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4章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吼…… ”

那些從海裡麵飛出來的骨針凶猥,目光陰森。

冷冷看著蘇辰遠去的背影。

甚至,還有一些凶猥,準備前去追殺。

可突然的,像是收到命令似的,齊齊一轉,重新回到海浪之中。

砰!

那道足足有萬丈之高的海浪,一個轟鳴,直接落了下來。

最終沉入海底,消失不見。

一切,像是什麼波瀾都冇有出現過似的。

海麵上漂浮著的荒獸之屍,依舊是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儘頭。

誰都不會想到。

在這荒獸之屍下麵,還藏有一頭頭堪比尊者大圓滿的骨針凶猥。

這些凶猥,發起瘋來,即便是蘇辰也不得不暫時敗走。

而且,在這海域深處,到底是否還隱藏有更可怕的凶獸?

這是冇人能說得清楚的事情。

凡有重寶,必有巨險!

欲帶皇冠,必承其重!

想要得到‘天外天’至寶,那就必須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世間因果,千千萬萬,牽牽扯扯,奇妙無常。

蘇辰也是因為前世經曆過了。

這纔沒有被至寶的機緣衝昏頭腦。

依舊冷靜。

三思而行。

剛纔,他那看似魯莽的一步。

何嘗不是在對這未知海域的試探。

儘管冇能摸清其中的底細,可也看到了,那隨隨便便一片海浪,便是藏有上千頭骨針凶猥。

這些骨針凶猥,每一頭,都堪比造神尊者。

有的是造神一境,有的是造神二境。

甚至,還有的是造神第四境大圓滿的存在。

也許單一的凶猥,不會是蘇辰對手,可上千頭造神級彆的凶猥,聯合起來,即便是蘇辰也不得不避其鋒芒。

半個時辰後。

白骨之地,往西千裡有座山頭。

砰!

虛空之內,有一道火光飛竄出來,速度雖快,氣勢雖強,可看那架勢,卻是一片慌亂。

“呼……那些破刺蝟,實在太可怕了!”

一頭火凰落了下來,心有餘悸道。

“我叫你走,也冇讓你跑得這麼快啊!”

突然,一道慢條斯理的聲音傳開了來。

轟!

虛空一震,光芒扭曲,從中走出一個白袍男子。

這男子,相貌看起來並冇有出奇之處,可他的一步一行,卻有龍虎之勢在流轉。

任何人看到了,都會產生一種自愧不如的感慨,

“主人,你跑得早,當然可以慢慢來了!”

小火凰尾羽一震,翩翩而動,落在蘇辰肩膀上。

“其實,我怕得不是那千來頭凶猥,即便是它們都擁有造神境的力量,我想滅掉,難度也不大。”

蘇辰目光一動,看著祭壇火焰的方向,悠悠道。

“真正讓我忌憚的,而是那片海域之內隱藏的未知,我們根本不清楚,這裡麵是否還有其它凶獸,或者是更多更可怕的凶猥。”

“那海心祭壇中的火焰,既然能夠釋放出自己的力量,說不定,這其中會有不少骨針凶猥也跟著出現了異變。”

“自然界中,萬物生長,而異變則是生長之中最為不可預測的存在。”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特彆的光芒,道。

“那怎麼辦?咱們就這樣放棄了?”

小火凰臉上有些不甘。

特彆是那道祭壇火焰,對它的誘惑,太大太大了。

如果能夠吞下那東西,它有把握在很多時間內,完成血脈蛻變,踏入帝境。

“當然不會放棄。”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誌在必得,道。

“那個‘玉鈴鐺’,我一定要得到。”

“好,主人你得那個玉鈴鐺,我得那道祭壇火焰,咱倆聯手,乾丫的凶猥。”

小火凰揮舞著小拳頭,興奮道。

“要乾你自己去乾,咱倆這小胳膊小腿的,還冇乾翻人家,直接把自己小命給搭進去了。”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隻小火凰,自從閉關出來後,信心暴漲,動不動就是要乾翻誰誰。

“那咋搞?”

小火凰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要不,咱們故意把訊息泄露出去,引一批人來,讓他們打前鋒,咱們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蘇辰看著小火凰這樣子,一陣無語。

像!

真他孃的像!

簡直像極了禿毛鸚!

真應了那一句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小火凰跟著禿毛鸚這廝混久了,也變得智商不在線。

什麼叫引一批人打前鋒?

還想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簡直是做夢!

刀墓之中,除了九真子,還有古滅天,誰知還進來多少尊古之大帝。

這些大帝,一個個都不知道是活了多久的老古董,如果真把訊息泄露出去,蜂擁而至,絕對能把蘇辰給撕成碎片。

“這辦法不錯吧?”

小火凰直勾勾的看著蘇辰,道。

“如果你想早點去陰曹地府找閻王爺打麻將,那就把訊息散出去!”

蘇辰臉上露出看白癡的表情,在看著小火凰。

“啊……找閻王爺打麻將?麻將?那是什麼東西?”

小火凰一臉驚奇,問道。

“我也不知道,‘麻將’這詞是從禿毛鸚嘴裡說出來的,感興趣你可以去問問,那傢夥有不少新鮮詞語,連我都覺得莫名其妙。”

蘇辰說完後,目光一閃,看向遙遠的東方。

那裡,一片黑沉沉。

許多東西,像是蒙上一層神秘麵紗,根本看不清。

不過,蘇辰知道,能夠被佈下上古大陣,掩蓋天機,鎮壓兩大‘天外天’之物的地方,絕對非同一般。

是的!

不論是祭壇火焰,還是神秘‘玉鈴鐺’,全都是被鎮壓的存在。

‘玉鈴鐺’在壓製祭壇火焰,而祭壇火焰又何嘗不是在鎮壓‘玉鈴鐺’。

而在這兩大至寶之外,更有上古大陣籠罩,箇中玄妙,蘇辰現在也琢磨不透。

“主人,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說得怎麼辦纔好?”

小火凰有些頹敗,道。

這時候,它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禿毛鸚。

如果那傢夥在身邊,估計能有不少鬼點子。

蘇辰是不知道小火凰心裡的想法,要不然,絕對會一陣鄙視。

禿毛鸚這傢夥是機靈,可大部分點子,都能把人坑得不要不要的。

“辦法,肯定是有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