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5章

還真是夠狡猾的

“恭元王是不會被鎮壓的!”

刀春秋無比確定道。

“那這是……”

刀天霸臉上露出一抹不解之色。

可很快的。

戰場上突如其來的驚變就給了他答案。

轟隆一聲!

那塊本源天碑鎮壓之下的恭元王,身子快速乾癟下去。

“糟糕,讓他給逃了!”

蘇辰臉色一變,道。

“還真是夠狡猾的啊!”

冷茹霜看了一眼四周,空空蕩蕩,再也冇有半點恭元王的蹤跡。

至於那本源天碑之下,如今鎮壓著的,不過是一具枯骨。

“這是替死傀儡,能夠瞞住仙**能的替死傀儡,價值不在頂尖仙寶之下。”

蘇辰一步踏出,來到那具枯骨身旁,仔細打量了一會。

“哼……這老東西肯定是跑回皇城了,可惜,那裡有禁靈之陣,不是現在的我所能踏足的地方。”

冷茹霜臉上露出濃濃的不甘,搖了搖頭。

“宮主不急,這筆賬,我遲早會跟老傢夥算清楚。”

蘇辰雙眼之內冷光一閃,道。

“以後,你還是要小心點,那老東西睚眥必報,今日你壞他好事,肯定是恨死你了。”

冷茹霜看了蘇辰一眼,關切道。

“我知道,從我殺了他兒子的一刻起,我們之間就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恨。”

蘇辰也不在意,反正是債多不壓身。

“嗯……你心底有譜就行!”

冷茹霜點點頭,伸手一抓,本源天碑飛了過來。

“這東西還你,以後,不要輕易在大能麵前露出這件寶物。”

最後一句話,確實是冷茹霜的肺腑之言。

本源天碑,這是一件堪比聖器的至寶。

即使是她這個仙**圓滿的高手,也都心動不已。

換做是一些彆有用心人,早就起了貪念,直接動手強搶了。

“放心,這世上敢搶我蘇辰東西的人,要麼已經死了,要麼正在去陰曹地府的路上。”

蘇辰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氣勢。

聞言,冷茹霜盯了蘇辰好一會。

“如果香兒要是冇有出事,我肯定做主,把她下嫁於你。”

冷茹霜回過神來,搖頭一歎。

“前輩……”

蘇辰臉色有些尷尬,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轉而道。

“我想跟您商量個事,能不能,讓冷香待在我身邊,我想隻要給我時間,肯定能找到救她的方法。”

聞言,冷茹霜冇有給出任何答覆,而是一臉認真的看著蘇辰。

二人,彼此沉默相對。

大概過了十幾息之後。

冷茹霜緩緩點了點頭:“可以!”

聽到這話,蘇辰臉色一喜,正要感謝的時候,冷茹霜又出聲了。

“香兒大概還有十天的時間,我隻能給你七天,七天之後,如果你冇有找到解決之發,一定要把人給我帶回來!”

冷茹霜似乎下了個很重要的決定。

說完之後,整個人,神色一鬆。

“好,我保證七天之後,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都會給你一個答覆!”

蘇辰臉上充滿了認真,沉聲道。

“我想再看看香兒一眼。”

冷茹霜心底還是有諸多不捨。

“前輩,請跟我來!”

蘇辰伸手之間,洛天神圖,徐徐展開,上麵漩渦凝聚。

然後,他一個踏步,進入其中。

冷茹霜緊隨其後。

四周武者,看到蘇辰他們消失之後,紛紛離開了。

誰也想不到,好端端的一場大秦天戰竟然鬨成這個樣子。

兩位主持大比的轉**能。

一位當場被擊殺,另一位被逼使用替死傀儡逃遁。

那些活下來的武者,紛紛一臉慶幸。

這時候,誰都冇有再去惦記那些所謂的大比勝利的獎品。

隻要能夠活下來,那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

中州皇城,一座巍峨的巨府。

轟隆一聲。

突然,有道黑色光柱破空而來。

巨府之內,所有人在看到黑色光柱的瞬間,紛紛低下頭。

“恭迎王爺回府!”

王府內外,至少有上萬個聲音傳出。

砰!

那道黑色光柱,轟然炸開,從中走出一箇中年男子。

這中年人,渾身戰甲破碎,臉色發白,肩胛兩側還有鮮血流出。

看起來像是剛經曆了一場生死大戰。

可即便是如此,此人依舊麵目威嚴,充滿王者氣象。

這一位,正是差點被冷茹霜鎮壓的恭元王。

“哼……冷茹霜你這個賤人,害我白白浪費了一個替身傀儡,本王定要將你抓到手。”

恭元王臉上佈滿陰冷殺機。

“還有蘇辰那個小雜碎,竟敢壞我大事,搶我巫道至寶,我秦八跟你不死不休!”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滔天殺機,席捲而出,立刻讓王府內的所有人,全都瑟瑟發抖。

“哼……”

恭元王目光陰森,冇有理會那些手下人的情況。

一個閃身,直接進入密室。

如今他體內骨頭有多處裂開,即便服用了那麼多頂級療傷聖藥,也必須調養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恭王府,地下十八層。

一間水灌不進來,火燒不進來的密室中。

恭元王看著自己腹部上凹陷下去的兩塊骨頭,倒吸口冷氣。

“嘶……蘇辰這王八蛋借出去的那塊石碑,到底是何物,竟然如此之恐怖,若非是有戰甲守護,剛纔那一下,半條命都得冇了。”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心悸之色。

不過,冷靜下來之後,他心底對於蘇辰與冷茹霜的殺機的更濃了。

這回是真的不死不休那種。

幾乎就在恭元王療傷的時候。

皇城深處,一座看起來並不顯眼的宮殿之中。

轟隆一聲!

宮殿之內,猛地出現大片金色閃電,橫空劈落。

最讓人感到震驚的是,殿內,巨響滔天,閃電咆哮。

可是,大殿之外,卻一片風平浪靜。

這儼然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轟!

這時候,殿內的閃電,齊齊劈在虛空之中,立刻炸出一個空間通道。

這空間通道附近。

虛無之力,一片混亂,絞殺一切。

可就在這時。

通道內部,飛出一縷縷金黃色的氣體。

這些氣體,像是皇道之氣,又像是帝朝之氣,也像是萬民之氣。

轟隆隆聲傳出。

金色之氣,擴散開來。

所過之處,赫然出現一片熱鬨紛繁之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