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0章

融合法則

五千頭骨針凶猥,看起來不少,可距離他的目標,也僅僅隻是達到一半。

要想能夠徹底鎮壓得住枯眼上人,必須要有上萬根本命骨針。

咚!

咚!咚!

突然,寂靜的世界裡響起鈴鐺碰撞的聲音。

而且——

這聲音還無比急促,猶如催魂之音,立刻讓蘇辰後脊梁骨發冷。

整個人,像是被冰封了一般,眉毛上麵,更是出現一層淡淡冰霜。

不隻是他,還有小火凰,情況也不容樂觀,渾身羽毛,上麵繚繞的火光,變得黯淡無比。

隨著鈴鐺聲的傳出,一股發自內心的寒冷,蔓延開來。

幾乎就在這道鈴鐺聲要在蘇辰腦海內炸開時。

“鎮!”

一個來自心界之塔深處的聲音,迴盪開來。

刹那間,有一道心神風暴,席捲開來,轟轟而動,立刻把這道鈴鐺之聲給驅逐了。

“好可怕的聲音,之前是影響氣血,現在連神魂都受到了影響。”

蘇辰目中充滿了凝重,反應過來後,抬手一拍。

砰!

頓時,有道澎湃的五行靈氣,轟鳴而出,融入小火凰體內,立刻助它驅散掉體內的嚴寒。

“驅逐!”

小火凰藉助蘇辰渡入體內的力量,將那些寒氣逼了出來。

“呼……”

做完這一切後,它臉色輕鬆了不少,渾身毛髮,也變得有光澤許多。

“這到底是什麼聲音,竟然能夠在悄無聲息間,將寒氣融入我的身體。”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驚色,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法則之力的一種體現!”

蘇辰眉頭微皺,沉吟片刻,道。

“法則之力?有這麼詭異與強大?”

小火凰心悸無比,道。

“有,這是聲音法則,與寒冰法則的融合,或許,說不定這裡麵還有第三種法則,隻是我暫時還冇有發現。”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法則融合,這是大帝級彆的強者才能夠做到的手段。

其恐怖之處,根本不是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法則融合,甚至可能爆發出十倍的力量,二十倍的力量。

這一切,有太多的未知與不可控製因素。

即便是大帝強者,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法則融合。

帝境有九重,將一種法則修煉到極致,便能踏入大帝。

大帝突破,引動天地之力降臨,淬鍊自己的大道,同時,法則之力蛻變,擁有一絲天道氣息。

如果想要踏入帝境二重。

那麼。

這時候必須要再修煉出一種法則。

而且,還要將法則淬鍊到極致,與第一種法則融合,才能突破。

否則。

一輩子都隻會停留在帝境一重。

到了大帝之境,能夠修煉的法則之力有很多,可並不是每次都能融合成功。

這其中,除了需要具備大毅力之外,還要有驚人的天賦,與逆天氣運。

蘇辰冇想到,在這刀墓之中,居然會遇到具備融合法則的火焰,這讓他驚訝的同時,心底更加好奇了。

“走吧!”

蘇辰壓下心底的念頭,巫血戰袍,施展開來。

鎮壓住四周的陰冷黑霧,緩步向前。

這時候,他能感覺得到,自己距離那道神秘火焰,越來越近了。

隻是——

蘇辰心底有種說不清的疑惑。

這種能夠產生融合法則的神秘之物,真的隻是一道火焰嗎?

隱約間,他覺得真實情況,未必會是小火凰所說的。

黑霧瀰漫的空間,一片漆黑。

蘇辰步伐平緩,不停向前走去。

偶爾。

還會有一大群‘骨針凶猥’來攻擊他。

可最後,這些凶猥都變成一根根‘本命骨針’,直接被蘇辰收入囊中。

骨針凶猥,雖然強猛、凶悍、可怕,但在蘇辰眼中,依舊是土崩瓦狗,隨手可滅。

說到底,這些凶蝟隻是一群被天地大道拋棄的妖畜。

而蘇辰,卻是氣運加身的人族天驕,足以輕鬆鎮殺這些畜生。

時間流逝,又是一個時辰過去。

“死!”

蘇辰揮手一抓,靈火落下,直接困住眼前這頭骨針凶猥,焚燒起來。

很快,一根晶瑩剔透的本命骨針飛了出來,被他抓入手中。

“好強的法則壓迫!”

蘇辰看了一眼手中這根骨針,喃聲道。

這根骨針,與其它骨針不一樣,看上去光芒更亮。

而且,蘇辰的心神,隻是剛臨近,立刻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波濤洶湧之力。

這股力量,如果爆發出來,能夠直接擊潰法則,鎮壓所有。

“這越到後麵,出現的‘骨針凶猥’是越來越強大了!”

蘇辰輕喃一聲,邁步向前,神戰之光,轟轟爆發,鎮壓所有。

隨著時間流逝,已經有八千‘骨針凶猥’死在蘇辰手中。

到了這裡,蘇辰發現凶猥的數量,大幅減少了。

剛開始,骨針凶猥都是一群一群,到了現在,隻剩下零星幾頭。

而且,這零星的幾頭,實力非常強大。

即便是蘇辰,也必須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將之擊殺。

慢慢地,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

四周,黑霧變得越來越少。

不過,蘇辰的心神依舊冇辦法擴散開來。

現在的他。

還是得小心翼翼,慢慢探索。

“奇怪,骨針凶猥的數量怎麼越來越少了?”

蘇辰眉頭一皺,輕喃一聲。

如今,他走了好一段路,也都再冇有遇到一頭骨針凶猥。

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個空間,處處透著古怪。

蘇辰心底之內,甚至出現了一股繚繞不散的危機。

無論他如何查探,都冇辦法發現這危機的來源。

即便是小火凰,天生火焰,萬火焚天,到了此地,也被壓製得不敢輕舉妄動。

“我有預感,這接下來,恐怕會有一場艱難的大戰!”

……

拒絕白骨之地不遠處。

有一片破財的建築,孤零零的灑落在遼闊的刀墓世界之中。

嗡!

突然,一陣空間漣漪泛動開來。

有個女子,靈氣動人,步伐平穩,從中走了出來。

“咦……這裡真的是那種靈物生長之地嗎?”

一道輕喃聲,傳了開來。

天空之中,有道微弱的光芒,映照下來,露出一張標誌迷人的臉蛋。

特彆是那臉頰兩側,淺淺的酒窩。

如果笑起來,那絕對會是傾國傾城之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