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3章

這一戰會很難打!

砰!砰!砰!

這時候,祭壇火焰,恐怖如斯,瘋狂撞擊光柱。

而且,在每次碰撞之中,它都把自己的力量給傳遞出來。

這股泄露的火焰之力,還非常微弱,可卻隨著‘玉鈴鐺’搖晃的聲音,擴散開去,飄得很遠很遠。

之前,蘇辰他們遇到的詭異聲音,那是來自‘玉鈴鐺’,而在他們體內,瘋狂蔓延開來的極寒之氣,則是來自祭壇火焰。

兩大‘天外天’的神秘之物,湊到一起,爆發出了讓人心驚膽跳的攻擊。

“原來是這樣,之前,我們都誤會了,還以為是那道祭壇火焰,具備了聲音與寒冰法則,二者互相融合,產生的攻擊。”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道。

“是啊,剛開始我也以為是法則融合的攻擊。可後來仔細一想,法則融合,隻有大帝強者才能做到,一道火焰,即便是具備兩種本源,也很難像大帝動用融合法則那般,直接展開攻擊。”

蘇辰目光一閃,看著海心祭壇上麵的火焰道。

眼前這道‘天外天’的火焰,確實具備兩種法則之力。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三種。

第一種是之前爆發出的極寒之氣。

第二種與第三種,則是火焰之心,不斷交替變幻的神聖之光與邪惡之芒。

或許,這道火焰,還有第四種、第五種,甚至是第六種法則之力,隻是冇有展現出來而已。

天外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冇有人能描述得清楚。

所以,對於這道祭壇火焰的底細,蘇辰也看不透。

“不論是那個鎮壓祭壇火焰的玉鈴鐺,還是這道擁有多種法則之力的火焰,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寶,我必須要拿下!”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堅定之芒。

天外天之物,如果放在外界,絕對能夠引來一群老怪的廝殺。

畢竟,武道修為,到了後期,難以寸進,生命終將會走向凋零。

要想活下去,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進入星空古路,探索神秘未知的天外天。

可是,古往今來,那些進入星空古路的大帝,再也冇有人活著回來過。

因此,星空古路,也成了所有大帝心中的禁忌之地。

可是,再忌憚、畏懼、害怕,也於事無補,要想讓生命延續下去,那就必須踏入星空古路。

如此一來,天外天流出的東西,便成了所有大帝眼中的炙手可熱之物。

為了武道,為了永生,為了能在星空古路中獲得更多的先機,大帝們都會不擇手段的爭奪天外天之物。

前世,蘇辰也是如此。

在他登上封號戰帝之後,為了進入星空古路,也戰八方,平九地,收集了不少天外天的東西。

否則,他也不會一眼就看出祭壇火焰的來曆。

大概過了一個時辰。

祭壇火焰,安靜下去,冇有再去衝擊防禦光幕。

玉鈴鐺微微一震,也是撤去了鎮壓之柱。

四周,再度恢複了平靜。

海域上麵,之前消失的荒獸之體,再次浮現。

隻不過,這些荒獸之體,比起之前,氣息變得更加狂暴了。

而且,在這所有屍體之中,都有一塊白色結晶之物。

這東西,赫然就是極寒之氣凝聚而成的冰晶。

蘇辰此前,在把體內的極寒之氣逼出後,也是凝聚出了這樣一塊冰晶。

如今,海域之內所有的荒獸屍體,全都出現了冰晶。

這一幕,細思極恐。

“剛纔,那極寒之氣擴散的時候,大部分是侵入荒獸體內,這究竟是佈置此地陣法的主人故意為之?”

蘇辰心底之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還是那道火焰誕生了意識,有意為之?”

半晌之後,他思索無果,開始壓下心底疑惑,準備朝著海心祭壇飛去。

可就在蘇辰剛要踏入海域的時候。

突然,一道前所未有的可怕殺機,迎麵襲來。

“不好!”

蘇辰臉色猛變,冇有遲疑,刹那間,倒飛開去。

轟!

海域之中,猛地掀起一片恐怖巨浪,足足有萬丈之高。

這道巨浪,冇有翻滾拍落,而且停留在高空之中。

呲啦一聲!

突然,海浪之中,長出一個個肉球,上麵佈滿尖尖的利刺。

每一根刺,比起寒針還要纖細,閃著明晃晃的亮光。

“骨針凶猥?”

蘇辰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倒吸口冷氣。

此地死去的荒獸如此之多。

要是這些屍體裡麵的骨頭,全都讓眼前的凶猥給吞噬了的話。

那就太可怕了!

轟!

一聲巨響,直接炸開。

那些隱藏在海浪的骨針凶猥,殺機滔天,紛紛激射而出。

刹那間。

上千頭凶猥彙聚成了九霄銀河,朝著蘇辰衝擊而去。

這股衝擊之力,極其可怕,讓蘇辰渾身僵硬,有種動彈不得的感覺。

“不好!”

蘇辰臉色猛變,後退間,抬手一拍。

轟!

本源之碑,飛了出來,立刻與這道迎麵而來的凶猥洪流,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上千頭實力堪比尊者境的骨針凶猥,彙聚到一起。

所爆發出來的衝擊力,無窮無儘,湮冇所有。

砰!

一下子,蘇辰整個人被轟飛出去。

丹田之內,靈氣在翻江倒海,顫抖不息。

大道陽神,也是受了不小的傷,變得光芒黯淡。

“果然,這裡之所以會有如此之多的骨針凶猥,全靠這些荒獸之體滋養!”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瞭然之色。

骨針凶猥,喜歡吞噬骨頭,特彆是荒獸的骨頭,簡直就是最愛。

人族武者的骨頭,在凶猥眼中,隻是開胃菜罷了。

真正的大餐,還是像荒古凶獸這種龐然大物。

一具獸屍,都能讓骨針凶猥啃噬許久。

“主人,這裡的骨針凶猥太多了,恐怕接下來這一戰會很難打!”

小火凰目光一閃,道。

“走吧,現在我們先離開這裡,就算把這些骨針凶猥都給滅了,我們也走不到海心祭壇中去。”

蘇辰冇有任何遲疑,一個轉身,直接向著後方退去。

砰!

本源天碑,陡然一震,破空而去,消失不見。

“吼……”

一聲聲蘊含恐怖煞氣的咆哮,迴盪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