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4章

血脈妖劍

“因為,我是傀儡之王!”

蘇辰操控的王牌傀儡,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隻見,他一步踏出,來到凶猥之王麵前,硬生生抓了下去。

“不……”

凶猥之王渾身一個激靈,還冇反應過來,立刻被蘇辰拽住。

然後朝著大地狠狠砸了下去。

砰!

那充滿尖刺的身子,落地間,砸出一個攏長巨坑。

大地轟鳴,萬獸驚恐。

“吼……”

凶猥之王慘叫一聲。

隻覺得五臟六腑都要崩潰了。

各種劇痛,瘋狂襲來,讓它的動作慢了許多。

荒古空間,小火凰扯了扯尾羽,無比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嘶……主人果然是個暴力狂,即便隻是掌控一具傀儡,也力大無窮!”

轟!

神秘之海,水浪震長空。

黑光炸開,死氣破萬裡。

“異域傀儡,你們這群異域傀儡都該死!”

凶猥之王像發狂了一般,四處攻擊。

那巨大的尖刺,瘋狂轉動,掀起一個巨大的漩渦,直奔蘇辰而去。

“不自量力!”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一揮,無儘死氣,席捲而來,形成幽冥黑山。

砰!

黑山狂震,萬物驚變。

冥古絕言,聲震九州。

一大波毀滅之光,席捲而出。

頃刻間,便是將凶猥之王打得渾身骨針破碎,**崩潰。

那一汪汪鮮血,染紅長空。

“啊……該死的異域傀儡!該死的黑雲魔主!”

凶猥之王猙獰的眸子中,開始有恐懼之意蔓延。

“吼!”

這時候,它發出一聲嘶吼,立刻朝著海心祭壇的方向逃去。

“還想逃?”

蘇辰冷笑一聲,一步踏出,向著虛無一抓,掌心之內,赫然出現了死神之光。

砰!

這些死神之光,擴散開來,形成一道道滅世光柱,奪目無比。

“死!”

蘇辰抬手一揮,滅世光柱,轟然落下,狠狠打在萬裡海域。

砰!砰!砰!

萬裡海域,死神之光,佈滿天地,橫掃一切。

“啊……”

凶猥之王慘叫一聲。

瘋狂之下,立刻把自己的骨針之界釋放出來。

“死!死!死!”

凶猥之王雙目猩紅,如同刺眼的紅燈籠,徹底釋放出了骨針凶界。

轟!

小半片海域,立刻變得陰森詭冷,無儘骨針,瘋狂襲來。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之前打出的死神之光,一陣搖晃,崩潰開來。

甚至,連同那鎮壓萬古的滅世光柱,也出現劇烈顫抖。

“哼……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負隅頑抗?”

蘇辰所控製的傀儡,目中露出滔天戰意,大喝道。

“記住了,今天,殺你之人,乃是黑雲魔主座下的傀儡之王!”

聞言,凶猥之王目中露出巨大仇恨。

“黑雲魔主,傀儡之王,大冥枯死氣,好……好得很,本尊記住了,我凶猥一族跟你們不死不休!”

凶猥之王心底發出一聲咆哮。

隻見,它渾身一震。

光芒萬丈,衝出時,立刻推起骨針之界,狠狠朝著蘇辰砸去。

“戰皇棋盤,開!”

蘇辰伸手一抓,棋盤飛出,倒扣間,各種星羅密佈的紋路,顯化開來。

頓時,擋住骨針之界進攻的步伐。

轟隆隆聲迴盪。

凶猥之王的力量,並冇有想象中那般強橫,在這幾番碰撞中,出現劇烈顫抖。

以它的實力,自然不會是蘇辰這具骨架傀儡的對手。

不過,這片海域,畢竟是凶猥之王生活多年的地方。

各種門道,早已熟悉至極。

“血脈之火,給我滅!”

凶猥之王臉上閃過一抹寒光,張嘴間,直接噴出一道金色火焰。

天地間,一片熾熱。

轟!

那是一朵朵豔陽金燦的火焰。

火焰灑落,成為萬千火花,飄飄灑灑,立刻把戰皇棋盤燒得通紅。

就在那一片火光暗影之中,骨針之界,立刻衝破束縛。

聚萬妖之力,凝聚萬古本命之針。

嘶啦一聲!

這無敵巔峰的一針,刺了過來,立刻讓蒼茫海域,為之變色。

唯一還冇有受到影響的,則是虛空儘頭,黑雲銅棺,與大道之陣的碰撞。

那裡。

大片的風暴,滾滾而動。

祭壇火焰,瘋狂撞擊。

而那玉鈴鐺,更是在瘋狂搖晃。

各種碰撞,簡直就是驚天地泣鬼神。

“枯滅之雪,開!”

蘇辰抬手一揮,枯死之氣,席捲而出,化作一朵朵飄雪。

這些飄雪,全都漆黑無比,蘊含可怕的寂滅之力,落下間,立刻與那凶猥之王的血脈妖火,碰撞到了一起。

血脈妖火萬裡海。

枯滅飄雪十萬界。

一個天地是妖火在燃燒,骨針在肆虐。

一個天地是飄雪在凋零,傀儡在咆哮。

突然,這兩大堪比‘世界級’的殺招,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

一聲聲巨響,迴盪開來。

枯滅之雪,如隆冬之霜,冰封萬物。

血脈妖火,立刻出現大麵積的崩潰。

“不……這個黑雲魔主座下的傀儡之王,到底是何方人物,實力怎麼會如此強大?”

凶猥之王臉上露出前所未有驚容。

整個身子,來不及逃竄,立刻被漫天飄雪包裹住。

刹那間,各種枯滅之氣,瘋狂爆發,侵入體內,破滅所有。

“不好!”

凶猥之王感受到這枯滅黑雪的恐怖力量,一片心寒。

“傀儡之王,這是你逼我的!”

轟!

凶猥之王渾身光芒,瘋狂爆發,不斷融入到自己的骨針之界中。

轟!

骨針之界裡麵,立刻露出九塊猩紅的骨頭,每塊看上去一片黯淡。

可就這時,隨著凶猥之王將自己體內的凶煞之力,注入其中。

九大猩紅骸骨,紛紛燃燒起來,紛紛激射而出,彙聚到一起。

最終形成一把斬碎天地萬物的妖骨神劍。

這把妖劍,上麵有濃鬱的血脈之力顯化,極其驚人。

“果然,這頭凶猥之王已經誕生了血脈之力,看來這個種族背後,絕對非同一般。”

蘇辰藏在王牌傀儡體內,將這一切儘收眼底。

血脈之力,乃是大帝級彆的強者纔有資格探索的力量,可現在一頭凶猥之王,卻展現出了血脈之力,這背後肯定有自己想象不到的隱情。

或許,凶猥一族,曾在此地誕生出了絕世至尊,並且留下後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