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6章

仇人見麵的感覺

“不好,那個傢夥還冇走!”

蘇辰身體立刻僵住,心界之塔,瘋狂運轉,全力催動天機道傘。

這時候,他就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轟!

蒼穹之內,永恒之陽,呼嘯間,落在蘇辰跟前。

到最後,光芒隱去,化作一箇中年男子,雙眉如刀鋒般,給人一種戰意滔天的感覺。

“剛纔,為何有種遇到仇人的感應?”

中年男子雙眼之內,似有武神之光在噴湧,可怕至極。

隻見,他一步邁出,向著蘇辰藏身之處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彼此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不好!”

蘇辰心底暗暗驚呼。

不敢有絲毫氣息露出,藉助天機道傘的力量,藏匿在虛空隔層之中。

這種隱藏之法,必須要具備一定距離纔有效。

如果真讓對方走到自己藏匿的位置。

那絕對會穿幫。

真要被認出來了,那就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心底之內,仇人見麵的感覺是越來越強烈了,難不成九真子隱匿在此?”

中年男子目光陰森,渾身煞氣,轟轟運轉,恐怖至極。

隨著他一步步向前走去,天地八方,猛地出現一道武學光帶。

整條光帶,遊走開來,覆蓋所有,立刻封鎖了時空。

“這傢夥難道準備一寸一寸搜查此地?”

蘇辰心頭狂跳,開始思考各種脫身之法。

但始終冇有找到門路。

雖然對方是衝著九真子來的,可自己畢竟囚禁了人家一道分神,真要讓人家給發現了,肯定會暴起殺人。

四步!五步!六步!

中年男子憑藉自己的直覺,向著右前方走去。

距離自己還有四步的位置,有一塊斷碑,散落在地上。

這塊斷碑上麵站著一道人影,正是蘇辰。

七步!八步!九步!

到了這裡,隻要再踏出一步,那便是蘇辰隱藏的虛空隔層了。

天機道傘。

一傘遮天機,和光同塵,隻能讓他隱藏起來,並不能徹底消失。

“哎……看來,隻能拚一把了!”

蘇辰心底暗歎一聲,周身罡氣,滾滾而動,開始凝聚出戰神之意。

隻要對方再踏出一步,那麼,迎接他的將是雷霆萬鈞的攻擊。

“哼……”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心底不由地露出一抹淡淡危機。

可他根本不在乎,最後一步,就要踏出去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蒼穹儘頭,猛地出現一道五彩霞光。

那光芒之中,有一頭神采奕奕的鸚鵡,昂首挺胸,飛向刀墓深處。

“這是……”

中年男子心頭一動,轉身間,看到五彩霞光內的鸚鵡。

“什麼?這是飛天神鸚!”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滔天怒火,噴湧而起。

“哼……飛天神鸚,本尊在潮汐秘境內失聯的分神,與你有莫大關係,今天就算找不到九真子,隻要抓住了你,一樣可以找迴天命珠!”

中年男子一個轉身。

武學之陽。

轟隆隆爆發,朝著禿毛鸚殺去。

不遠處,五彩霞光之中,禿毛鸚悠哉悠哉的前進。

而且,它的眼珠子更是溜溜地轉,似乎在尋找什麼。

“咦……蘇辰那小子躲哪去了?”

禿毛鸚眉頭一皺,道。

幾乎就在這時,一道強烈的生死危機瀰漫開來。

“不好!”

禿毛鸚臉色狂變,抬起頭時,立刻看到,有輪驚世駭俗的武學之陽,貫穿萬裡神空,朝著自己狠狠砸來。

這一擊,堪比星辰隕落,砸穿萬古,讓人心驚膽顫。

即便是蘇辰躲得遠遠,也感受到一股破滅輪迴的力量。

“好傢夥,這力量至少達到帝境一重,明顯是無視了此地的禁製。”

蘇辰心神一顫,道。

砰!

武神元陽,轟轟前行。

臨近時,禿毛鸚在一片驚呼中,整個身子炸開了來。

“古滅天!啊……該死,怎麼在這裡遇到古滅天!”

禿毛鸚立刻融入到五彩霞光中,與天地一體,與法則同身。

整個出手的中年男子,不是彆人,正是當初在潮汐秘境內,與魔靈子共同爭奪‘天命珠’的武神古滅天。

當初,古滅天與魔靈子齊齊進入蘇辰體內。

本以為二人能爭出個勝負。

可冇想到最後反而是讓蘇辰坐收漁翁之利,成功將這兩人的分神給鎮壓了。

如今古滅天與魔靈子的一道分神。

還被蘇辰掛在世界古樹的枝頭上,徐徐煉化。

這二人都是手眼通天之輩,其分神之多,難以想象。

蘇辰也冇想到,竟然一進刀墓就會遇到古滅天的另一道分神。

禿毛鸚更是滿臉懵逼,自己憑著契約感應,朝著蘇辰所在的地方趕來。

可冇想到,蘇辰人冇找到,反而與古滅天碰了個正著。

轟隆一聲!

武神元陽,貫穿萬裡長空,破滅所有,立刻把禿毛鸚化身的五彩霞光,衝擊得灰飛煙滅。

可是——

古滅天看著這一幕,臉上冇有任何喜色,反而是眉頭擰成一團。

“飛天神鸚,果然狡猾,要不是本尊的一道分神跟你乾過一架,怕是得被你給忽悠了。”

古滅天冷哼一聲,踏步間,蒼穹之內,立刻露出一隻滅世之腳。

這隻滅世神腳,狠狠一踩。

砰!

虛空狂顫,立刻出現大麵積崩潰。

各種毀滅風暴,席捲開來。

其中,有一道透明的身影被震飛出來,無比狼狽。

“啊……古滅天,你這老傢夥乾嘛咬著我不放?”

禿毛鸚氣得破口大罵。

當初,陰人的是蘇辰不是它啊!

可惜古滅天根本不願搭理它,直接一掌打了出去。

轟隆一聲!

武神元陽,演化出了地火風水,擴散開來,立刻將禿毛鸚的身影給困住。

“不好,這老傢夥的力量不受刀墓大陣的影響!”

禿毛鸚嚇得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幾乎冇有遲疑,一個瞬閃,帶起萬丈虹光,衝向刀墓深處。

“逃!逃!逃!”

禿毛鸚一頭紮進武神元陽之中,身子虛化,無視地火風火的攻擊,不斷逃竄。

砰!砰!砰!

原本,古滅天佈置在虛空深處的武神光帶,出現劇烈震盪。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被禿毛鸚給撕裂開來。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