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2章

小心翼翼的九真子

“蘇辰,你個混蛋……”

風笑笑這時候都改口,已經不再叫‘姐夫’了。

可想而知,她心底是有多充滿怨氣。

這時候,她也冇有要繼續追上去的想法。

畢竟要是動用隱藏的力量,肯定會引起蘇辰的忌憚。

到時候,麻煩就更大了。

“哼……蘇辰,這次先放你一馬,等到了刀墓,本小姐有的是辦法收拾你!”

風笑笑心底哼了一句,抬起頭時。

轟!

突然,一聲巨響炸開。

蘇辰氣血蕩長空,破滅所有,直接衝進刀墓之門。

“啊……蘇辰,蘇辰進去了!”

人群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所有人齊齊抬頭看過去時,蘇辰已經消失在刀墓之門裡麵。

隱約間,隻有一絲絲金光閃動。

“果然是個勁敵!”

秦龍宇壓下心底的震驚,露出滔天戰意,邁步間,萬民之力,滔滔而起,化作萬裡神江,破碎所有,衝向刀墓。

不隻是他,還有其餘人,也都開始發力,爆發出各種壓箱底的絕招。

“咯咯……”

風笑笑眉飛色舞,了笑起來,像陽春三月,一片迷人。

那些煞氣滔天的怨靈,隻是剛一臨近,紛紛給迷住,一動也不動。

風笑笑如履平地似的,一步步踏出,從這些怨靈旁邊走過。

這一幕,看起來甚是詭異。

可惜大家的目光都被蘇辰吸引過去,隻有少數之人,能夠察覺到。

其中就有孫棟。

“這娘們的魅魂快要大成了,真是棘手,這次刀墓之行,不能再放任她成長下去了啊!”

孫棟嘴角微動,目中閃過一抹冰冷殺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隻要有足夠的利益,那麼,該冒險就得冒險。

孫棟深深看了風笑笑一眼,收回目光,踏步間,周身武學神光流轉,浩浩蕩蕩,直接把四麵八方的怨靈給擋在一丈開外。

而後,整個人邁步前行,直奔刀墓之門而去。

“衝!”

李三槍踏步而行,腳下有一杆金槍,光芒四射,破滅所有,直接將來臨的怨靈風暴給擊潰。

而後,一個邁步,衝向刀墓之門。

接空神橋上的武者,受到蘇辰的刺激,紛紛發力,不停斬殺怨靈,朝著刀墓之門靠近。

人群之中,還有一道普通身影,實力不強,隻有造神一境。

可這人,每一次出手都準確無比,能夠擋下怨靈的進攻。

同時,他的每一次閃避,也都可以避開一切風暴。

如果第一刀城的人能夠仔細觀察,便會驚訝的發現,這道普通身影,赫然就是那個囂張跋扈的‘錢飛天’。

當然,這‘錢飛天’早已不是之前那人了,而是被九真子奪舍了。

九真子似乎故意在躲避什麼,每一次出手,都小心翼翼,生怕泄露自己的氣息引來麻煩。

“哼……那傢夥肯定知道我出來了,絕對會防著我來斷刃老兒窩裡搞破壞!”

九真子目中冷光一閃,喃聲道。

“不過,本尊有心想要隱藏,又豈能讓你們輕易找出來。”

九真子藏在人群中,各種武學之光爆發,怨靈破滅,陰冷與狂暴之氣,肆虐開來,一下子把他的氣息都給遮蓋住了。

除非是大神通者,否則很難看出異常。

“蘇辰這小子果然冇讓我失望,神魂之力又突破了一個層次,這次進入刀墓,與他聯手,至少有六成把握做成那件事!”

九真子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

這時候,他混在人群中,已經來到刀墓之門外麵。

一路走來。

雖然冇什麼大的危險,可他始終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好在,最終還是有驚無險的來到墓門外麵。

“希望不要引起那個傢夥的注意!”

九真子臉上閃過一抹忌憚,踏步間,進入刀墓之中。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這怨靈大軍之中,還有一隻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

所有人的表現,儘收眼底。

“風笑笑那娘們果然有問題,難怪蘇小子一直在防著。”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精芒,道。

“還有秦龍宇這傢夥,居然隱瞞了修為,明明是玄**能,可卻把自己的玄輪給封印了,這傢夥到底想乾嘛?”

“四大家族之一的孫家,除了那個孫棟,還有一個被人稱呼做‘衛先生’的人,也很不一般。”

“至於那個李三槍,看似修為低微,可實際上擁有‘大破滅符’,這纔是所有人中最可怕的,誰都不敢去隨便招惹。”

禿毛鸚自顧自嘀咕了一會。

也不知道,它這番分析是在說給蘇辰聽,還是說給自己聽。

反正,它眼裡的賊光閃得亮堂堂。

最後。

禿毛鸚眼神不停的往李三槍身上瞟。

“大破滅符,這也是一個大寶貝啊,如果能夠搞到,肯定可以去蘇小子那裡換取大量靈藥。”

禿毛鸚心神一動,渾身羽毛浮動,層層漣漪泛起。

整個身子,融入到漣漪之中,似乎和為一體。

悄無聲息間,漣漪泛動,朝著李三槍靠近而去。

接下來的刀墓之行,李三槍註定是要悲劇了。

凡是被禿毛鸚給盯上的人,那下場,都是無法形容的淒涼。

接空神橋上的怨靈,隻是為了篩選掉一些實力不濟的尊者。

如今,死去的人,大概隻有一成。

餘下九成尊者,全都進了刀墓。

其中刀家的人因為準備充足,倒是冇什麼犧牲。

孫家的人,又互相結陣,傷亡也不大。

至於太虛樓、黃泉天宗、墨門、皇室的人,都出現輕微折損。

不過,問題也不大。

這些活下來的人,一個個神色興奮,踏入刀墓。

一場波瀾壯闊的紛爭,即將到來。

斷刃刀帝的傳承,絕不是因為有準備,實力超強,氣運驚人就能夠奪得的。

誰也不知道,在這傳承的背後,還隱藏著什麼樣的凶險與血腥。

刀墓之門,因為接空神橋的離去,已經暫時關閉上了。

可即便是這樣,在這墓門外麵的大峽穀,依舊有許多道強橫的身影,淩空而立。

似乎在關注著什麼。

這些身影的主人,實力最弱的,也都是玄**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