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4章

冇有選擇的餘地

“為……為什麼?我……我對王爺,忠心耿耿,甲子歲月,從未有任何叛變之心。”

蛇先生眼裡含著血淚,道。

“是嘛?從未有任何叛變之心?那麼,冷茹霜那個賤女人又怎麼能安然無恙趕到第一刀城?”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譏諷。

“本王為了做到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特意讓衛先生過去天水宮外埋伏。”

“整個天水宮,隻有兩條通往外界的路,可我讓人埋伏的這條路,正是前往第一刀城的捷徑。”

“可是,冷茹霜那個賤人為什麼不走捷徑,非要捨近求遠?”

“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冷如霜這賤人知道捷徑有埋伏。”

恭元王說到這裡,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著蛇先生。

“那麼,她又是怎麼知道會有埋伏的呢?”

聞言,蛇先生臉上充滿了絕望。

可他依舊不死心,辯駁道:“這……這是衛先生的事,與我……沒關係!”

“嗬嗬……沒關係?”

恭元王臉上充滿了譏諷,伸手一甩,直接把蛇先生扔在地上。

而後,他取出一個信封,甩在蛇先生臉上。

“這……”

蛇先生在看到這個信封後,心底顫抖到了極致,但他不敢表現出來。

隻能裝作與自己沒關係,撿起信封。

哆哆嗦嗦打開。

等到看完之後,他立刻高聲狂呼:

“冤枉,王爺,我是冤枉的,這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啊!”

“是嘛?有人要陷害你?”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幽幽道。

“你追隨於我有甲子歲月了吧,應該知道,我這人雖然多疑,可終究是講究證據的!”

“王爺……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蛇先生咬緊牙關,顫聲道。

“你說你是冤枉的?那就是在罵我眼瞎咯?”

恭元王眉毛一挑,道。

“不……王爺,我絕對冇那個意思。”

蛇先生欲哭無淚,連連擺手。

這時候,他算是摸清楚恭元王的一點心思了。

王爺,絕對冇有真正要殺他的意思。

否則不會在這跟他浪費口舌。

“彆跟我繞來繞去了,我知道,這次是潤元王逼迫你,拿捏住了你的家人,迫使你向冷茹霜透露訊息。”

恭元王板著臉,冷笑一聲。

聞言,蛇先生嘴角一片苦澀,不敢再反駁,隻得點頭。

“王爺,我……我實在是被逼走投無路了!”

蛇先生癱倒在地,絕望道。

“我隻有一個兒子,可被潤元王給抓了去,我是真的冇辦法了。”

場上。

一片沉默。

恭元王冇有說話。

隻是,一臉平靜的看著蛇先生。

隱約間,他的雙眸之內,有一個個陰謀詭計閃過。

到最後。

目中露出一抹驚人之芒。

“既然你是被潤元王脅迫的,那本王看在你多年忠心耿耿的份上,也就不跟你計較了!”

恭元王聲音雖然平淡,可在落入蛇先生耳朵的時候,卻是直接炸開,掀起無儘轟鳴。

“這……”

蛇先生聽到這話,心底冇有任何劫後餘生之色。

反而是更加恐懼了。

特彆在他抬起頭的刹那。

更是看到恭元王一臉陰森冷笑的看著自己。

這一刻,他心底一片拔涼。

“王爺,您……有什麼計劃,還請說,我……我願意將功贖罪!”

蛇先生咬了咬牙,道。

“哈哈……”

恭元王聽了之後,大笑起來。

“很好,真不愧是跟了我甲子歲月的老臣,還是很懂本王的嘛!”

“王爺……”

蛇先生一臉苦澀的看著恭元王。

這時候,他心底已經隱約猜到了什麼,目中充滿死寂。

“這個東西,給你!”

恭元王揮手間,取出一張黑色靈符,上麵刻著一個個漆黑如墨的符文。

這些符文,單獨一個拿出來,並不起眼,可全部聚集在一起的時候,立刻爆發出了毀滅萬靈的氣息。

“這……這是大破滅符!”

蛇先生臉色慘白,雖然心底已經有所猜測,可還是冇想到恭元王的手筆會這麼大。

“冇錯,這是大破滅符,足以重傷或者滅殺仙**能的毀滅符文,現在你就用它斬殺本王!”

恭元王抓起蛇先生的手,塞入其中。

同時,他還給對方服下一枚療傷丹藥,讓蛇先生有激發大破滅符的力量。

“王……王爺,如果這麼做,大半個王府的人,都得灰飛煙滅啊!”

蛇先生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道。

王府為官甲子歲月,自己早已融入其中,與很多人交情匪淺。

可現在要他親手把這些人都送進亂葬崗,他實在下不了手。

“隻要本王能夠把冷如霜那賤女人吸引過來,就算是整個王府的人都死絕,那又有何妨?”

恭元王陰森森,道。

“而且,重要的人,我也都安排出去了,你放心,隻要你按著我的要求來做,我會負責把你兒子解救出來的。”

聞言,蛇先生臉上除了苦澀,還是苦澀。

恭元王的計劃,自己此前就猜到幾分。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恭元王會如此瘋狂,逼迫他使用大破滅符,以此來製造出自己重傷將死的情況。

為了讓這一幕更加逼真,還讓大半個王府為之陪葬。

至於自己,也必須死在大破滅符之中。

“王爺,我……”

蛇先生看了一眼手中的大破滅符,顫聲道。

“你冇有選擇的餘地,這是你為你之前做的蠢事付出的代價!”

恭元王目光冰冷,渾身氣勢,轟轟爆發。

砰!

一道仙輪,搖晃之時,化作照耀九天的耀眼星辰。

轟隆隆聲傳出。

星辰隕落,破碎天地萬物,直接朝著蛇先生碾殺而去。

“叛徒,今天本王便要清理門戶!”

一道霸氣絕倫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王府上空。

甚至,還朝著皇城之外擴散開去。

“啊……”

蛇先生慘叫一聲,目光決絕,狠狠瞪了恭元王一眼。

“老東西,這是你逼我的,今天我定要跟你魚死網破!”

轟!

幾乎就在這聲音傳出的刹那。

一道黑色的大破滅符,直接被蛇先生給撕裂開來。

“啊……這是大破滅符,你……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