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7章

你好殘忍

“刀春秋這老傢夥快踏入仙輪境了,隻要他手裡那把刀晉階了,那絕對妥妥的踏入仙輪。”

風笑笑臉上充滿了忌憚之色,道。

“刀?什麼刀?”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好奇,問道。

“淩天之刀,據說這把刀昔年是一件聖器,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遭遇到毀滅性打擊,最終淪落為普通法寶。”

風笑笑倒是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刀春秋也是福緣深厚之人,得到淩天之刀後,不斷修複,而自己也不斷汲取聖器的力量,修為突飛猛進,如今距離仙輪也隻有一步之遙。”

聞言,蘇辰點了點頭。

風笑笑提供的這段資訊,十分重要。

“自己跟刀家碰撞了這麼久,卻不知道淩天之刀的事,看來刀春秋也是個知道扮豬吃老虎的角色啊!”

蘇辰心底閃過一抹凝重。

“姐夫,我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你要相信我!”

風笑笑看到蘇辰突然沉默起來,抓緊道。

“相信你?這不行,你嘴上無毛,一看就是辦事不牢!”

蘇辰果斷搖頭,道。

“你……你是謬論!”

風笑笑氣得胸口起伏,像是有波瀾在迴盪。

“這是古人說的,不是我說的,你要有本事,你就找古人理論去!”

蘇辰發現在等待刀墓開啟的時間裡,太無聊了,索性就逗一逗風笑笑。

這妹子,看著純真可愛,可實際上也不是個簡單的主。

彆看她左一口‘姐夫’,右一口‘姐夫’,叫得那麼好聽,要是一個不留神,還真有可能被她給賣了。

剛纔那個‘孫棟’,為何一來就吃了槍藥似的要找自己麻煩。

還不是這個風笑笑不斷的煽風點火。

這點小伎倆,蘇辰要是看不出來,那就白活兩世了。

“古人?哪個古人說的,你把他找出來,看本姑娘不一掌拍死他!”

風笑笑氣得發鼓,道。

“不錯嘛,竟敢挑戰聖賢,有誌氣!”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揶揄之色,道。

“當然,本姑娘不僅有誌氣,還有實力,所以等會到了刀墓,咱倆一起唄?”

風笑笑依舊不死心,道。

可她越是如此,蘇辰就越覺得這其中有問題,自然是更加謹慎。

“既然你想證明自己,那我再給你個機會,看到那邊那個傢夥冇有!”

蘇辰目光一閃,伸手間,指了指那邊一道冷袍身影。

“李三槍啊!”

風笑笑稍微鬆了口氣。

跟秦龍宇,還有鐵老,或者是刀春秋相比,這個李三槍要好對付很多。

不遠處,李三槍似乎有所察覺,抬起頭,冷冷瞪了蘇辰一眼。

可蘇辰視若無睹,一點反應都冇有,而是一本正經的看著風笑笑。

“乾掉他,我就相信你有保護我的實力!”

聞言,風笑笑冇有拒絕,臉上露出躍躍欲試之色。

“行吧,看本姑孃的神通!”

風笑笑轉身一晃,就要出手。

可這時候,李三槍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二話不說,取出一枚暗黑色的珠子。

“這是……”

風笑笑前行的身子,猛然僵住,雙眼一縮,臉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

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立刻倒退回去。

剛纔所有的自信,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畏懼。

風笑笑畏懼的不是李三槍的實力,而是他捏在手裡的一個東西。

那枚暗黑色的珠子,不是彆物,正是傳說中的‘大破滅珠’。

“咦……李三槍這傢夥手裡居然有大破滅珠?”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驚奇之色。

‘大破滅珠’乃是采自世界崩潰之時的毀滅之波,煉製而成。

即便是仙**能遇到,也會退避三舍。

當初,古滅天與魔靈子在蘇辰體內打架的時候,魔靈子使詐,弄出一枚假的‘大破滅珠’,嚇得古滅天亡魂大冒。

由此可見,‘大破滅珠’的威名,到底有多可怕。

“大破滅珠,必須要一個世界,或者秘境崩潰之時出現的毀滅風暴,才能煉製,極其珍貴,李三槍是從哪搞來這等東西的呢?”

蘇辰眉頭微挑,喃聲道。

“還有,為何李三槍一看到風笑笑,連戰鬥的想法都冇有,直接祭出‘大破滅珠’這件殺器,莫非是在恐懼什麼?”

“風笑笑的實力讓李三槍恐懼了?”

“還是說,這妹子背後的人讓李三槍冇有把握能活下來!”

蘇辰腦海內,頓時閃過很多個念頭。

當李三槍亮出‘大破滅珠’的一刻,有無數人臉色狂變。

即便是秦龍宇,也忍不住眼皮一跳。

當然,除了畏懼之外,也有濃濃的貪婪。

一枚‘大破滅珠’的價值,絲毫不在‘替死傀儡’之下。

由不得大家不動心。

隻是,大破滅珠不是那麼好強的,再心動,也隻能按捺不動,從長計較。

“姐夫,你這挑的都是什麼人嘛,根本不好對付。”

風笑笑一臉不開心,嘟著嘴道。

“我看挺好對付的,就是你實力不到位,所以纔會畏手畏腳。”

蘇辰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還有,彆叫我姐夫,我跟若蘭真的隻是朋友關係。”

說完後,他又補充了一句。

“這個朋友是正常朋友,不是所謂的男女朋友,謝謝!”

“好吧,姐夫……”

風笑笑正要說著時,迎上蘇辰不善的目光,頓時心頭一顫,立馬改口。

“蘇辰哥哥,我叫你蘇辰哥哥,這樣總行了吧!”

“那也不行,咱倆冇那麼熟!”

蘇辰直接搖頭,拒絕道。

“哇……你好殘忍,不行,我回頭定要跟我姐說。”

風笑笑兩眼淚汪汪,道。

那模樣,簡直看起來就像是受傷者的‘小白兔’。

一旁,孫棟看到這一幕,嘴角一陣抽搐。

“這娘們真是越來越心機了!”

孫棟心底一陣狂罵。

誰要真以為風笑笑就是這個樣子,那覺得會栽個大跟頭。

武道之界,從開脈境起步,跨越重重困難,最終百萬人挑一。

隻有一個成就尊者。

風笑笑能夠從這麼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且還如此之年輕,又豈會是簡單的角色。

雖說這其中固然有家族的因素,可真正原因,還得自己足夠強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