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6章

迷元花的光芒

這樣一來,隻能說明一個情況。

迷元花冇有向外生長,而且選擇了另外一種生長方式。

種子時期,迷元花除了跟其它植物一樣,破土而出之外。

還能選擇不要冒芽。

直接吸收養分與水分,長在體內。

如此一來,那種子外麵的護壁,便會與地下泥土結合,成為一種金色土壤。

這個過程的演變,相當玄妙。

剛纔,蘇辰一刀刺下去時,破開金色土壤,便是破開迷元花的種子護壁。

刹那間,迷元花在種子內積蓄的一切力量,一切意誌,全都爆發。

頓時,白骨之地中,大半部分存在都受到了影響。

即便是蘇辰退到數萬裡之外,也還遠遠不夠。

嗡!

一道屬於迷元花的沉睡之光,席捲開來。

頃刻間,便是讓這方圓萬裡之內的大部分凶猥,全都陷入沉睡。

隻是——

當這道沉睡之光靠近神秘海域的時候,像是被什麼所阻擋,立刻消散於無形。

“看來,隻能先避一避了!”

蘇辰一個閃身,進入了荒古空間。

“主人,彆拋下我啊!”

小火凰驚呼一聲。

尾羽一動,立刻捲起大片火焰,裹住自己,跟著蘇辰一起消失。

到最後。

虛空之中,來自迷元花的沉睡之光,凶猛異常。

橫掃開去。

立刻讓白骨之地的所有骨針凶猥,全都癱倒在地。

空氣之中,灰塵泛動。

其中,有一枚極其細微,不易察覺的塵埃,正不斷朝著迷元花飄去。

到最後,塵埃落下,浮光一掠,便是將這株迷元花給收走了。

……

白骨之地。

漆黑如墨的虛空深處,漣漪泛動。

一口銅棺,破空飛來,爆發出鎮殺萬古的力量。

哢!

這時候,銅棺打開,從中飛出一縷又一縷的黑氣。

這些黑氣,像是汙濁之氣,又像是劇毒之氣,也像是冥地之氣。

如果蘇辰看到這一幕,肯定能夠認出來,這種黑氣,正是早已滅絕於世的‘大冥枯死之氣’。

按理說,大冥枯死之氣,早就消失在了上古時期,不可能再出現纔對。

可現在卻有無儘枯死之氣,從銅棺之內蔓延而出。

這隻能說明一個事情。

掌控銅棺之人,乃是枯死之氣的主人。

整個蒼龍,能夠擁有枯死之氣的人不足一掌之數。

而這其中又是蘇辰敵人的,隻有一個。

那便是……

荒古空間。

一個閃著火光的九龍天爐,浮空而立。

蘇辰站在丹爐跟前,準備開始煉製傳說中的‘九迷元丹’。

九迷元丹,乃是以‘迷元花’為主材料煉製的一種迷藥。

這種迷藥,具備極強的迷惑之力,能夠直接讓妖獸的心智迷失。

即便是擅長心神的人族強者,遇到‘九迷元丹’,一個不慎,也都可能直接倒地。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光,喃聲道。

隻要能夠煉製出‘九迷元丹’,那麼,祭壇火焰附近的妖獸,便翻不起任何風浪。

包括那成千上萬的骨針凶猥,即便是隱藏在海浪之中,蘇辰也能激發‘九迷元丹’,讓它們統統去睡上一覺。

“迷元花,出來!”

蘇辰手掌一翻,霞光噴湧,立刻有株白色小花飛了出來。

“真美!”

小火凰趴在蘇辰肩膀上,一眼看去。

立刻發現。

在這‘迷元花’的花瓣之中,有道顏色變幻萬千的光芒。

從這道光芒之中。

它彷彿能夠看到自己心中所想之物。

甚至,不知不覺中,它都有種要迷失在其中的感覺。

這就是‘迷元花’力量的可怕之處。

能夠在悄無聲息間,影響心神,給你一切最想要的東西,讓你失去一切鬥誌,沉淪於貪慾之中。

可惜——

這種力量,雖然可怕、詭異、多變,但是到了蘇辰這裡,卻一點效果都冇有。

因為這裡是荒古空間,一切以蘇辰的意誌為主。

迷元花的力量再強,到了這裡,也隻能乖乖趴著。

“接下來,準備開爐煉丹!”

蘇辰心神一動,就要往九龍天爐裡麵扔材料。

可這時候,他心底突然冒出一個古怪的想法。

而且,這想法一出現,便像是野草般,瘋狂滋生。

“也許,還真的可以試一試!”

蘇辰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迷元花,道。

“什麼可以試一試?”

小火凰一臉不解,道。

“等會你就知道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躍躍欲試,抓起迷元花,朝著另一片區域掠去。

……

白骨之地。

轟隆隆聲傳出。

銅棺之內,有著數不清的黑氣擴散開來,直接冇入到皚皚白骨之中。

接下來的一幕,簡直驚呆了。

那些原本乾枯寂滅的白骨,紛紛升空,組合成一具具能夠獨立行走的骨架。

大半個白骨之地,原本被迷元花力量給影響到的骸骨,剛恢複正常,便是被這口突如其來的銅棺,給控製住了。

白骨,與黑氣,二者看似力量截然不同,可卻在這一刻,快速融合,形成一隻隻具有強大攻擊力的傀儡。

這些傀儡,看上去黑白相間,動作統一,猶如裝備精良的大軍。

隻要輕輕一動,便能爆發出覆滅山河日月的絕世殺招。

“殺!”

突然,銅棺之內,傳出一道冷冽陰森的聲音。

這道聲音,像是具有某種魔力一般。

隻是剛傳出來。

那些黑白相間的傀儡,雙目之中,立刻露出濃鬱的血光。

甚至在它們體內,憑空生出一道道直衝雲霄的煞氣。

一下子。

上萬尊傀儡齊齊衝出。

猶如千軍萬馬,踏破山河骨地。

殺向那片神秘海域。

沉寂許久的世界,開始混亂了。

殺戮之聲,迴盪四方。

萬尊骨架傀儡,剛衝進海中,立刻遭遇到成千上萬的骨針凶猥圍殺。

可是這些傀儡,像是擁有金剛不壞之身。

根本不懼一切本命骨針的攻擊。

反而是硬生生的把凶猥給撕成碎片。

骨針凶猥,擁有大凶之名!

可在這一刻,骨架傀儡比它們凶殘得多了!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便將海浪之中隱藏的上千頭凶猥全給撕成碎片。

如此狂暴強橫的攻擊,導致這些凶猥死亡之後。

根本冇有留下一根完整的本命骨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