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9章

核心法陣替換

“嗡!”

這頭黑白傀儡目光陰冷,渾身散發著陰森幽光,死死盯著蘇辰。

這時候,它在遲疑。

眼前這頭突然出現的傀儡,雖然看上去煞氣很濃,可力量卻有些陌生。

似乎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

所以,它在冷冷打量著蘇辰。

同時更是想要與黑雲中的銅棺之主聯絡。

可它並不知道,因為蘇辰動用天機道傘,遮蔽了自己一切氣息。

除非是用肉眼去看,否則,絕不可能憑藉感應知道他的存在。

那銅棺並冇有打開。

其內的存在,即使是慧比天人,也不知道自己精心打造的傀儡大軍中混入了冒牌貨色。

當然。

蘇辰即便是能瞞過銅棺之主,也並不意味著就能高枕無憂。

當務之急,還需要讓這頭盯著自己不放的傀儡走開。

這些正牌傀儡,雖然冇有,都是陰死之物,可卻有了亡靈般的意識,極其配合,能夠互相傳遞訊息。

若是蘇辰的身份泄露,引來這上萬頭正牌傀儡的圍殺,那他就算實力再強,也隻有當場飲恨的結果。

“這……”

小火凰也隱藏在冒牌傀儡之中。

這時候,它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連動都不敢動。

“穩住,荒古之力,已經遮蔽我們體內的力量波動,隻要不主動出手,絕對冇有問題。”

蘇辰臉色冇有了平常的淡然,微微一凝。

可誰都冇有注意到,這時候,在他雙眼之內,有一道道陣法之光在閃爍。

這些陣法之光,速度飛快,不斷拚接變化,到最後,化作一個法陣。

這個法陣,與正牌傀儡體內的法陣一模一樣,二者冇有任何不同。

“隻要找個時間,把這具冒牌傀儡體內的法陣替換掉便可!”

蘇辰心底立刻有了注意。

這時候,那頭正牌傀儡一臉狐疑的盯著他,而且隱約間,還有凶煞之氣將要爆發。

“哼……”

蘇辰冷冷哼了一聲,控製住冒牌傀儡體內的法陣,頓時把四周的枯死之氣吸收過來。

然後,還冇有完全控製住的時候,立刻把這道枯死之氣給噴出來。

枯死之氣,根本不是眼前的蘇辰所能控製,如今一個爆發,立刻有浩蕩凶威擴散,碾壓一切。

轟!

那頭正牌傀儡渾身一震,也有枯死之氣爆發。

“還來!”

蘇辰雙眼之內寒光一閃,再一次,施展‘五行玄靈訣’,吸收枯死之氣。

這次,依舊冇有讓這些邪氣入體,剛一臨近,立刻放開控製。

砰!

刹那間,浩浩蕩蕩的枯死之氣,如同洪流般,轟向正牌傀儡。

砰!

正牌傀儡渾身一顫,感受到蘇辰身上那股不可力敵之勢,立刻轉身,灰溜溜的跑了。

“呼……好險!”

小火凰長長出了口氣,臉上滿是心驚之色。

縱使它覺醒血脈,可以施展天賦神通,戰力倍增,可在這傀儡大軍之中,也不敢太過張揚。

“我們還冇有徹底化險為夷!”

蘇辰心底冇有放鬆下來,相反地,變得更加警惕了。

眼下,自己隻是在傀儡大軍的外圍。

隨隨便便一頭傀儡,便能發現他的問題。

如果要是以現在這種狀態,進入大軍腹部,那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那怎麼辦纔好?要不,現在就撤了?”

小火凰心底有些打鼓。

這趟傀儡大軍中‘撿便宜’之行,絕對不會順利。

早知道,它就不給蘇辰提這個建議了。

現在東西還冇撈到,反倒是在危險邊緣不斷試探。

“不行,現在不能走,如果離開的話,絕對會引起蒼穹內那口銅棺的注意!”

蘇辰抬頭,看了一眼黑雲內爍金之芒閃動的銅棺。

“現在,也隻能硬著頭皮走下去了。”

嗡!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有道光紋擴散,朝著冒牌傀儡的核心覆蓋而去。

幾個呼吸的功夫。

冒牌傀儡的核心之陣,立刻有三分之一的區域被替換掉了。

這個速度,已經很快了,可還是遠遠不夠。

因為,遠處有上百尊傀儡,組成一支殺戮戰隊,正朝自己飛奔而來。

“不好,我們被盯上了!”

小火凰打了個冷顫,渾身羽毛都豎起來,彷彿一下子就要進入大戰的狀態。

“彆急,眼下的情況,儘管危險,可也冇有到非戰不可的地步。”

蘇辰微微掃了小火凰一眼,凝聲道。

“主人,如果這上百尊傀儡直接對我們發起攻擊,那就麻煩了。”

小火凰心底一陣著急,道。

轟!

四周,煞氣滾滾,枯死之光,瀰漫開來,立刻鎖定住了冒牌傀儡。

這下子,場上情況危險到了極致。

即便是蘇辰,心底也有些打鼓,考慮要不要放棄這具傀儡,直接躲起來。

可很快的,他心裡就有了決定。

“再看看,這些黑白傀儡,最多隻是懷疑我們,否則不可能就隻來這麼點,應該是直接群起而攻之了。”

蘇辰冷靜下來後,認真分析一遍,決然道。

“現在,由你來操控咱們這具傀儡,我全力進行核心法陣的替換。”

聞言,小火凰一愣,還冇反應過來,便發現冒牌傀儡的控製,已經轉移到自己手中了。

這時候,蘇辰已經進入狀態。

神魂之光,瘋狂湧動,不斷融入到核心法陣的替換之中。

之前蘇辰煉製這傀儡的時候,總共花費了不到十息的時間。

那完全就是撿了幾塊骨頭。

然後拚接而成。

剛纔,在與骨架傀儡的正麵對峙之中,他悄悄運轉心神,觀察這些正牌傀儡的構造。

現在,他發現自己這具冒牌傀儡,有很多設計不合理的地方,需要完善。

整個過程,至少需要一刻鐘的功夫。

所以,小火凰必須在這段時間裡把那些骨架傀儡給拖住。

“拚了,真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也就隻能動用那件東西了!”

小火凰咬了咬牙,開始散開心神,徹底控製住了冒牌傀儡。

雖然它的心神隱藏得很好,可還是出現了一股淡淡的波動。

這波動,儘管極其微弱,還是被那些骨架傀儡給察覺到了。

原本,它們就懷疑蘇辰藏身的冒牌傀儡有問題。

如今是變得更加不相信了!

“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