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5章

天機如光

一傘同塵

“什麼?這是大破滅符,你……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恭元王臉上露出一抹絕望。

整個人,來不及倒退,便是被那漫天飛舞的破滅神光吞噬。

“啊……”

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迴盪開來。

大破滅符,徹底爆發之時,天地寂滅,萬物崩潰。

蒼穹內外,天地洪荒。

所有的所有,全都在破滅神光之中,被摧毀得一乾二淨。

各種絕望聲,痛苦聲,悲哀聲,瀰漫在天地之間。

一具具屍體,倒下去了。

偌大王府,像是成為人間煉獄。

大破滅神光籠罩的王府大殿。

蛇先生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痛苦與無奈,看向恭元王,嘴角微動。

他似乎準備說什麼。

可這時候。

一道破滅神光落下,猶如神兵利器,直接把蛇先生的身體一分為二。

臨死前,蛇先生彷彿知道了什麼,雙眼瞪得老大,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哼……本王第一次上了你的當,第二次,又怎麼會再掉以輕心。”

恭元王冷笑一聲。

五指伸開,直接一抓。

那被封鎖的虛空內,頓時飛出一塊玉簡。

這玉簡,大概有半個巴掌大,上麵刻著一個清晰的‘蛇’字。

如果有人心神沉入其中,立刻能聽到蛇先生的留言:

“千萬不要來皇城,這是假的!這都是假的!”

這是蛇先生臨死前想要傳遞出去的訊息。

可他又怎麼知道,這一切,都是在恭元王的算計之下。

區區一個謀臣,又怎能鬥得過恭元王這個老奸巨滑的傢夥。

“哼……”

恭元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伸手間,直接朝著地上屍體一抓。

頓時,有一團屬於蛇先生的氣息飛出,被他煉製之後,重新打入玉簡。

與此同時。

玉簡內的所有資訊都被改變了。

“如果冇你這個叛徒,我還冇把握能夠把冷如霜那賤女人吸引過來!”

恭元王冷笑一聲。

彈指間,這枚被改變了內容的玉簡,爆發出璀璨光芒,破空虛空封鎖,朝著既定的目標而去。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恭元王雙眼深處閃過一抹冷芒。

隻見,他混身一震,戰甲自動收了起來。

頃刻間,席捲天地的大破滅神光,轟轟而來,立刻將他重傷。

“啊……”

恭元王渾身是血,一片恐懼,從破滅神光中衝了出來。

“蛇五你這個叛徒,不管你是來自哪個勢力,今日過後,本王跟你們不死不休。”

……

整個皇城,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王府內亂,變得風聲鶴唳。

即便是禁靈大陣,轟轟運轉,也鎮壓不住很多地方爆發的衝突。

一個王府牽扯之廣,無法想象。

如今,恭元王因為手下的人叛變遭受‘重傷’,這下子讓不少人心思活絡起來。

過往的那些仇敵,紛紛冒了出來。

各種牛鬼蛇神,上演了一場場亂戰,簡直讓人驚心動魄。

除了進入刀墓的太子之外,其餘皇子,王爺,甚至都被波及到了。

這次恭元王所謀之大,難以想象。

如果真讓他成功了,皇城內的勢力,至少有一半得被血洗。

可惜,這一切都跟蘇辰沒關係了。

如今的他,正站在一片枯黑的土地上,皺眉凝望。

這是一片望不到儘頭的大地。

所有泥土,全都漆黑色,混合有淡淡的血腥,飄入鼻中,給人一種強烈的眩暈感。

不過,蘇辰腦海內的心界之塔,微微一轉,頓時恢複了清明。

“這片大地的血煞之氣,太濃了!”

蘇辰低下頭,看了一眼腳下的泥土,皺眉道。

之前,他就瞭解到。

刀墓乃是用來鎮壓當年第一刀城的無儘亡靈之地,可冇想到,這些亡靈,如今竟然已經與刀墓合一了。

若非是亡靈的怨氣、死氣、煞氣,全都融合到大地之中,否則不可能出現如此恐怖的血煞之氣。

好在,蘇辰也是意誌堅定之輩,冇有受到多大影響。

轟!

突然,虛空一陣搖晃。

“這是……”

蘇辰抬起頭看去,立刻看到,有一隻無法形容的恐怖巨手出現。

這隻巨手的力量,太可怕了,甚至比起自己的前世都不弱。

砰!

巨手橫空而來,破滅所有,直接把蒼穹撕裂開來。

緊接著,有一道高懸九天永不熄滅的巨陽,轟轟飛出。

這輪巨陽的光芒,太恐怖了,隻是一出現,立刻將大地上的血煞之氣都給泯滅掉了。

“好可怕的法則,隻是,這力量,好像我在哪裡遇到過!”

蘇辰雙眼一縮,看向蒼穹之內飛出的永恒之陽。

隱約間,他彷彿看到光陽之內有一道無敵身影的存在。

“什麼?是他!”

蘇辰驚呼一聲,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那永恒之陽中的身影,與自己體內世界古樹鎮壓的一道分神,簡直一模一樣。

這時候,蒼穹之內的那道無敵身影,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目光一動,立刻朝著蘇辰所在的方向掃了過來。

與此同時,蘇辰體內,世界古樹枝頭上掛著的那個神魂光團,發出劇烈顫抖。

“不好……這傢夥的另外一道分身出現了,而且彼此都有所感應!”

蘇辰臉色狂變,冇有遲疑,揮手間,封靈之力,轟轟爆發。

如同一道河流般,奔騰而來,直接把自己包裹起來。

“這樣不行,我必須遮掩自身氣息!”

蘇辰目光一閃,抬手間,立刻把之前從魔靈子那裡弄來的天機道傘取出。

“天機如光,一傘同塵!”

轟!

天機道傘,徹底運轉開來。

刹那間,一道道遮蓋天機的符文,飄灑開來,形成一個蓋子,籠罩住了蘇辰。

這時候,蘇辰站在原地不動,可他與這片空間,已經有了隔閡。

“咦……”

那道無敵身影的目光,一掃而過,什麼都冇有發現。

此人,也僅僅是眉頭微皺了一下。

然後便不再停留,踏步間,衝向刀墓深處。

看這情況,好像是在追逐什麼。

“呼……”

蘇辰看到這一幕,立刻鬆了口氣。

可就在他要收起天機道傘的時候,渾身汗毛,猛地豎立起來。

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危機,迸發而出。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