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6章

四方異動

這些景象,雖然隻是一道道投影,可也能從中感受到繁華與盛世。

如果蘇辰在此,肯定會認出來。

這些投影,儼然就是萬民之力演化出來的天朝大世。

隨著時間流逝。

萬民之氣,流淌出來的數量越來越多。

到最後,籠罩住整個大殿空間。

砰!

突然,大殿上方,有一把至高無上的王座浮空而起。

這把王座,比不上大秦天帝的那把皇椅,可也十分龐大,完全就是由萬民之氣凝聚而成。

轟隆!隆!隆!

天地間的巨響,還在瘋狂迴盪,咆哮著,轟鳴著,撞擊著。

四麵八方的金色霧氣,彙聚而來,宛如成為一隻蓋世神手,直接托起了王座。

砰!

這時候,一道神聖金光,從那空間通道內飛了出來,直接落在王座上麵,化作一道人影。

這來人,原本是雙目禁閉,可在這一刻,卻猛地睜開了來。

轟!

刹那間,有兩道像是破碎萬裡長空的光束,激射開來,打在虛空通道上麵。

砰!

整個虛空通道,直接崩潰。

這威勢。

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吞!”

突然,這道金色人影張嘴一吸。

轟隆隆聲傳出。

四麵八方的萬民之氣,翻滾而來,直接灌入對方體內。

到最後,所有萬民之氣消失不見。

隻剩下一個臉容冷酷的男子,冷冷看著前方。

彷彿,他能夠看破層層時空。

如果有人尋著此人目光望去,便會知道。

對方所看的方向,赫然正是第一刀城。

“蘇辰……本太子被你逼得提前出關,希望你能給我驚喜,否則我誅你九族!”

突然,一道輕喃聲傳了出來。

轟!

刹那間,整個天地,一片色變,風雲激盪,龍蛇飛舞。

萬民之力,震盪長空。

那穩坐在王椅上的男子,臉頰在金光映照中,徹底清晰起來。

那赫然正是秦龍宇。

之前,蘇辰在大秦天戰中隻是滅掉他的一具分身罷了。

當初他也冇到蘇辰會那麼難纏。

所以。

派去的分身,實力並不強。

是的!

實力不強!

這與他真正戰力相比,真的不值一提!

因為。

秦龍宇的修為是玄輪境。

這個年輕人,青出於藍,比起那位大秦天帝還要可怕得多。

轟!

秦龍宇一步踏出,浩浩蕩蕩的萬民之力,騰空而起,化作一道盛世之橋,將他高高托起。

那一瞬間,他爆發出來的氣勢,足以縱橫**,狂掃八荒,主宰九天。

這種力量。

甚至已經超越了玄輪,達到一個無法預測的境界。

世人都隻以為,秦龍宇修為最高也就是‘不敗尊者’。

可他們又怎知道。

早在三年前,他就在‘不敗尊者’境中完成全部積累。

一口氣突破到玄輪後期。

後來,他又得到天帝傳授的萬民之法。

大秦氣運加身,修煉更是一日千裡。

蘇辰當初在發現了秦龍宇身上的狀況後。

曾說過。

秦龍宇將會是自己未來一段時間最大的敵人。

這話,並不是無的放矢,而是蘇辰早就知道了秦龍宇的不凡。

如果說整個大秦帝國的年輕人中,誰是最有望成就大帝的,那麼,非秦龍宇莫屬。

……

恭王府,地下十八層中。

“嗯?”

恭元王突然抬起頭,冷冷看了一眼皇城深處的方向。

隱約間,他的目光,像是能夠破開層層時空,看到一座盛世之橋,跨空而去。

“年輕人,還是太浮躁了啊!”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陰森的笑容。

“你秦龍宇雖是大秦的龍子,可那個蘇辰也不是簡單之輩,二人相鬥,必有一傷,到時候就是本王出手之時。”

……

第一刀城,隨著大秦天戰虎頭蛇尾的結束,不少人離開了。

一下子,整個城池都變得空虛了。

可很快的,關於‘刀墓’的訊息傳出,立刻讓這剛沉寂下去的第一刀城,又變得熱鬨起來。

“聽說了冇有,刀墓即將出世,冇有任何限製,誰都可以進出。”

“嘶……刀墓徹底開放了,隻要感興趣的都可以去!”

“我聽說刀墓乃是昔年建造第一刀城的那位大帝所留,其中,最為珍貴的東西,自然就是那位大帝的一生絕學。”

“刀墓之內,不僅有那尊大帝的絕學,還有他臨死前留下來的寶藏,富可敵國的寶藏。”

“趕緊行動起來,我聽說刀墓就在城外郊區,現在咱們就去看看。”

……

整個第一刀城的武者,全都行動起來。

四處打聽刀墓的具體位置,還有開啟時間。

刀城之外。

有一夥人,正聚集在一起。

這其中的任何一個人,全都有著最少尊者境的修為,衣袍華貴,腰纏金鑲玉帶,十分不凡。

特彆是為首的那個青年。

雙目之內,更有濃鬱星光在流動。

這些星光,像是天地武學所化。

一片玄奧,讓人很難悟透。

至於這青年背後,有個背劍的老人。

雖然麵容乾枯,有幾分行將朽木的感覺。

可他的目光,卻淩厲無比,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這夥人。

正是來自大秦四大家族之一的孫家。

之前,與蘇辰為敵的冷家、任家,也都是四大家族的人。

隻是,這其中的孫家,主要在於帝國的商業領域,所以名聲不顯。

但其底蘊也是相當深厚。

這時候,第一刀城內的關於刀墓的訊息,已經傳到孫家人手中了。

“哼……刀春秋這是想乾嘛?原本說好的各家分配多少個名額,現在倒好,直接開放刀墓,不論是哪裡來的阿貓阿狗都能進。”

背劍老人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這是一尊玄輪初期的高手,可在隊伍中,卻不是主導之人。

真正主事的是那個青年,名作‘孫棟’。

“鐵老,不用生氣,刀春秋扛不住各方壓力,直接開放刀墓,這是早有預料的事情。”

孫棟嘴角露出一抹傲然之色,道。

“少主所言極是,刀家隻是一個不入流的家族,像刀墓這種頂尖的秘境,又豈是他們有資格掌控的!”

鐵老雙眼之內充滿了貪婪,道。

“如果我們孫家要是能夠徹底掌控刀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