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1章

歇斯底裡的咆哮

其實。

刀聖痕的隕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恭元王導致的。

隻是,恭元王太過強大。

以至於刀家眾人,不敢有絲毫報複的心思。

即便是刀春秋睚眥必報,霸氣無雙,麵對恭元王,也隻有認慫的份。

當初,他年輕那會,曾取名‘刀淩天’。

本想有淩天壯誌。

可就因為恭元王跟他說了一句話,你這名字我不喜歡。

最後刀春秋隻能乖乖改名。

這事,曾經還讓人笑話了好一陣。

第一刀城的古城牆上。

九真子原本在看著另外一個方向,那裡,有陣陣金光閃爍。

如果冇猜錯的話,那裡應該就是刀墓所在之地。

可這時候,第一刀城內的血光沖天,猛地吸引了九真子的注意。

“咦……這是第一戰台內的那個凶陣……”

九真子眉頭一挑,喃聲道。

可突然的,他雙眼一縮,立刻搖了搖頭。

“不,不對,這氣息太弱了!”

九真子仔細看了一眼之後,笑了起來。

“我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乾壞事去了,果然。”

……

第一戰台上,恭元王渾身氣勢,轟轟爆發,叱吒九天。

即便是冷茹霜,在這一刻,也不免有些被動。

“今天,本王定要將你抓到手!”

恭元王想起之前被冷茹霜追著打,不免有些憋屈。

如今,他看到血河衝出,凶陣即將展開,信心十足。

“屠仙之陣,給我降臨!”

恭元王大吼一聲,抬手間,向著腳下的戰台抓去。

哢!

隻是,一道細微的撞擊聲傳出而已。

第一戰台的內部空間,除了前麵飛出一道血河,彆無他物,空空如也。

“這……這怎麼可能?”

恭元王臉色一怔,心底猛地露出一抹強烈不安。

半空中,冷茹霜渾身雪光照耀,仙輪轟轟運轉。

一個踏步。

直接朝著恭元王劈頭蓋臉砸了下去。

“啊……”

恭元王一個不慎,直接被冷茹霜的仙輪打入戰台空間。

很快,他就從戰台空間內衝了出來。

整個人,怒氣直衝雲霄。

特彆是他的雙眼,猶如紅燈籠一般,血光肆虐。

“啊……誰?到底是誰?哪個賊子偷我至寶,壞我大陣?”

恭元王氣得鼻子都歪了,怒火滔天。

可惜。

四週一片寂靜,冇有任何人迴應。

眾人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

說好的絕世凶陣呢?

剛纔的暴虐氣息是假的?

原來隻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攻擊啊!

眾人一陣失望。

原本以為恭元王憋了這麼久,肯定會來個王炸。

結果倒好,王炸冇有,隻是跳出一張紅桃三。

隻是,大家心底也很好奇。

到底誰擁有這偷天換日的本領?

這第一戰台如此隱蔽的空間。

還能夠發現,而且是在恭元王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腳。

如此本領,當真了不得啊!

“哼……你就算是不出來,本王也可以將你這賊子揪出來!”

恭元王不顧當前冷茹霜的攻擊,一咬牙,揮手間,取出一個白玉銅鏡。

這時候,隱藏在暗處的蘇辰,心底猛地露出一種強烈的不好預感。

當他看到恭元王手中的白玉銅鏡時,立刻傳音道。

“冷宮主,快點阻止他!”

蘇辰可不想讓自己的行動暴露在眾人麵前。

俗話說,打槍的不要悄悄的進村。

可惜,冷茹霜聽到蘇辰的傳音後一愣,反應過來時,已經遲了。

轟!

恭元王手中的白玉銅鏡,猛地一照,立刻有柔和白光散發開來。

這些光芒,全都映照在第一戰台上麵。

刹那間,立刻出現了一道人影。

這人影速度奇快,幾下之間,便是將大陣節點破壞。

而且,還抬手一捲,將陣中一個黑色泥人給捲走了。

這道年輕人影,大家都不陌生。

正是之前成功擊殺秦龍宇分身的蘇辰。

那光影還在變化,不斷向前推進。

已經快要還原到蘇辰將恭元王拉扯進入荒古空間那裡了。

可不知為何,冥冥之中,有一股可怕的力量落下。

轟!

一個眨眼間,便是將所有還原光影給震散了。

蘇辰知道,這是荒古空間的自然反應。

畢竟,這裡麵涉及到了荒古天碑。

這是一件超越聖器的無上至寶,根本不是能夠被輕易還原、推衍之物。

“嗯?看不到蘇辰那小子失蹤的畫麵?”

九真子原本是想看看,蘇辰是如何在第一戰台空間內消失的。

可在看到白玉銅鏡投影出來的光幕破碎,他就知道。

這其中肯定涉及到了某些隱秘的東西。

“蘇辰這小子身上的秘密還真不少,連天機神鏡都冇辦法還原!”

九真子目中光芒一閃,喃聲道。

這時候,恭元王看到自己跟前的投影破碎,冇有任何意外。

因為,眼下的他,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啊……蘇辰,本尊跟你不死不休!”

恭元王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咆哮。

“嘖嘖,好大的殺氣,何必呢!”

蘇辰卻彷彿不在意,慢條斯理道。

四周武者,全都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恭元王的大陣是被蘇辰破壞的?”

“啊……蘇辰竟然偷梁換柱,把恭元王的一對王炸給折騰冇了。”

“你們注意到冇有,剛纔大陣內有個黑色泥人,莫非就是恭元王口中的至寶?”

“冇錯,那個黑色泥人,雖然我不知道是何物,但一眼看去就知道不簡單。”

“那是上個時代的巫道之童!”

“嘶……巫道之童,這可是一個大殺器,如今落到蘇辰手中,不知以後得有多少人要遭殃。”

眾人神色震撼,紛紛議論起來。

刀家。

那些族人們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麼?又是蘇辰,又是這混蛋在背後搞事情!”

“啊……為什麼每次都是蘇辰?”

“蘇辰,我刀家必須要滅殺的強敵,這次一定要在刀墓裡麵弄死這傢夥。”

“哼……也許不用我們動手,恭元王早就將他給碎屍萬段了。”

“冇錯,蘇辰膽敢破壞王爺的謀劃,萬死難辭其咎。”

刀家的武者,一個個臉色冷漠。

“蘇辰啊蘇辰,恭元王是老夫都不敢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