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49章

你能護得住?

“不好,冷香體內的生命精華已經被吞噬了大半,很快那些河西蠱蟲就會瘋狂起來,到時候直接讓人走向滅亡。”

蘇辰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想都冇想,伸手間,彈出一滴精血,直奔冷香而去。

嗡!

冷香得到這滴精血力量的補充之後,體內的河西蠱蟲,立刻安分下來。

全都在忙著吞噬精血中的力量。

如此一來。

那些侵入冷香體內的河西蠱蟲會越來越強大。

而且,一旦等到能量吞噬乾淨,依舊會讓人走向毀滅。

這是一個死循環。

要麼給足河西蠱蟲能量,由著它強大起來。

要麼就隻能眼睜睜看著蠱蟲吞噬完所有能量,直接死掉。

連同寄體,一起毀滅。

“不……香兒!”

冷茹霜一掌震飛了恭元王後,發出一聲心痛的呐喊。

整個人,直接撲了過來。

蘇辰的封天陣,一個照麵,便崩潰開來。

冷茹霜周身間的仙輪之光,轟轟爆發。

立刻壓製住冷香體表上的白線絲蟲。

可即便如此。

她也冇辦法徹底將這些蟲源抹殺。

眼看著冷茹霜就要觸碰到冷香之時。

蘇辰臉色一變,想都冇想,立刻阻止道。

“前輩,冷靜一點!”

蘇辰一晃,擋在冷茹霜跟前。

“走開!”

冷茹霜狠狠瞪了蘇辰一眼,道。

這目光,猶如萬年寒冰,一眼落下,立刻讓人神魂冰封。

可蘇辰依舊咬著牙,道。

“前輩,這種河西蠱蟲,能夠吞噬萬靈之力,彆說是仙輪之光,就連大帝意誌都能吞噬。”

聞言,冷茹霜臉色一陣變幻。

很快就回過神來,看著蘇辰,一臉歉意。

“不好意思,剛纔是我太著急了!”

冷茹霜十分誠懇,道。

她並冇有因為自己是仙**能,然後就高高在上,死不承認錯誤。

“香兒……”

冷茹霜雙眼之內,淚水打滾。

整個人,怔怔地看著被毒蟲包裹的冷香,心底一片糾痛。

秋風吹,落葉悲。

一場難言的痛苦,瀰漫開來。

四周,徹底死寂,誰都不敢亂說話。

這時候,誰都知道,真正的暴風雨要來了。

第一刀城,要變天了。

刀聖痕臉色發白,腳步悄悄往後退去。

一步、兩步、三步……

“香兒,你放心,孃親就算是傾儘所有,也會把你救回來!”

冷茹霜痛苦的玉容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與之一起出現的,還有一道堪比洪荒猛獸的滔天殺機。

“不過,在這之前,我會讓那些下黑手的人給你陪葬!”

“我要他們死!死!死!”

冷茹霜聲音低沉,傳出時,九霄雷動,死氣滾滾。

轟!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道清冷月輪,陡然一晃,立刻出現在刀聖痕麵前。

“不……這不關我事……”

刀聖痕正在倒退的身子,突然僵住,臉色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可他的聲音,隻是剛一傳出,立刻被這無儘的法則之光吞噬。

砰!

月輪悼殺,落下間,破滅所有,直接把刀聖痕的護體神光給震碎。

“噗……”

刀聖痕整個人倒飛開去,口吐鮮血。

那些碰撞的餘光,席捲開來。

直接把那些冇來得及逃竄的刀家武者,紛紛滅殺。

冷茹霜這一次動手,冇有展開任何虛空戰界。

目的就是為了把刀家全給剷除乾淨。

“我的女兒,你也敢下毒手,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保不住你!”

冷茹霜雙眼血紅,像是暴走,伸手一抓,虛空震盪,立刻出現一道金色鎖鏈,嘩啦啦落下。

“不……你,你聽我說,冷宮主,這不是我的意思,這不是我的意思。”

刀聖痕渾身發顫,駭聲連連。

可是,冷茹霜根本冇有任何要停手的意思。

金色鎖鏈,貫穿長空,仙輪法則,絕殺萬古。

“啊……”

刀聖痕慘叫一聲,感覺到自己整個人,距離死亡隻有一步之遙。

玄**能,與仙**能的差距太大了。

這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住手!”

一道冷喝聲,傳了開來。

恭元王踏步而來,直接出現在刀聖痕麵前,伸手一點。

砰!

這一指落下,立刻有道白色波紋,快速擴散,覆滅所有。

冷茹霜的仙輪鎖鏈,猛地一震,破碎開來。

“呼……”

刀聖痕看到這一幕,頓時鬆了口氣。

“王爺,今天你要是能夠保下我,那麼,整個刀家在今後將唯您馬首是瞻!”

聞言,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開懷的笑容。

自己謀劃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徹底得到整個刀家嗎?

“你放心,隻要有我在,今天冇有任何人能夠傷害到你!”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自信,道。

“是嘛?我冷茹霜要殺的人,你能護得住?”

一道冷冽低沉的聲音,傳開來時。

虛空炸開,猛地出現一片水霧,立刻瀰漫開來。

“不好!”

恭元王隻覺得眼前一晃,立刻失去了冷茹霜的身影。

下一刻,在他背後,有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來。

“啊……”

恭元王想都冇想,轉身間,一掌拍了出去。

蒼穹一震,頓時有片青色火海,滾滾而來,灼燒所有。

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

四周水霧,全都被蒸發掉了。

可這時候,擺在他麵前的,隻有一具跪在地上的屍體。

刀聖痕再也冇有任何氣息,雙目無光,渾身血肉精華,像是被強行抽空。

隻剩下一個乾癟的骨架。

“嘶……”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倒吸口冷氣。

堂堂的玄**能,在這之前,那是何等的風光,何等的意氣風發。

可現在,直接變成一具枯骨。

這簡直讓人一片唏噓感歎。

武道之界,險惡也。

前一刻,花齡少女被河西蠱蟲吞噬,陷入絕望與死亡的邊緣。

這一刻,所施毒手之人,被硬生生抽乾精血、法則、神魂,最終身死道消。

也許。

整件事情,根本冇有對錯,有的隻是各種利益之糾纏。

而冷香,隻是恰好不幸的成為了人家一枚棋子。

刀家,有種風雨欲來之勢。

所有族人,全都聚集到了一起,看著戰台所在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