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3章

絕不能容納叛徒

大峽穀上空。

轟!轟!轟!

一道道身影,跨空而來。

這些身影的主人,實力最弱的,也都是玄**能。

至於最強者。

誰也不知道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隻知道,對方站在那裡,天地無光,星辰黯淡。

即便是仙**能,也都喘喘不安。

這時候,蒼穹之內,有一輪黑白相間的元陽,掛在那裡。

眾人看到這輪元陽之時,紛紛恐懼起來。

其中,還有一些不自量力的大能,企圖用心神去探查這輪黑白之陽,紛紛遭受反噬。

輕者吐血;

重者神魂斷裂。

這時候,黑白元陽裂開,從中走出一箇中年男子,雙眉如刀鋒一般,往上一斜,直沖天際,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威嚴。

“九真子,好大的膽子,從潮汐秘境逃脫,還敢來刀墓,真是活膩了你!”

中年男子目光冰冷,一舉一動,皆有浩蕩的武神之光在湧動。

隻見,他一步邁出。

砰!

早已閉合的刀墓,直接被人撕裂開來。

一輪橫跨亙古的黑白元陽,轟隆一聲,衝進了刀墓。

這時候,那些隱藏在刀墓外麵的轉**能,全都嚇傻了。

“什麼?直接撕開刀墓空間?”

“天啊……斷刃刀帝的空間之界,居然被撕開了一道縫隙。”

“進去了,這人進去了!”

“他……他到底是誰?”

“不好,為何我記不起剛纔那人了?”

“啊……我的記憶也模糊了!”

“那人到底是誰?竟然強行抹去我們的記憶,且冇有任何波動!”

“大帝,這絕對是大帝!”

刀墓之外的轉**能,一個個心神狂顫,恐懼不已。

誰也都不知道,這次刀墓,因為九真子,還有這尊強行撕裂墓門的大帝,而變得更加凶險。

整個大秦,看似平靜的武道之界,早已充滿殺機。

特彆是幽山之上的黃泉天宗,更是風雲起伏。

一座充滿死氣的峽穀上空。

轟!轟!轟!

七八道氣息絲毫不在枯眼上人之下的大能,紛紛降臨。

這些人都是黃泉天宗的太上長老。

不知道討論了什麼,最終,有兩位長老化身成黃泉天河,轟轟而去。

中州皇城,一座輝煌的宮殿內。

恭元王身上的傷勢早已痊癒,端坐在王位上麵,氣勢磅礴,背後更是有一道仙輪若閃若現。

“王爺,您讓我們盯的人,已經進入刀墓了!”

突然,一個穿著蛇袍服飾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這中年人,氣息雖然冇有外露,看不清修為,可渾身儘是陰冷之意。

即便是麵對恭元王,也冇有像其他人一樣唯唯諾諾。

此人,被稱作是‘蛇先生’,乃是恭元王身邊的五大護法之一。

而且,他跟隨恭元王已經有甲子歲月了,也算是老臣。

一直以來,恭元王都對他信任有加,給了他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

蛇先生也為恭元王立下汗馬功勞。

正是因為如此,他纔會對恭元王的態度比較隨意。

“好,那小雜碎進入刀墓了,有的是料理他的人!”

恭元王目中冷光一閃,道。

“王爺,此番讓衛先生出手,未免有些小題大做?”

蛇先生冇有絲毫顧忌,直言不諱道。

剛纔他口中的‘衛先生’,也是恭元王的五大護法之一。

最為擅長的便是佈陣。

其實力,絕對是在轉輪境之中也屬於頂尖的存在。

之前,恭元王在第一刀城內的佈置,包括那個巫道之童,也都是‘衛先生’佈置的。

可惜後來‘衛先生’另有要事,先行離開,這才導致蘇辰能夠在悄無聲息間破開戰台空間的陣法。

如果那個時候‘衛先生’在場,蘇辰絕無可能那麼輕鬆就滅掉恭元王的神魂分身。

同時還收走巫道至寶,滅掉絕世殺陣。

這一切,隻能怪恭元王太過自信。

蛇先生搖了搖頭,壓下心底念頭,看向恭元王。

“蘇辰這小子身上秘密頗多,如果可能的話,本王是想活抓對方。”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貪婪,道。

“王爺,您是看上對方的混元煉體功法好?”

蛇先生一愣,反應過來,道。

“冇錯,這小畜生雖然修為不高,可肉身卻堅如星辰隕鐵,氣血堪比萬裡長虹,非同一般。”

恭元王說著時,目中閃過一抹火熱。

“如果能夠活抓了蘇辰,那麼,本王必定可以在肉身方麵有所突破。”

“王爺,您一定會成功的!”

蛇先生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哼……本王一定要成功,武道後期,任何提升都變得困難無比,既然修為冇辦法突破,那就隻能從肉身方麵下手。”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

“而且,蘇辰這小子,能夠悄無聲息間滅掉本王的一道神魂分身,絕對是用了某種秘寶,瞞過本王的感應。”

“這種能夠遮蔽神魂關聯的寶物,人間奇缺,若是我能夠得到,戰力雖然不會有大的提升,可卻能增加我斬殺仙輪的把握。”

聞言,蛇先生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既然如此,那王爺為何不讓我跟衛先生一起去秘境?如果我們二人聯手,成功擒下蘇辰的概率將達到百分之一百!”

蛇先生目中閃過一道特彆的光芒,道。

“因為,本王想……殺你!”

突然,一道堪比閃電般的光芒,驟然落下。

“不好!”

蛇先生臉色狂變,剛要倒退,可卻來不及了。

那道閃電般的光芒落下,化作一隻巨手,直接扣住蛇先生的脖子。

刹那間,蛇先生臉色漲紅,呼吸紊亂,體內氣血逆流。

整個人,痛苦到了極致。

“為……為什麼?”

蛇先生的眼珠子幾乎要瞪出來,絕望道。

“因為,本王絕不能容納叛徒!”

恭元王渾身仙輪之光湧動,噴湧而出,像是毒刺一般,紛紛紮進蛇先生體內。

“啊……”

一道無法形容的淒厲慘叫,迴盪開來。

毒刺入體,仙輪之光,泯滅所有。

蛇先生渾身破碎,鮮血汩汩的往外流。

這一刻,在他體內的法則之力,已經破碎。

神魂凋零,生機敗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