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8章

刀家的決定

刀家。

大部分人,都在反對刀春秋徹底開放刀墓的決定。

等到大家都討論得差不多了。

刀春秋伸出右手,往桌子上敲了一下。

嗒!

頓時,全場都安靜下來了。

“我知道,你們認為徹底開放刀墓這事,犧牲了太多刀家的利益。”

刀春秋目光散開,掃過全場,又道。

“你們的想法是對的,冇錯,我這麼做確實犧牲了刀家,犧牲了眾人的利益。”

聞言。

全場一片寂靜,冇有敢吱聲的。

“可是,如果我們不讓出這部分利益,我們大家現在還能安然無恙坐在這裡嗎?”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我告訴你們,絕不可能!”

眾人聽了之後,一臉不信,但也冇人出聲反駁。

“我知道,大家都在懷疑我說的真實性,可你們以為,恭元王在第一刀城栽了個大跟頭,白白浪費了一具替死傀儡,他會就這麼算了嗎?”

刀春秋目光如炬,看了一眼跟前的眾人,又道。

“不會!恭元王與冷茹霜的爭鬥,隻是剛剛開始,而我們刀家夾在這二者之間,不論最終是誰贏,我們都脫不了乾係,都會遭受池魚之殃。”

“遭受池魚之殃?”

眾人一臉不解的看著刀春秋,不知道他話中的意思。

“哼……恭元王為人睚眥必報,今天他在我第一刀城出事,你們以為他不會責怪我們嗎?”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憂慮,道。

“不說彆的,單單是第一戰台的事,大陣被毀,至寶被奪,都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發生的,恭元王不可能不遷怒於我們。”

“這時候,說不定他心裡已經罵我們是廢物,準備想個法子把我們掃進垃圾堆裡了!”

“除了恭元王,還有那位天水宮主,也是個狠人,冷香是吃了我們刀家送出的丹藥中毒的,這筆賬,冷茹霜已經記在我們刀家頭上。”

“僅僅是殺掉一個刀聖痕,冷茹霜又怎會罷休。”

“等到她解決了恭元王,那就是跟我們刀家徹底撕破臉皮開戰的時候了!”

刀春秋說到最後,臉上不由地閃過一抹暮色,歎息道。

“你們以為,就憑藉咱們現在這點底蘊,能夠經得起這兩尊仙**能幾次折騰?”

聞言,眾人心頭紛紛狂跳。

剛開始,他們都冇想那麼多。

經過刀春秋一番分析,這時候才明白過來。

“老祖說得對,留給我們刀家的時間,確實不多了!”

有個黑衣長老點點頭,道。

這時候,角落裡有個白眉老頭卻是臉色一沉。

“可是,這件事,跟我們徹底開放刀墓有什麼關係,還不如我們把一部分刀墓的名額拿出來,送給跟我們交好的大勢力,以此換得人家的庇護。”

白眉老頭目光一閃,看向刀春秋,道。

他的這番話,也是得到不少長老的支援。

刀家之中,有不少人都是跟他一樣的想法。

可是,刀春秋聽了之後,眉頭皺成一團。

“胡鬨!”

刀春秋狠狠瞪了白眉老頭一眼,道。

“大秦之中,你以為有哪個勢力敢同時得罪恭元王與天水宮的?”

“彆說冇有,就算有,老夫也不會作出這種事來!”

“以刀墓的控製權去跟人家做交易,你這不是準備把自己洗乾淨了,往人家砧板上送,任由宰割嗎?”

刀春秋說到最後,聲音有些微重。

不少人,紛紛打了個冷顫。

仔細一想,也明白了家主的意思。

確實,如今他們刀家勢弱,如果冒然去‘拜山頭’,恐怕從今往後,隻能淪為人家的‘狗’。

“這次我直接放開刀墓限製,除了要把這趟渾水攪亂,還想要讓淩天之刀完成飲血,徹底晉階,成就聖器!”

刀春秋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堅聲道。

轟!

眾人心頭紛紛一震。

“淩天之刀,要晉階聖器了?”

刀天霸臉上充滿了興奮,道。

隻要淩天之刀晉階。

那麼,自己父親就有八成機會能夠踏入仙輪。

若是他們刀家能夠誕生出一位仙**能。

不論是恭元王,還是冷茹霜,都不敢再隨便動他們。

“冇錯,淩天之刀晉階的關鍵在於飲血,飲血的關鍵在於天下群雄。”

刀春秋目中閃過一抹瘋狂,道。

“天下群雄入刀墓,那麼,刀墓就是我的淩天寶刀突破的契機,也是我刀家風雲化龍的機緣。”

大殿內的眾人,聽到這番話,一個個都變得興奮起來。

隱約間,他們彷彿看到了刀家走上巔峰。

最終成長為比肩四大家族的存在。

“行了,大家都下去準備準備,還有記得把在外活動的核心族人,全部召回來。”

刀春秋吩咐完這一句話後,身影一晃,直接消失了。

不過,這時候刀天霸耳邊傳來了一個聲音。

“現在來後山找我!”

刀天霸臉色一怔,不知道自己父親有什麼私事要單獨找自己。

刀家,後山一個石亭。

刀春秋站在裡麵,沉默不語,一眼看了過去。

那是整個家族的領地,儘收眼底。

而且,他還能看到每個族人的情況。

大家或工作,或修煉,或風花雪月,或遊手人間。

各種百態,爭相浮現。

“父親……”

刀天霸碎步走來,恭聲道。

“嗯,過來吧,站在我旁邊,然後看著遠方!”

刀春秋聲音微沉,道。

“好的!”

刀天霸雖然不知道自己父親在賣什麼關子,但還是按照他的話做了。

隻是。

這接下來的時間,對他來說實在無聊。

整整一個時辰,他隨著自己父親的目光,把族內的情況看了個遍。

然後,又因為站得高望得遠,第一刀城的情況也都儘收眼底。

但他不知道看這些有什麼意思。

漸漸地,刀天霸心裡變得煩躁起來。

幾次欲言又止,可最終都是忍下來了。

好在,這一個時辰過去之後,刀春秋終於開口了。

“之前,我把你大哥也叫來了,他陪著我在這裡站了八個時辰,期間一份躁動都冇有。”

刀春秋聲音平淡,道。

“對不起……”

刀天霸臉上露出一抹委屈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