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1章

十萬丈之高的門戶

蘇辰自打一開始就冇打算,要讓柳絮她們跟著自己一起去刀墓。

這時候。

恭元王派來對付自己的人,指不定就在哪埋伏著。

如果讓柳絮她們跟著自己。

那等會戰鬥給波及到就危險了。

可要是把她們收入洛天神圖。

那樣一來,她們也就冇有了曆練的機會。

所以,蘇辰還是決定。

自己先走,跟她們分開。

到時候在刀墓裡麵,再找機會相遇吧!

第一刀城東麵,有個龐大無比的峽穀。

原本,這峽穀內長滿了竹林,可不知何時起,此地竹林,紛紛消失,取而代之是一望無際的金雲沙。

金雲沙冇有多大的用途,隻有掩蓋氣息之效。

眼前的金雲沙,數量極多,堆積在一起,簡直快要把這個峽穀給淹冇了。

如果冇猜錯的話,這些東西,應該都是刀家的手筆

之前,他們之所以能夠掩蓋住刀墓的氣息,其中金雲沙發揮了巨大功效。

隨著那一聲巨響的傳出,大峽穀內,已經吸引了無數武者。

畢竟,刀墓出世,涉及到一尊無上刀帝的傳承,簡直能讓人瘋狂。

“還真是熱鬨!”

蘇辰身子一晃,從虛無中走出。

看著前方的大峽穀。

熱鬨非凡,人頭湧動。

這一次,整個大秦帝國,怕是有不下三分之一的尊者,全都來了。

是的!

這次進入刀墓的人,最弱都是尊者境界。

至於尊者之下的武者,根本冇有資格靠近大峽穀。

如今,四周天地,已經出現了虛空亂流,如果修為冇有達到尊者境,冇有世界法則庇護,根本冇辦法靠近。

當然,蘇辰這個異類是例外。

如果要深究的話,他絕對是場上修為最弱的人。

畢竟,如今的蘇辰也隻是天玄境罷了!

“嗯?”

蘇辰目光掃過四周,最後,凝聚在大峽穀深處。

那裡的虛空,已經徹底混亂起來,還有一個個風暴,咆哮衝出,震懾心神。

蘇辰的目光,彷彿能透過層層風暴。

最終看到,虛空深處,有一座十萬丈之高的門戶,屹立不倒。

而且,在這門戶上麵,還有一陣陣暗青色的光紋在流動。

從這些光紋中,蘇辰感受到一股撕天裂地的波動。

如果擴散開來,足以將整個刀城鎮得灰飛煙滅。

“果然是秘境天門,這位斷刃刀帝還真是大手筆,在此建造這樣一個空間。”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生出一抹瞭然之意。

像眼前這座十萬丈的門戶,其築造難度之大,無法想象。

即便是大帝,也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才能做到。

“咦……那是鑰匙孔嗎?”

蘇辰目光一閃,發現在這秘境天門正中,有一個古老的五芒星圖案。

這個五芒星,大概占據了天門十分之一的位置,極其顯眼。

而且,五芒星的五個角落,同時都有一個漆黑的孔口。

如果蘇辰冇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開啟刀墓的鑰匙了。

幾乎就在他要進一步觀察的時候。

人群中,傳來一陣騷動。

“刀家的人,來了。”

也不知是誰喊了這麼一句。

遠處,虛空裂開,猛地一道淩厲刀芒落下,劈開一切。

砰!

這道刀芒,落下後,炸開了來,從中走出十幾道人影。

眾人目光一凝,落在那為首的血袍老人身上。

這血袍老人,負手而立,臉色冰冷,目光威嚴,掃過全場。

“刀老怪來了。”

“終於露麵了嗎?冇想到,之前大秦天戰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他都能坐得住。”

“嘿嘿……這老傢夥可是鬼得很,要不是他按捺不動,現在刀家就被人給端了。”

“這不可能,單憑刀春秋手中掌握的刀墓鑰匙,便冇有人敢輕易去動他。”

周圍的武者目光一閃,紛紛議論道。

刀春秋踏步向前,淩空而立,目光冰冷,掃過四周。

突然,他的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哼……”

刀春秋目光陰森,發出一聲冷哼。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蘇辰臉色淡淡,抬起頭,看了刀春秋一眼。

二人的目光,彼此碰撞。

刹那間,彷彿有兩道驚世駭俗的心神,展開碰撞。

“噗……”

蘇辰感覺自己神魂一陣眩暈。

好在,心界之塔,及時恢複過來,轟轟運轉,擋住了刀春秋的目光威壓。

“這老傢夥,恐怕已經是觸摸到了仙輪屏障,很快就會突破。”

蘇辰心底暗歎一聲。

“這小雜碎的心神之力,果然很強。”

刀春秋心底也一陣驚訝。

這時候,刀天霸看到蘇辰被自己父親一道目光給震退了,臉上頓時露出解氣之色。

“蘇辰,你膽子可真大啊,竟然還敢來這裡找死!”

刀天霸咬了咬牙,怒聲道。

當初,他落在蘇辰手裡被好一陣折磨。

最終還花費了巨大代價才讓蘇辰放人。

這筆賬,還冇算呢!

刀家的其餘族人,也都一臉仇視的看著蘇辰。

這時候,那些原本想跟蘇辰打招呼的人,臉色猛變,紛紛退走。

刀家,作為第一刀城的第一家族,威勢滔天。

除了那些頂尖宗門,還有四大家族的人。

其餘武者,自然都是畏懼不已。

轉眼間。

蘇辰身旁就隻剩下自己了。

不過,他卻依舊一臉的風輕雲淡。

“嘶……這是要開乾了啊!”

“蘇辰不是與冷茹霜在一起嗎?怎麼冇見到人?”

“這傢夥膽子可真大,居然敢一個人跑來這裡,也不怕被恭元王追殺嗎?”

“現在恭元王已經下達追殺令了,估計,各方殺手,正在趕來的路上。”

“蘇辰也是活膩了,惹誰不好,非要去惹恭元王。”

“聽說,刀家也跟他有生死仇怨,這回怕是要腹背受敵了!”

四周,各種聲音,紛紛傳開了來。

大部分人都是在幸災樂禍。

蘇辰聽了之後,置之一笑,絲毫不在意。

嘴巴長在彆人身上,他又不能管彆人怎麼說。

之前,蘇辰在第一刀城內,聯合冷茹霜,同恭元王鬥法的事情,早就傳得沸沸揚揚。

特彆是他借出去一件法寶。

這才讓冷茹霜有了鎮壓恭元王的可能。

至於蘇辰與秦龍宇一戰的事情,則是被後麵發生的大戰給掩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