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5章

天陣與地陣

眼前,這頭凶猥之王,很有可能就是某尊絕世妖神的後輩。

否則,很難解釋得通。

為何對方身上擁有能夠自己控製的血脈之力?

而且,還有與之相匹配的血脈神通。

“還好,我冇有泄露身份,始終都是以‘傀儡之王’的身份自稱,就算凶猥一族要來報複,也是找那‘大冥枯死氣’的主人。”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抬頭時,目中寒光閃動。

砰!

這時候,妖骨之劍,力量蓋世,破滅天地九州。

“九骨齊現,萬針化劍!”

凶猥之王大吼一聲。

整個身子,炸開了來,化作一根根骨針,密密麻麻。

激射開去,立刻與那妖骨神劍融合到一起。

砰!

頃刻間,妖骨神劍的光芒,迸射而出,堪比星辰毀滅之光。

隻是,輕輕一動,便爆發出了斬碎亙古輪迴的力量。

轟!

蘇辰一步落下,傀儡之力,轟轟爆發,枯滅神光,鎮壓四海。

小火凰死死盯著這一幕。

“主人能乾死那個大塊頭嗎?”

一道細微的輕喃聲,緩緩傳出。

砰!

蘇辰掌控的王牌傀儡,光芒湧動,氣勢如虹。

踏步衝出,與妖骨之劍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間,巨響迴盪。

王牌傀儡力大無窮,與凶猥之王的妖骨神劍廝殺到了一起。

開始時,蘇辰還是落入下風。

可隨著自己對凶猥之王進攻招式的瞭解,王牌傀儡開始發力。

“戰!”

蘇辰的傀儡,拳拳爆發,死氣滔天,無敵於世,破碎一切。

妖骨神劍,上麵的光芒,接二連三被打碎了。

“不,我凶猥一族是不會敗的!”

凶猥之王臉色無比瘋狂,聲音傳出時,整個世界,徹底顫抖起來。

轟!

妖骨神劍,徹底燃燒起來。

一切妖力,一切煞氣,一切血脈,全都融入到這巔峰一劍中去。

到最後。

妖骨神劍,演化出璀璨的法則劍光,狠狠斬了下去。

砰!

大片海浪,全都在瞬息之間蒸發得乾乾淨淨。

一切阻擋,統統崩潰。

可那風暴之內的骨架傀儡,依舊雲淡風輕。

隻見,它抬手輕輕一揮。

砰!

四麵八方,枯死之氣,紛紛彙聚而來,化作一道萬古黑陽。

這輪黑陽,灼滅所有,飛出時,立刻與那妖骨神劍撞擊到了一起。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枯死黑陽,力量滔天,直接將那些妖骨劍芒給擊碎了。

哢!哢!哢!

妖骨神劍,斷裂開來,九大枯骨,紛紛破碎。

無數本命骨針,紛紛掉落。

虛空之內,一隻像白玉般的傀儡之手,探了出來。

轟!

這隻白玉傀儡手一掃,立刻把萬千本命骨針都給收走了。

“啊……傀儡之王,黑雲魔主,你們今日殺我,來日我凶猥一族的神,定會為我等報仇雪恨。”

一道絕望的嘶吼,迴盪開來。

枯死之陽的力量,轟轟爆發,破滅所有。

頃刻間,便是將凶猥之王的魂魄,磨滅得灰飛煙滅。

“嗯?凶猥之神?看來這片刀墓之中,埋藏了不小的秘密!”

蘇辰目中精芒一閃,道。

“不過,凶猥之神就算要找人算賬,那也是去找傀儡之王,與我又有何乾?”

隻要等此間事了,傀儡之王,肯定不會再出現。

到時候,一切事情都甩鍋給銅棺之主。

這就跟他冇有什麼關係了。

海域上,浮屍遍野。

黑煙滾滾,血腥瀰漫。

剛纔,凶猥之王來襲時率領的骨針凶猥,全部死亡。

慘!

真是前所未有的慘!

天地間,彷彿有悲歌在瀰漫。

蘇辰坐在骨架傀儡的心臟之處,冷眼看著這一幕。

也許,有悲傷蔓延上心頭。

可更多的,還是平靜與淡漠。

武道之界,弱肉強食。

今天,他不殺這些凶猥,那麼,這些凶猥就會將他滅殺。

轟!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廝殺。

那是其它的骨架傀儡,已經斬殺了海域之中的所有擋路凶獸。

這支由上萬尊傀儡組成的軍隊,已經推進到距離祭壇不足一千丈的位置。

“嗯?快要臨近海心祭壇了?”

蘇辰目光一閃,注意到四周的骨架傀儡,每推進一丈。

祭壇周圍的守護大陣,力量就會虛弱一分。

“原來是這樣,此地的大陣,分為天陣與地陣,如今那銅棺之主在破解的是天陣,而骨架傀儡斬殺海獸,不斷推進,則是在破壞地陣。”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這時候,他身影一晃,融入到傀儡大軍之中,一邊觀察海域之內‘地陣’的情況,一邊悄無聲息的收服周圍的傀儡。

如今,他所掌控的這具傀儡,已經把獨腿傀儡的小隊全給融合了,力量大增。

若是能夠將場上的萬尊傀儡都給控製了,那麼,蘇辰就是名副其實的‘傀儡之王’。

呼!

蘇辰的傀儡之身,像黑夜裡潛行的風,吹過之時,直接出現在一尊八臂傀儡麵前。

“吼……”

這尊八臂傀儡開始是一愣,反應過來時,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砰!

那靈活凶猛的八大骨臂,凶猛如斯,直接朝著蘇辰的傀儡之身抓去。

“哼!”

蘇辰冇有任何動作,隻是冷哼一聲,立刻讓那八臂傀儡,渾身僵住。

“吼……”

八臂傀儡目中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恐。

整個身子,徹底僵硬,像是被一道無法形容的巨力鎮壓。

就在這頭八臂傀儡一臉不可思議之中。

蘇辰伸手,摁在對方的眉心。

頓時,有一個細小的法陣,進入八臂傀儡體內。

這個法陣,逆轉乾坤,改變一切,立刻讓蘇辰的意誌,取代了銅棺之主。

之前,那個銅棺之主煉製這些傀儡的時候,根本冇有下功夫,隻是隨手為之。

所以這些骨架傀儡體內的烙印,十分淺淡,輕而易舉間,便是被蘇辰的意誌給取代了。

如果那位銅棺之主,單獨在這些傀儡體內留下自己意誌,那麼,蘇辰也冇辦法如此輕鬆的控製這些傀儡。

可惜,對方根本看不上這些骨架傀儡,隻是隨手一煉。

然後任由它們與海獸廝殺,隻要能夠破壞‘地陣’就行。

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