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3章

你能護得了他一輩子嗎?

砰!

冷茹霜一步落下。

從冰雪元陽之內走了出來,朝著蘇辰點點頭。

其實。

早在蘇辰凝聚五行封天陣,抵擋下了黑河第一波攻擊之時。

冷茹霜就有了支援的機會。

隻是她看到蘇辰能夠應付,所以,也就冇有在第一時間出手相救。

“啊……冷茹霜,你到底想要乾嘛?”

恭元王看到這一幕,氣得破口大罵。

“秦八?你問我要乾嘛?當然是要殺你了!”

冷茹霜嗤笑一聲。

“殺我?你真以為我會怕你嗎?”

恭元王渾身血光迸發,捲起八方天地之力,化作一隻神掌。

“絕天大滅神掌!”

這大滅神掌,一片漆黑,陰冷無比,飛出時,破碎虛無,碾壓一切。

蘇辰遠遠看著這一擊,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神魂,彷彿都要被冰凍了。

“我與仙**能的差距還是十分之大,看來,必須要抓緊時間提升修為了。”

蘇辰心底輕喃一聲。

之前。

雖然他能滅殺恭元王的神魂分身,可那時候是藉助了荒古空間的壓製之力。

剛纔之所以能夠扛下黑河巨手的轟殺,則是利用恭元王輕敵的念頭。

要不然,對方隻要直接繞開大道陽神,便能對自己狠下殺手。

這些算計,始終隻是小計謀罷了!

打鐵還需自身硬。

隻有自己實力足夠強,才能在這波瀾壯闊的世界中爭得一席之位。

轟!

蒼穹深處,有兩大仙輪法則,展開激烈碰撞。

“這傢夥剛纔果然留手了!”

冷茹霜望著那迎麵落下的大滅神掌,凝重道。

隻見,她伸手一拍,立刻有道金色鎖鏈,破空飛出,擊潰所有。

砰!

大滅神掌,崩潰開來。

金色鎖鏈,橫掃所有,直奔恭元王而去。

“就憑你這幾根鎖鏈,也想傷到本王?”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不屑,渾身衣袍翻飛,立刻有道戰甲浮現。

戰甲之光,激射而出,一片奪目。

那些轟鳴而來的仙輪鎖鏈,打在戰甲上麵,冇有任何火花出現。

這種情況,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麵似的,冇有絲毫傷害。

“哎……”

冷茹霜輕歎一聲,心底有種無力感,蔓延開來。

遠處,蘇辰望著恭元王身上的戰甲,眉頭不由地一皺。

“這件戰甲,雖然不是聖器,可也離得不遠了,冷茹霜現在冇有神兵利器,根本破不開恭元王的防禦。”

蘇辰目光一閃,立刻明白過來了。

轟!

突然,一道巨響傳出。

恭元王趁勢進攻,踏步間,雷霆滾滾,一隻伏魔巨手落下。

哢嚓一聲。

那些被震飛的仙輪鎖鏈,立刻被撕碎開來。

不僅如此,伏魔之手,更是轟轟前行,直奔冷茹霜而去。

“不好,冷宮主要敗了。”

蘇辰雙眼一閃,目中露出一抹著急之色。

如果冷茹霜慘敗,那麼,恭元王必然會全力以赴追殺自己。

到時候,他除非是躲入荒古空間再也不出來,或者是請動九真子出手相助。

可這兩種結果,都不是蘇辰想要的,

所以,他必須想個法子,幫助冷茹霜對付恭元王。

“半步聖器的戰甲……哼,你以為就你有法寶是嗎?”

蘇辰心底冷哼一聲,咬了咬牙,揮手間,取出一塊石碑。

“宮主,這是本源之碑,動用純水之元催動即可,直接把那龜孫子的殼給我敲碎了!”

蘇辰冇有遲疑,揮手間,將本源天碑送了出去。

冷茹霜見狀,先是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哈哈一笑。

“好,本源天碑,很好,有了這東西,秦八今天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

冷茹霜抬手一揮,本源天碑,飛了過來,迎風暴漲。

眨眼間,便是成為一道獨斷萬古的巨碑,恐怖無比。

恭元王本以為自己有著戰甲相助,肯定能高枕無憂。

可冇想到。

蘇辰這王八蛋,竟然有這種能夠傷害自己的法寶。

甚至,那小雜碎還牙尖嘴利,罵自己是龜孫子。

氣人!

簡直太氣人了!

今天他就算是拚著受傷,也要把蘇辰給殺了。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碰撞巨響傳出。

伏魔之手,隻是剛觸碰到本源天碑,立刻破碎開來。

“混蛋……”

恭元王臉色陰沉至極,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你敢壞我好事,給我死!”

轟!

蒼穹炸開,天地色變,一顆閃電繚繞的暗黑毒球,席捲而來。

刹那間,寒冬驟降。

數不儘的黑雪落下,漫天飛舞。

萬物凋零,世界枯寂。

蘇辰心神一冷,渾身僵硬。

感覺都冇辦法反抗,隻能任由這股毀滅之力爆發。

暗黑毒球,呼嘯落下,捲起了虛空之內的黑雪,向著蘇辰轟殺而去。

“不好……”

蘇辰感覺直接被冰凍住了,無法動彈。

可在這最後關頭,巫血戰袍,轟然凝聚,擋住一切法則之力的侵襲。

“死!”

恭元王冷喝一聲。

那枚暗黑毒球,速度飛快,與蘇辰的距離越來越小。

“老傢夥真不要臉,這回是下定決心要殺我啊!”

恭元王心神狂顫,想要後退,可完全做不到。

此刻,他體內的力量,已經轟鳴到了極致,不斷抵禦著恭元王的威壓。

這就是仙**能的威勢!

如果認真起來,一個念頭,便足以秒殺任何尊者。

幾乎就在這暗黑毒球要碰觸到蘇辰的一瞬。

四周,一道清風吹來。

“想要在我麵前殺人,可能嗎?”

冷茹霜聲音淡淡,傳出時,立刻擊潰了恭元王的心神籠罩。

而且,她反手一扣。

本源天碑,陡然飛出,破滅一切,狠狠砸在暗黑毒球上麵。

砰!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山河狂顫,徹底破碎。

那些黑色飄雪,紛紛消融,像是葬身在了陽春三月。

“冷茹霜,你能護得了他一時,你能護得了他一輩子嗎?”

恭元王臉色憤怒至極,轟轟衝出,直奔冷茹霜而去。

蘇辰恢複過來後,聽到這話,直接朝著恭元王投去一個白眼。

“哼……不用一輩子,也不用一年,隻要給我半年的時間,本少殺你如屠狗!”

蘇辰目中凶光一閃。

這時候,他心裡已經打定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