻是感覺胸口發悶,咳嗽一聲。

“咳……”

這一咳,立刻有口淤黑的血沫吐了出來。

隱約間,好像在這血沫之中,還有一條條絲線蟲在遊動。

“這……這是什麼?”

冷香臉色發白,死死盯著這些血沫中的絲線蟲,渾身狂顫。

砰!

突然,一聲巨響傳開了來。

秦龍宇渾身聖光普照,氣勢滔天,死死朝著蘇辰鎮壓而去。

二人之戰,即將爆發。

這下子,直接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所以,誰都冇有注意到冷香的異樣。

“蘇辰,還不給我跪下受死!”

秦龍宇踏空而來,目光倨傲,無視一切,道。

二皇子‘秦門’站在一旁,看到自己大哥給他撐腰了,頓時底氣十足。

“哈哈……小雜碎,你膽敢違抗太子的命令,真是活膩了!”

秦門怨毒的看了蘇辰一眼,獰笑道。

“哼!”

蘇辰目中充滿了淩厲殺機,冷冷掃了秦門一眼。

這一眼,落下之時,彷彿有道鋒利冷芒,破空而動,刺入對方雙眸之內。

秦門渾身一顫,腦海嗡鳴,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反應過來後,氣急敗壞道。

“小雜碎,你敢偷襲我,不得好死……”

突然,秦門的聲音一頓,停住了。

整個人,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不好!”

秦龍宇原本是一臉倨傲的表情,在這一刻,也是變得凝重起來。

幾乎冇有遲疑。

整個人,立刻衝了出去,擋在秦門跟前。

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

砰!

那虛無之內,不知何時起,出現了一道魔滅光柱,速度快到了極致。

一個眨眼,便是破滅所有,直接轟向秦門的胸口。

“不……”

秦門發出一道驚懼嘶吼。

幾乎冇有遲疑,瘋狂倒退。

可是,他的速度,與魔滅之光相比,還是太慢了!

轟!

眨眼間,魔滅之光,橫空落下,轟在秦門胸口上麵。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