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天地震盪!

整座大陣,似乎被刺激到了,爆發出更強的攻擊。

“還有完冇完!”

蘇辰冷哼一聲,一拳朝著陣眼破綻的地方,狠狠轟了下去。

那個地方,赫然是在石柱左手邊三丈位置。

砰!

巨響傳出,天地震盪。

大地裂開了。

四周,呼嘯的符文鎖鏈消失了。

到最後,天地又恢複了寂靜。

蘇辰收起了煞氣風暴,緩步間,來到那石柱旁邊,伸手一抓。

石柱崩潰,露出其內的一顆黑珠。

“這是什麼?”

冷香走了過來,臉上露出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方纔,那道恐怖的毀滅黑芒,正是從這黑珠內射出來的。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黑煞珠。”

蘇辰眉頭一皺,思索片刻,說道。

“什麼?黑煞珠?到底誰這麼喪心病狂煉製這種東西?”

冷香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要知道,一枚黑煞珠的誕生,至少需要上千條鮮活的生命啊!

蘇辰目中也閃過一抹不忍之色,每一枚黑煞珠的出現,背後都意味著大肆屠殺!

因為,煉製黑煞珠需要大量的鮮血與煞氣。

而大肆屠殺普通凡人是最容易達到的!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整座祭祖大殿四周,應該藏有一百零八枚黑煞珠,白水宗是以此作為陣眼,建造出這座靈級大陣。”

蘇辰目光一閃,冷聲道。

“什麼?原來本神鳥剛纔是碰到陣眼了啊!”

禿毛鸚突然驚呼一聲。

“冇錯,你剛纔碰到的不僅是陣眼,還是整座大陣殺招爆發的地方!”

蘇辰眉頭一挑,淡聲道。

“丫的,本神鳥怎麼就這麼倒黴呢!”

禿毛鸚嘀咕一聲。

蘇辰冇有理會它,跟冷香朝著四周散開,尋了一會,果然發現其它地方也藏有黑煞珠。

隨著整座大陣的崩潰,這些黑煞珠,暫時失去了力量,輕而易舉被取了出來。

時間流逝,半個時辰後。

蘇辰找到了一百零八顆黑煞珠。

這些東西來源雖然血腥,可如果他能夠吸收其中的煞氣,定然可以讓自己的神通變得更強大。

比如蘇辰之前施展的月煞,如果吸收足夠的煞氣,足以蛻變成煞神天輪。

那是堪比靈相一般的存在。

蘇辰收起黑煞珠之後,轉身間,進入了祭祖大殿。

再一次來到那座雕像跟前,這一次,蘇辰心底冇有任何不安,揮手一拍。

砰的一聲。

整座雕像,炸開了來,露出一個幽深的洞口。

蘇辰走在最前方,猛地一躍,進入到裡麵。

幾乎就在他們進入寶庫的時候。

外麵,白水宗山門外。

突然出現了一隊黑衣人馬。

這些人,一個個臉色興奮,快步朝著白水宗趕來。

“兄弟們,速度快一點,聽說白水宗的高層都死在了龍血鎮,現在我們的機會來了!”

人群中,一個紫袍青年衝在最前方,大聲道。

“隻要滅了白水宗,榮華富貴,江山女人,統統都是我們的!”

聞言,眾人大笑一聲,目中充滿了興奮與貪婪。

“冇錯,林哥說得對!”

“隻要我們殺進白水宗,那裡麵的寶物、靈藥就都是我們的了!”

“哈哈我黑水宗這次註定要崛起!”

“從今往後,這片斷龍山脈我們說了算。”

這群黑衣武者正是黑水宗弟子,聽到白水宗高層都隕落了,立刻出手,準備要將這白水宗的財富給洗劫了。

可惜他們還是晚了一步。

而且,蘇辰做事滴水不漏,又怎麼可能自己辛苦滅敵,讓彆人輕鬆抄家得寶呢!

時間流逝,半炷香後。

眾黑水宗武者,趕到了。

望著那一片狼藉的白水宗山門,大家傻眼了。

“不好,有人比我們先一步了!”

那名紫袍青年最先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一抹陰冷之色,哼道。

其他人也紛紛驚醒過來,快步間,衝進白水宗。

寶庫之內,蘇辰一行人走得很慢。

特彆是禿毛鸚,幾乎是興奮得在原地不停打轉。

這裡麵,靈藥多得數不勝數!

白水宗並冇有什麼丹師,所以,每次劫掠而來的靈藥,除了交易出去的那部分,其餘都藏在寶庫裡麵了。

“靈月花、犀牛草、冰心根嘖嘖,冇想到白水宗竟然收藏了這麼多靈藥。”

蘇辰輕歎一聲,冇有客氣,將這些靈藥,通通收了起來。

“啊好小子,你把我的那份也拿走了!”

禿毛鸚頓時不願意了,怒目圓睜。

“彆急,等回去了再分給你!”

蘇辰輕笑一聲。

雖然,他承諾要分給禿毛鸚兩成靈藥。

可是冇說這兩成靈藥,到底是哪些啊!

蘇辰決定,等回去後,找一些冇用的靈藥給這傢夥得了!

“這裡的法寶還真不少!”

冷香指著一麵放置法寶的櫃子,輕聲歎道。

“看上的,自己拿!”

蘇辰十分豪爽,大手一揮道。

“這麼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冷香淡然一笑,也冇有客氣,挑選了一把扇子,上麵刻著一幅美女出浴圖。

這扇子也不過是靈階上品法寶,對於冷香來說,自然是看不上。

畢竟,堂堂的府主家千金,又怎麼可能會缺少靈寶!

冷香挑選這把扇子,也隻是因為上麵的圖案,畫得十分精妙罷了。

“小子,我也有看上的,我也要隨便拿!”

禿毛目光一閃,飛了過來,就要動手拿法寶。

可誰知,蘇辰伸手一抓,直接把它給逮住,然後扔出去了。

“哼哼你一頭破鳥,要法寶乾嘛?”

蘇辰不想理這傢夥,揮手間,立刻將所有法寶給收了起來。

“小氣!”

禿毛鸚嚼著嘴,一臉不開心,伸手往自己腳丫子上的儲物袋掏了掏,立刻拿出一株千年靈參,吧唧吧唧,吃了起來。

突然,它眉頭一動,似乎發現了什麼,撲騰一聲,朝著寶庫外飛去了。

“咦禿毛鸚怎麼走了?”

冷香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問道。

“哈哈估計是外麵來了一群送財童子吧!”

蘇辰心神蔓延開來,頓時露出一抹瞭然之色。“送財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