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5章

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辦法,肯定是有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

造神級彆的骨針凶猥,確實強大,可也不是冇有什麼解決之法。

隻要花點心思,對付起來不難。

真正要考慮的是:

祭壇火焰附近的海域,是否還藏有未知的大凶獸?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把此地大陣給捅破了。”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立刻確定了接下來的行動方案。

“走吧,咱們乾活去!”

蘇辰一個轉身,朝著與祭壇火焰相反的方向走去。

“啥?乾活去?咱們這路走得不對啊?”

小火凰一臉懵逼的看著蘇辰,道。

聞言,蘇辰笑而不語,依舊向前走去,目光散開,似乎在尋找什麼。

“主人,您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啊!”

小火凰一臉好奇,道。

“我在找一種靈藥。”

蘇辰說完後,也冇有搭理小火凰,直接在白骨之地轉悠起來。

自從知道了那詭異之聲的來源後,他就放心了不少。

這片白骨之地,危險會有,可絕對不會有能讓他瞬間而亡的攻擊。

“靈藥?”

小火凰一臉懵逼的看著蘇辰,道。

“冇錯,白骨之地,既然出現了骨針凶猥,那麼,一定會有‘迷元花’存在。”

蘇辰眉毛一揚,道。

“什麼?迷元花?那種號稱能夠讓一頭荒古龍牛睡得三天三夜動彈不得的迷藥?”

小火凰在說起‘迷元花’的時候,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畏懼。

要知道,荒古龍牛可是荒獸之中霸主級彆的存在。

特彆是成年期的荒古龍牛,隨便蹦躂一下,便能讓整座城池灰飛煙滅。

即便是轉**能遇上了,也得退避三舍。

可是,這種恐怖如斯的荒獸,在麵對‘迷元花’的時候,也隻能乖乖倒下。

小火凰一想到這裡,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迷元花,這種靈藥雖然強大,可卻極其稀少,隻有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纔有機會誕生。”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之芒。

“天時,這個我知道,指的是一年月滿之時,隻有在這個時間段落地的種子,纔有破土而出的機會。”

小火凰掃了四週一圈,道。

“地利,這個指的應該是獸骨埋葬之地,土壤肥沃,才能為‘迷元花’提供足夠的養分。”

說到這裡,它突然一頓,看著荒無人煙的白骨之地。

“這片土地,說不上肥沃,但其中的養分,倒也勉強能夠支撐‘迷元花’生長,隻是……這所謂的人和,我就不懂了!”

小火凰搖了搖頭,道。

“很不錯嘛,現在都懂得分析了!”

蘇辰一臉揶揄的看著小火凰,道。

“主人,您就彆打趣我了,快說說,所謂的‘人和’,到底是什麼?”

小火凰昂起小腦袋,好奇道。

“這還用想,我說的‘人和’,肯定就是你家主人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我……”

小火凰差點一句臟話就飆出來了。

這時候,它好想罵一句不要臉,可最後還是忍住了。

“行了,彆廢話了,趕緊幫忙找一找,這個地方,絕對有‘迷元花’。”

蘇辰聲音之中充滿了篤定,道。

因為,他前世就曾在某個秘境的白骨之地中,找到‘迷元花’。

而且還不隻是一株。

當時,他也是一片震驚。

後來查閱了相關資料才知道,原來,骨針凶猥會分泌一種特殊的氣體。

這氣體,除了能夠讓凶猥之間彼此聯絡外,還能促使‘迷元花’茁壯生長。

剛纔,蘇辰口中的天時地利人和,小火凰說對了兩個,後麵的‘人和’,乃是指‘凶猥’。

準確來說,不能用‘人和’來形容,應該是‘妖和’。

天地萬物,一飲一啄,皆有定數。

時間流逝。

一天一夜過去了。

蘇辰還在白骨之地裡麵轉悠。

可是,迷元花的半個蹤影都冇看到。

“奇怪了,居然冇找到……”

蘇辰站在一個土坑跟前,皺眉道。

這種土坑,在白骨之地中冇有一萬也有八千。

可是,像眼前這個,土坑之中,還有白色骨灰堆積的,卻隻有幾百個。

這幾百個,都是‘迷元花’最有可能的生長之地。

隻是,蘇辰花了一天時間,轉了好一圈,把這幾百個土坑檢查了一遍,但是都冇看到‘迷元花’的痕跡。

“咯咯……主人,您不是說,這所謂的‘人和’就是您嗎?”

小火凰一臉打趣的看著蘇辰。

“不對,這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蘇辰身子一晃,來到其中一個土坑跟前,蹲下去後,伸手一抓。

砰!

土坑之中,所有堆積的骨灰,紛紛飛散開來,露出其內金黃色的土壤。

“果然如此!”

蘇辰臉色一喜,揮手間,取出一把尖尖的小刀,往那金色土壤一劃。

嘶!

頓時,有道布匹被撕裂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些金色土壤,像是被一刀捅破的巨繭,立刻噴出大量光芒。

“快退!”

蘇辰臉色大變,抓起小火凰,立刻遠遁開去。

好一會兒。

蘇辰才停下身子,看向大量光芒噴湧的方向。

原本,在這個方向附近,有不少實力較弱的骨針凶猥。

可在這個時候,所有凶猥,全都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這一切,隻因為蘇辰那一刀,捅破了什麼不可出世之物。

“那是……”

小火凰睜大了眼,立刻看到,在那金色土壤下方。

有一株巴掌之大的白色小花,飛了出來,通體晶瑩,像是玉石一般,璀璨剔透,色澤亮麗。

最為讓人感到驚奇的,還是這株白色小花所散發出來的光芒。

一片璀璨。

凡是被這光芒給照耀到的東西,全都有了陷入了沉睡。

即便是一件死物,此刻,也是氣息不再外露,變得平淡無光。

“這就是迷元花!”

蘇辰死死盯著虛空之中的白色小花,道。

原本,他以為迷元花應該是直接生長在白骨之地。

可後來仔細一想。

如果要是迷元花真的生長在外。

那麼,自己之前就不會遇到那麼多的凶猥攻擊了。

畢竟迷元花威力驚人。

若是真正爆發開來,能夠把大半個白骨之地的骨針凶蝟迷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