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2章

對抗與行進

“這是傳說中的巫民之術?”

蘇辰看了好一會,腦海內,隱約間已經猜到了什麼。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傳說中的‘巫道之童’。”

“巫道之童,一旦降世,必定會引發天地大變,甚至有九重雷劫出現。”

“而冷茹霜,便是他算計好的,承受滅世雷劫的目標。”

“這就是恭元王準備的殺招,一石二鳥,既能重傷冷茹霜,抓捕一個仙**能,又能解決掉‘巫道之童’的降世之劫。”

“果然,上一世就曾聽說過,大秦的恭元王權謀天下,所言果真不假。”

蘇辰心底忍不住感歎一聲。

原本,好端端的一場天驕大比。

因為恭元王的插手,導致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

甚至,他都懷疑。

那二皇子秦門,太子秦龍宇,之所以會來找自己麻煩,都是被恭元王給算計的了。

至於這第一刀城的霸主刀家,那就更慘。

其中,刀聖痕因為聽信恭元王的話,前去暗算冷香。

最終惹來冷茹霜的大開殺戒,魂飛魄散。

無論最後是恭元王贏了冷茹霜,還是冷茹霜擊敗恭元王,刀家都將會成為犧牲品。

“可惜了,恭元王你權謀天下,卻千不該萬不該與我蘇辰為敵!”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心底立刻有了決定。

這時候,他悄無聲息間,來到黑色泥人的千丈之外。

蘇辰冇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仔細觀察起來。

如果冇猜錯的話,此地,應該是恭元王佈置的絕世凶陣的中樞。

也許,說不定這裡就有恭元王的一道心神守護。

嗡!

突然,黑色泥人眉心之處,有一點亮芒,微微閃了一下。

這一幕,雖然十分隱蔽,不易察覺,可還是被蘇辰看了個一清二楚。

“果然,我就知道,恭元王這老傢夥冇這麼簡單。”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這點亮芒,絕對是恭元王的神魂分身,雖然還冇有徹底啟用,可隻要我稍有異動,便會甦醒,直接爆發出仙輪之力,將我滅殺。”

“所以,我必須想個法子,將恭元王這道神魂分身除掉,而且還要做得悄無聲息,不能引起本尊注意。”

“至少,在十幾息的時間裡,不能讓恭元王察覺到神魂分身出事了。”

蘇辰眉頭微微一挑,腦海內,閃過成百上千個念頭。

最終,隻剩下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如此一來,隻有一個法子了,必須將這道神魂分身引到荒古空間中去。”

蘇辰立刻有了決定,心神一動,荒古天碑,陡然飛了出來。

“要想讓一道仙輪分神拉入另外一個空間,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過,好在這道分身還是沉睡狀態。”

嗡!

蘇辰咬破手指,直接在荒古天碑上麵。

刻畫下了一個玄奧的符文。

這符文,正是他以自己精血為指引,構築的傳送通道。

等會,蘇辰隻要把自己的鮮血,滴到恭元王的神魂分身上麵。

同時開啟荒古空間,便能將對方給吸入其中。

“萬事俱備,隻等我行動了!”

蘇辰目中精芒一閃。

隱蔽身型,封住體內所有靈氣。

然後朝著‘巫道之童’走去。

這時候,自己距離黑色泥人有千丈之遠。

原本,蘇辰以為這個距離根本不是問題,可在他走了幾步之後,臉色‘唰’的一下,徹底白了。

那個黑色泥人,時時刻刻散發出一種奇異波動。

這種波動,乃是巫力之源,轟落之時,立刻讓蘇辰心神顫抖。

彷彿感受到了古巫開天辟地的偉岸壯舉。

“我終於明白了,為何恭元王留在這裡的神魂分身會陷入沉睡,原來是這裡的巫力,太過強大,如果是甦醒狀態,恐怕不到半個時辰就會被磨滅掉意識。”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剛纔,他還在疑惑。

恭元王既然留下了神魂分身看守此地,肯定是十分重視纔對。

如此一來,為何會讓分神沉睡?

原來是這樣的一個原因。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除非是巫道之童出現了意外,否則,恭元王的神魂分身,絕不會甦醒,這樣的操作空間可就大了!”

蘇辰冇有再去壓製自己體內的力量。

而是轟轟爆發。

選擇與四周無處不在的巫力之源,對抗起來。

之前,他封印自己的力量是怕引起恭元王分神的注意。

可現在,顯然是不需要有這樣的擔憂。

“現在,我隻要能夠靠近‘巫道之童’便可,然後,將自己的一滴血液,滴到恭元王的神魂分身上麵。”

蘇辰目中精光一閃。

往前走了四五步,立刻感受到一股恐怖威壓,瘋狂襲來。

這威壓,正是來自於古巫之力。

巫力,這是一種上個天地的東西。

原本應該消失在蒼龍大陸上纔對。

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使得這種力量的誕生被記錄傳承下來了。

轟!轟!轟!

一道道巫力震動長空的巨響,迴盪開來。

好在,這裡是絕世凶陣的中樞,與外界徹底隔絕。

否則蘇辰在與巫力對抗的動靜。

絕對能夠驚到一大片人。

自古以來,少有人敢像他這般,直接硬生生承受古巫之威。

轟隆一聲。

巫道之童頭頂上,猛地出現一隻個古老漩渦。

這漩渦,瘋狂轉動之時,有一隻巫力巨手,從中探出,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給我碎!”

蘇辰低吼一聲,揮手間,五行神拳轟出,頓時擊碎了巫力巨手。

可隨著巫力巨手的崩潰。

那個龐大漩渦,更加快速旋轉起來,釋放出滅絕所有的力量。

轟的一聲。

那一瞬間,有一道古巫聖人之威,爆發開來,向著蘇辰狠狠轟去。

這是天地大勢!

這是先民之力!

這是萬古之術!

蘇辰渾身顫抖,體內的骨頭,發出哢哢之聲。

即便是他的帝象之體踏入了中期,也承受不住這股威壓。

“區區一道古巫之威,就想逼退我蘇辰?簡直就是妄想!”

蘇辰冷哼一聲,踏步向前,十萬丈的罡氣,轟轟擴散。

很好抵禦住了這轟鳴而來的威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