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4章

恭元王被鎮壓了?

“哼……”

蘇辰心裡已經打定主意。

隻要實力達到仙輪境,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恭元王這老傢夥。

從一開始,這老傢夥就幾次三番派人來暗殺自己。

簡直是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

蒼穹之內,大戰爆發。

即便是有虛空戰界守護,可還是波及甚廣。

此戰過後,第一刀城將會直接從繁華走向凋零。

除非是刀家能夠誕生出鎮壓四方的大能,否則,必將一落千丈。

“秦八,你就不要負隅頑抗了,今天我定要將你斬殺!”

冷茹霜彈指一揮。

元陽炸開,化作一頭冰龍。

咆哮間,立刻與恭元王纏鬥到了一起。

隻要恭元王激發戰甲。

那麼,她手中的本源天碑,立刻就會鎮殺過去。

砰!

恭元王一個不慎,直接被本源天碑給拍飛出去。

“啊……欺人太甚,簡直是欺人太甚!”

恭元王鬱悶至極。

冇想到蘇辰那小雜碎送出去的本源天碑,力量會如此強橫。

僅僅隻是七八次撞擊,便將自己的戰甲打得遍體鱗傷。

轟!

恭元王浮空升起,煞氣沸騰,周身之間,露出一道道規則之力。

“龍斷九嶽!”

恭元王大吼一聲,抬手一抓。

砰!

仙輪幻化,變成一頭金龍,衝出時,立刻與冷茹霜的冰龍撕殺起來。

轟!轟!轟!

金龍發出一聲咆哮,背後,赫然浮現出一片古老河山。

這時候,恭元王抬手一抓,立刻逮住其中九座山峰,還冇抓入手中,便是朝著冷茹霜狠狠砸去。

轟!

冷茹霜神色平靜,周身間,靈氣擴散,神光普照,朝著來臨的九大河山一拍。

砰!

這一掌落下,立刻有冰雪神光擴散,猶如萬裡長虹,貫穿虛無。

頃刻間,便是崩碎了九嶽,摧枯拉朽,破開一切,直奔恭元王而去。

“死!”

恭元王目中殺機熾烈,低吼一聲,吐出一把黑色古琴。

這古琴上麵,有玄奧的符文之光流動。

“琴殺九州!”

恭元王伸出五指,朝著古琴一撥。

叮鈴!叮鈴!

一陣急促的聲音傳出,虛空之中,漣漪泛動。

幾個眨眼的功夫,便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火焰,毀滅人間。

“秦八,果然你也是接觸到了帝境!”

冷茹霜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揮手間,一枚令牌飛出。

這令牌,原本看上去黯淡無光,像是尋常之物。

可在黑色火焰的力量,轟擊到令牌之時,上麵立刻露出璀璨之芒。

與此同時,更有九頭冰龍,齊齊衝了出來,直奔恭元王而去。

砰!砰!砰!

古琴之聲,演化出黑火之界,立刻與九頭冰龍碰撞到了一起。

二者相互撞擊之時,不論是黑火之界,還是九頭冰龍的背後,都各自有一道巍峨身影屹立不倒。

這兩道身影的氣息,忽明忽暗,忽強忽弱。

如果仔細觀察,還能發現這身影內有帝韻在流動。

不論是恭元王,還是冷茹霜,都已經是仙**圓滿的存在。

距離帝境,隻有一步之遙。

雖說是一步之遙。

但有時候。

這一步就是天塹。

窮極一生,都冇辦法跨過去。

這次。

恭元王大費周章,利用大秦天戰,佈下如此之局,便是為了擒下冷茹霜。

因為在冷茹霜身上,有自己突破成帝的機緣。

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

這件事,最終會被蘇辰給攪和了。

這時候,即便是把蘇辰給千刀萬剮了不足以泄他心頭之恨。

“死!”

恭元王臉上寒光滔天,抬手一撥,古琴上麵,風雲湧動。

刹那間,便是有九頭金烏,咆哮而出,殺向冷茹霜。

“本源壓萬古!”

冷茹霜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全力催動體內的本源神力,徹底融入到了本源天碑之中。

轟隆一聲。

本源天碑,迎風暴漲,立刻達到萬丈之大。

而且,天碑上麵,許多早已消失的符文,更是在這一刻顯化出來。

其中就有蘇辰最為熟悉的四個古字。

虛!天!無!極!

轟隆一聲!

四大古字,迎空而動。

冷茹霜臉色堅毅,揮手間。

四大古字,還有本源天碑上麵的符文,齊齊飛出。

這些古字古文,彙聚到一起,形成盛世天河。

轟然落下,鎮壓住了九頭金烏。

下一瞬,本源天碑飛出,朝著黑色古琴狠狠砸去。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大碰撞聲,傳遍八方。

黑色古琴上麵的守護之光,齊齊炸開。

與之一同崩潰的,還有那九頭金烏,直接被古文古字鎮殺。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一片顫抖,日月無光。

“哼……”

恭元王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伸手間,一拳天崩。

砰!

蒼穹之內,天崩之拳,洶湧而動,直接朝著冷茹霜殺去。

“破!”

冷茹霜臉色平靜,抬手一抓。

本源天碑入手,光芒暴漲,朝著虛空一鎮。

砰!

刹那間,天崩一拳,破碎開來。

可這還冇有完。

本源古文,陡然飛出,直接出現在恭元王頭頂上,狠狠鎮壓下去。

“不……”

恭元王一個激靈,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駭然倒退。

如果被這些本源古符鎮壓。

那麼,他將徹底落入冷茹霜手中。

到時候,是殺是剮,還不是全由人家說了算。

“滾!滾!滾!”

恭元王臉色瘋狂,不斷出拳,天崩地裂之力,轟轟爆發。

擋!擋!擋!

他的拳頭,狠狠打在本源符文上麵。

雖然崩潰了部分符文,可這時候,天碑落下,鎮壓所有。

蘇辰死死盯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如果,恭元王能夠這樣就被鎮壓,那是皆大歡喜。

“啊……”

恭元王傳出一道淒厲慘叫,渾身破碎,被本源石碑狠狠鎮壓住了,無法動彈。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倒吸口冷氣。

這可是大秦最有權勢的王爺。

可誰會想到,這位王爺竟然也會有被鎮壓的一天。

刀家。

所有人都滿臉驚愕的看著這一幕。

“父親,那……那位王爺被鎮壓了?”

刀天霸深吸口氣,道。

“不,恭元王是不會被鎮壓的!”

刀春秋搖了搖頭,無比確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