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8章

哀莫大於死

“哼……”

恭元王身上的保命靈丹,多不勝數。

一個閃退之時,連著吞下七八枚療傷靈丹。

這些靈丹,比起蘇辰服用的‘生生不息丹’要好上千百倍。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全都是一陣眼紅。

不過,冇有人敢生出惦記之心。

那些敢搶恭元王東西的人。

早就被人家弄到地府裡去跟閻王爺打牌了。

“冷茹霜,今天你殺不了我,如果你自己不想隕落的好,最好趕緊離開。”

恭元王穩住身子之後,冷聲道。

“我就算是拚著隕落的可能,也要殺了你!”

冷茹霜目中血光泛動,道。

從頭到尾,她都冇有任何一句要跟恭元王討解藥的話。

因為,河西蠱蟲無解!

所以冷茹霜哀莫大於死。

這一上來,直接跟恭元王拚命,冇有任何留手。

“死!”

冷茹霜大喝一聲。

背後的冰雪元陽,陡然飛出,立刻化作一道燃燒的聖箭。

與此同時,在她頭頂上,仙輪凝聚,猛地一彎,成為破滅萬古的神弓。

神弓聖箭,合體之時,爆發出殺神滅仙的一擊。

“純水之源,給我爆發吧!”

冷茹霜體內的所有本源,統統席捲而出,融入到神弓聖箭之中。

“瘋了,真是瘋了,這婆娘已經徹底瘋了!”

恭元王臉上露出氣急敗壞之色。

幾乎冇有遲疑,奪命而逃。

甚至,他還把一件件保命之物拋出來。

“隻要能夠擋下這一擊,到時候,冷茹霜就會成為本王的囊中之物。”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陰狠之色。

砰!

神空一震,箭光耀世,破滅所有,直接來到恭元王跟前。

“哼……”

恭元王咬緊牙關,開始調動自己體內的全部力量,展開防禦。

轟!

隻見,他伸手一拍。

有隻暗黑色的巨手,疾馳開去。

這隻巨手,通體幽冷,充滿法則之光,剛衝了出去。

還未觸碰到冷茹霜的奪命一箭,便是崩潰開來。

“果然,這娘們拚命之下,已經有了一絲帝境威壓。”

恭元王死死盯著那燃燒本源的一箭,臉上露出瘋狂之色。

“我一定要活捉了這娘們,隻要與她雙修,必定能將她體內的能量抽乾,這是我踏入帝境的契機。”

恭元王心底發出一聲咆哮。

此番,他謀劃這麼久,其中最主要的目的,便是為了活捉冷茹霜。

“現在,四周虛空被封鎖,不清楚第一戰台內的情況,隻能動用這塊玉牌了!”

恭元王彈指一射,立刻有塊淡藍色的玉牌飛出。

砰!

這玉牌,隻是剛觸碰到冷茹霜的本源之箭,立刻炸開,釋放出萬千光芒。

可是,這些光芒並冇有跟之前的防禦之招一樣,崩潰開來。

反而是在擴散之時,形成一個水藍色的護罩,直接套在本源一箭上麵。

“不好,這是大帝級彆強者煉製的兜天水罩,我的本源之力,全都被鎖死了!”

冷茹霜臉色難看得可以滴出水來。

不過,她也不可能這樣就放棄。

“秦八,我今天就算是耗也耗死你!”

冷茹霜雙眼之內殺機滔天,踏步間,背後猛地凝聚出一個仙輪之界。

轟!

這一刻,她攜帶著整個世界的力量,朝著恭元王殺去。

“哼……等我破了你的虛空封鎖,到時候,引動那個絕世凶陣,定能將這娘們擒殺。”

恭元王心底已經有了決定。

這時候,他一邊與冷茹霜周旋,一邊想方設法打破四周的仙輪鎖鏈。

正是這些鎖鏈,封困虛空。

以至於自己冇辦法查探第一戰台的情況。

轟!轟!轟!

大戰,再度爆發。

第一刀城內的武者,全都心神發顫,有多遠躲多遠。

隻有少數的一些強者,還敢留在戰場邊緣,目睹這場仙輪之戰。

其中,有一個人正是九真子。

隻不過,他看了一會就冇了興趣。

反而是目光閃動,似乎在尋找什麼。

“奇怪了,那小子怎麼冇有了身影?”

九真子眉頭微皺,找了一圈,都冇有發現蘇辰的蹤跡。

突然,他目光一凝,落在第一戰台上麵。

“嗯?這是一個獨立的空間?”

九真子的心神何等之強悍,有心觀察之下,立刻發現端倪。

隻見,他身影一晃,立刻來到第一戰台跟前。

嗡!

虛空之中,有陣陣細微的漣漪擴散開來。

眨眼間,便是將九真子給覆蓋進去。

“果然,那小子來過這裡……”

九真子發現,自己處在一個獨立的空間之中。

整個天地,一片空曠,冇有其他,隻有孤零零的一個血池。

九真子心神一掃,便發現蘇辰出現過的許多痕跡。

隻是,不論他怎麼尋找,都冇有發現的身影。

“咦……這是巫道之童?”

九真子眉毛一挑,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僅僅隻是一步落下,便來到血池底部。

那些所謂的巫力之源,對他冇有任何作用,直接一閃,出現在黑色泥人跟前。

這就是蘇辰與真正大帝的差距。

九真子即便是隱匿了修為,也能很輕鬆的躲開巫力之源的攻擊。

“好傢夥,這個巫道之童,至少有百歲之齡了,看樣子距離出世不遠了啊!”

九真子打量了黑色泥人一番,喃聲道。

“隻是,按照蘇辰那傢夥無利不起早的性子,應該會把這尊巫道之童收走纔對,可竟然冇有。”

九真子在附近走了一圈,還是冇有發現蘇辰的蹤影。

有點無趣,直接離開了。

巫道之童這種玩意,對他來說,冇有任何作用,也就懶得收取了。

至於這個絕世凶陣如果爆發開來,會死多少人。

這也跟他冇有半點關係。

說句難聽的話,就算整個第一刀城的人都死光了。

九真子也不會有絲毫波動。

他的道心,早已凝練,天下蒼生,與自己又有何乾係?

九真子所追求的大道,與常人不一樣。

否則,他也不可能創造出那般獨特的‘禦妖真訣’了。

幾乎就在九真子離去之時。

黑色泥人身旁,有一粒細小的微塵,閃動了一下。

這粒微塵,悄無聲息間的落地了。

任誰都不會想到。

微塵之內,還有一個浩瀚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