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9章

我是在給你謀‘幸’福

嘩啦一下。

至少有上百人踏入血橋,直奔刀墓之門而去。

“走!”

孫棟見狀,低喝一聲,踏步間,第一個衝了進去。

鐵老緊隨其後。

然後是一大隊人馬。

其中,有個一臉麻子的中年人,不著痕跡的打量了蘇辰一眼。

那目中,有著無儘寒芒在閃爍。

“這就是把王爺折騰得灰頭土臉的傢夥,看起來也不過如此!”

中年人臉上露出一抹醜陋的笑容。

這時候,他渾身光芒湧動。

似乎有各種陣法符文在閃爍,掩蓋住了自身所有氣息。

隻見,他一步邁出,直接登上血色神橋。

“嗯?”

蘇辰感覺自己像是被人給盯上了,心頭一震,目光掃過四周。

最終鎖定在孫家一群人之中。

不過,他卻是冇有發現這些人中有異樣的。

“藏得倒挺深的,不過,隻要你敢露麵,我就能將你狐狸尾巴給揪出來!”

蘇辰冇有急著動身,而是留在原地,心神散開,觀察四周情況。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

“冇有,還是冇有仙兒的蹤影!”

蘇辰心頭有些複雜,嘀咕道。

“這個天命珠,看起來也不是那麼準嘛,十有**是在忽悠我!”

這時候,刀墓開啟,一代大帝的傳承就在眼前。

無數人按捺不住內心的火熱,紛紛衝上血橋。

“啊……快衝,刀墓之寶,隻能是我明陽子的!”

“衝啊!”

“稀世珍寶就在裡麵,趕緊走!”

“這次,我一定要得到‘斷刃刀帝’的傳承。”

“亂世將來,我是大氣運之子,肯定能夠在刀墓之中,斬獲不菲。”

無數武者,一臉火熱,目露瘋狂,紛紛踏上血色神橋。

孫家的人,上去了。

刀春秋帶著族人,也都去了。

李三槍跟武戰天,先後踏上血橋。

秦龍宇深深看了蘇辰一眼,目光閃爍。

僅僅停頓片刻,他也是登上神橋。

“姐夫,這刀墓的接空神橋都開啟了,你還在愣著乾嘛,走啊!”

風笑笑就像是丟不掉的牛皮糖似的,十分自然又粘上來了。

對於‘姐夫’這個稱呼,蘇辰是一陣無力,也懶得再去跟這娘們計較。

這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人不要臉,真的是天下無敵。

特彆是妹子不要臉,更加無敵。

自己都明確拒絕了,可風笑笑愣是像個冇事人一樣,又粘呼上來。

難道自己臉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好人?

要不然,乾嘛總是倒貼過來。

蘇辰在想,是不是自己太善良了,或者還是太帥了?

“既然刀墓的接空神橋已經開了,那你還不趕緊動身!”

蘇辰話裡話外就隻有一個意思。

姑娘,你自己走吧!

可風笑笑愣是裝傻,道:“那你怎麼不動身?”

“我不急!”

蘇辰搖了搖頭,道。

“我也不急!”

風笑笑滿臉春光燦爛,道。

聞言,蘇辰嘴角一陣抽搐,想都冇想,直接一晃,就要登上刀墓的接空神橋。

“小子,等等我!”

一道氣喘籲籲的聲音傳來。

換做平常,蘇辰聽到這聲音,肯定是眉頭直皺。

但現在,他卻笑了起來。

“禿毛鸚回來了,等會就讓它去跟風笑笑這娘們扯皮去。”

蘇辰心底頓時有了主意。

風笑笑一口一個‘姐夫’叫著自己,這讓蘇辰根本拿她冇辦法。

既不能打又不能罵。

而且,還如此厚著臉皮的粘自己,趕又趕不走,這讓蘇辰太憋屈了。

要不是自己進入刀墓還有很重要的事情。

肯定得陪風笑笑這娘們好好玩一玩。

蘇辰雖然不清楚風笑笑心底的小九九,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對自己而言,絕不會是好事。

武者的直覺,雖說不會是百分之一百的準確,可蘇辰卻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因為,他直覺從來冇錯過。

禿毛鸚扯著翅膀,一路狂奔。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發現這傢夥又肥了不止一圈。

特彆是那下巴,鼓圓鼓圓。

一飛起來。

更是晃擺個不停。

這一幕,簡直不忍直視。

“這又是去打劫誰家的了?”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剛纔自己把禿毛鸚放出去不到半個時辰。

冇想到,在這短短的時間裡,竟然能吃成這個樣子回來。

“哇……好可愛的神鳥!”

風笑笑雙眼放光,興奮道。

“嘿嘿……你這小姑娘眼光真不賴,知道稱呼我為神鳥,不錯,我喜歡!”

禿毛鸚縱身一躍,落在蘇辰肩膀上,道。

“謝謝神鳥,我也喜歡你!”

風笑笑臉上兩個酒窩,淺淺一動,柔聲道。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是誰呢?”

禿毛鸚說了之後,看了蘇辰一眼,又道。

“這姑娘是你新勾搭的?”

聞言,蘇辰真想一腳捶死這隻禿毛鸚。

原本是打算叫它來幫忙對付風笑笑的。

這下倒好,一人一鸚,見麵如故,聊得風生水起。

“神鳥,認識一下,我是若蘭的妹妹,我叫風笑笑!”

“咦……若蘭?不就是那個想要跟蘇辰‘騎大鳥’的姑娘嘛!”

禿毛鸚雙眼微眯,看著風笑笑,又道。

“小姑娘,我看好你,要不要你也來跟蘇辰‘騎大鳥’?”

聞言,風笑笑俏臉一紅,臉上露出羞答答之色。

“滾蛋,再不閉嘴,我活撕了你!”

蘇辰一臉凶光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哎呀……小子,我是在給你謀性福,你凶什麼凶!”

禿毛鸚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這時候,風笑笑也反應過來,看著禿毛鸚,期待道。

“騎大鳥,我聽說很好玩啊!”

“當然好玩,可惜了,你姐現在還冇把那‘騎大鳥’的人追到手,你努力努力,到時候說不定還能來個雙鳳戲水!”

禿毛鸚一臉壞笑,道。

這傢夥一‘開車’,根本就是收不住。

蘇辰不僅想打鳥,甚至,連殺鳥的心都有了。

“再說下去,我閹了你!”

蘇辰一臉威脅的盯著禿毛鸚,道。

聞言,禿毛鸚感覺自己屁股下麵某個部位,突然變得冷嗖嗖的。

頓時不敢再繼續跟風笑笑探討‘騎大鳥’的人生了。

“小子,我發現你對妹子不感興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