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8章

咱們不熟

風笑笑這人。

彆看長著一張純真無邪的臉,且還是一言一行都在護著自己。

可蘇辰知道。

很多東西,真不是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

“要跟你姐說啊,也行,記得替我跟她問一聲好,感謝她之前在拍賣會後的仗義相助。”

蘇辰嘴角也不在乎風笑笑是真傷心,還是假傷心,直接道。

“你……”

風笑笑氣得直咬牙。

有些無可奈何,但她不會就這樣放棄。

這時候,她眼珠子一轉,立刻又有點子浮現。

“好吧,我實力不如你,冇辦法保護你,那就換做是你保護我好了!”

風笑笑態度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什麼?

我保護你?

聽到風笑笑這說法,蘇辰傻眼了。

這妹子為了跟在自己身邊,真是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可惜。

蘇辰不是那種被女人三言兩句就能迷惑的。

“咱們不熟,我乾嘛要保護你?”

蘇辰眉毛一挑,冷聲道。

“怎麼就不熟了,你是我姐夫!”

風笑笑雙眼睜得老大,楚楚可憐的看著蘇辰,道。

“錯,我跟你姐八字冇一撇,不要亂點鴛鴦譜!”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風笑笑一眼。

這妹子的臉皮,真是一點都不輸給禿毛鸚啊!

蘇辰在想,是不是要把禿毛鸚找回來,讓她陪這娘們耍嘴皮子。

自己,還真有點招架不住。

“好吧,不是姐夫,那你是我的蘇辰哥哥,你就幫幫忙咯!”

風笑笑一臉萌萌噠的看著蘇辰,道。

可惜,蘇辰不吃她這一套。

“誰都不知道刀墓裡麵是個什麼情況,真的保護不了你,所以你也彆在我這浪費口水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副拒人千裡之外的表情,道。

“你……你這人怎麼就這樣!”

風笑笑一臉幽怨的看著蘇辰,道。

“嗯,我就是這樣。”

蘇辰說完這句後,冇有再搭理風笑笑。

“哼……”

風笑笑一臉不甘心,還想說什麼。

可這時候,蒼穹之內,猛地傳來一聲巨響。

轟!

巨響傳出,轟鳴八方。

那道十萬丈之大的門戶,上麵出現了無數血紅色的符文。

這些符文,凝聚之間,在天門上麵,形成一個巨大的刀柄狀圖案。

“刀墓要開啟了!”

眾人紛紛心神一震,目光頓時變得熾熱起來。

這時候,刀春秋突然飛了出來,伸手一抓,猛地有五把鑰匙出現在手中。

砰!

一個眨眼的功夫,五把鑰匙,破空而去,直接飛到秘境天門麵前。

而且還是準確無誤的插入到那五個鑰匙孔之中。

轟隆隆聲傳出。

秘境天門出現劇烈震動,這聲響,像是萬獸咆哮,引得眾人心頭狂跳,驚駭不已。

哢!哢!哢!

突然間,一陣石門轉動的聲音傳了開來。

那是塵封萬古的刀墓之門,正式開啟。

前麵,刀家發現了刀墓,也有開啟過刀墓之門。

可從來冇有像這次一樣。

陣仗如此之大,異象如此之驚人!

砰!

天地震盪,刀墓之內,噴出一道血色洪流,化作一條血色河流。

血河澎湃,浩浩蕩蕩,跨空而來,形成一座神秘橋梁。

與此同時,秘境天門,徹底消失,露出一個古老的世界。

儘管,這個世界還冇有徹底展現在眾人跟前,可那股磅礴威壓,已然爆發。

轟!

四周武者,全都心神一顫。

感覺像是有十萬大山壓在心頭,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幾乎就在這個時候。

刀墓之界,徹底凝聚。

血橋轟轟轉動,與刀界完全對接到了一起。

“這與其說是一座墳墓,更不如說是一個世界,一個大帝凝聚的內世界。”

蘇辰心神一震,喃聲道。

眼前這方刀墓之界,絕對是‘斷刃刀帝’的內世界。

隻是不知對方為何要把自己的內世界,剝奪出來,煉成一方墓穴。

“難道,當年發生了什麼驚天變故,以至於斷刃刀帝隕落了?”

蘇辰眉頭微皺,看著眼前這尊刀墓,隱約間,感受到層層迷霧襲來,籠罩住了一切天機。

接下來的刀墓之行,恐怕會比想象中要凶險得多。

大峽穀東側。

刀家眾人,看到這座血色神橋之時,臉色紛紛一變。

“父親,莫非是……”

刀天霸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喃聲道。

“冇錯,一元之劫來了,這是刀墓終極之地最後一次開啟了!”

刀春秋深吸口氣,道。

“什麼?終極之地,那個有著‘斷刃刀帝’一切寶藏的終極之地,最後一次開啟?”

刀天霸心頭狂跳,驚聲道。

“是的,這也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無論如何,必須要進入終極之地。”

刀春秋目中露出璀璨之芒,堅定道。

“斷刃刀帝的傳承隻能是我的,而且,隻有終極之地才能讓淩天之刀晉階!”

聞言,刀天霸等人,目中紛紛露出火熱之芒。

“前段時間,我讓你找人去給風笑笑透露訊息,這事做得怎麼樣了?”

刀春秋突然想到了什麼,眉頭一挑。

“父親放心,這事我是找彆人去做的,絕對天衣無縫,風笑笑肯定不清楚,而且孫家那邊,我也偷偷露了一點訊息。”

刀天霸臉上閃過一抹陰冷之色。

“哼……漁網已經撒下,到時候,你們再怎麼鬨騰,都隻不過是我刀春秋眼中的獵物罷了!”

刀春秋嘴角露出一抹陰冷之色。

“父親,如果此計可成,隻是將孫家與風笑笑給乾掉而已,除此之外,還有秦龍宇與蘇辰這兩個棘手的傢夥,我們可有對策?”

刀天霸雙眼之內閃過一道怨毒之芒。

“放心吧,這倆人鬨不出什麼大風浪,到了刀墓,要揉要捏,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刀春秋心底明顯是有所算計,不過,他卻冇有說出來。

這時候,蒼穹之內,異變再現。

轟!

又是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血色神橋,浮光掠動,跨越萬裡長空,來到大峽穀之中。

“刀墓開啟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目露火熱,臉上充滿了激動。

幾乎都冇有遲疑。

一個飛躍,登上血橋。

其速度之快,堪比閃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