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8章

從何而來

“事情冇這麼簡單!”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這件‘玉鈴鐺’,既然能夠鎮壓‘金烏神火’,又豈會是像表麵這般簡單。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鈴鐺之內,那個在沉睡的傢夥要醒來了。

“哈哈……這件天外天至寶是本尊的了!”

水無敵的分身,興奮至極,快速衝出,抬手間,朝著‘玉鈴鐺’抓去。

可就在他的手掌要碰到‘玉鈴鐺’之時,異變突生。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可怕黑光,從玉鈴鐺內迸射而出。

這黑光,激射開來,宛如死神一箭,速度快到了極致,朝著水無敵胸口轟去。

“不好!”

水無敵的分身臉色大變,倒退間,伸手一拍。

砰!

枯死之氣,咆哮衝出,化作一頭幽冥凶虎,與那來臨的死神一箭,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巨響迴盪,九霄撼動,枯島內外,有大片土地崩潰開來。

各種風暴,橫掃開來。

那道來自玉鈴鐺內的黑光神箭,徹底破碎。

“呼……”

水無敵的分身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

可下一瞬,玉鈴鐺內,猛地出現一個煞氣滔天的漩渦。

轟!

這漩渦,飛速轉動,散發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毀滅的氣息。

“這是……”

水無敵渾身一顫,來不及思考,立刻倒退開去。

轟!

那玉鈴鐺內的漩渦,像是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他之前的位置上麵,爆發出絞殺所有的力量。

哢!哢!哢!

神秘海域的虛空,立刻出現大範圍的崩潰,異常驚人。

“吼!”

下一瞬,漩渦之內,衝出一個隻有半截之身的魂體。

整個魂體,呈現出黑幽冷暗之色,氣息陰森無比。

最為引人注目的,還是在這道魂體的眉心處,有一個星狀的圖案。

這個圖案,看起來冇什麼奇異的地方,可當武者的心神靠近之時,彷彿有種碰觸到寒潭的錯覺。

刹那間,心神一片發冷。

“什麼?這是一頭‘將’級的怨靈!”

小火凰雙眼一縮,驚聲道。

“冇錯,確實是一頭‘將’級怨靈,可惜被玉鈴鐺鎮壓得太久,力量流逝了大半,如今大概隻有‘不敗尊者’的戰力。”

蘇辰目光一閃,沉聲道。

“主人,你是怎麼看出它力量流逝了大半的?”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道。

“你看它眉心處的星狀圖案,如果上麵的光芒強如烈陽,那就是全盛時期的怨靈,而現在,我們看到的這頭怨靈,眉心內的星狀圖案已經黯淡下去了。”

蘇辰抬起頭看了一眼,解釋道。

“不過,即便是這頭怨靈隻剩下一半的實力,那也不是能輕易鎮壓的!”

轟!

幾乎就在蘇辰這一句話落下的刹那。

這頭‘將’級怨靈咆哮一聲,衝了出去,直奔水無敵而去。

“不好!”

水無敵頭皮發麻,冇有遲疑,立刻朝著枯島之外掠去。

如今,他的體內,鎮道魂晶的力量,已經有了崩潰的跡象。

這不是因為魂晶之力不足而引起的。

實際上是因為怨靈的氣息。

對於他的魂晶分身,有著極強的壓製。

這也是為何之前蘇辰說過,即便是這頭怨靈隻剩下一半的實力,那也不是水無敵能輕易鎮壓的原因。

砰!

這頭‘將’級怨靈,速度快如光,一個眨眼,便是來到水無敵跟前。

“吼!”

那一張森寒的血口,張開時,直接朝著水無敵狠狠一咬。

“啊……”

水無敵慘叫一聲,來不及躲避,肩膀上的肉都被啃下來了。

如果不是因為怨靈的氣息,剋製住了自己的分身,他也不會如此被動。

不過,水無敵畢竟是得到‘冥枯死氣’傳承之輩,很快就反應過來。

“萬冥之水,聚!”

水無敵大喝一聲,伸手間,向著枯島之外的神秘海域,探手一抓。

砰!

無儘死水,狂湧而來,化作一件護甲,套在自己身上。

這一刻,水無敵周身間,守護之甲,光芒湧動,抵擋住了怨靈氣息的侵襲。

如此一來,他體內鎮道魂晶崩潰的速度,大大減緩了。

“呼……”

水無敵鬆了口氣,抬起頭時,目中露出一抹森冷的血光。

“哼,將級怨靈又如何,膽敢來擋本尊,一樣要死!”

轟!

水無敵周身間,枯死之氣,轟轟爆發,化作一道萬古冥橋。

隻見,他一個踏步,出現在萬古冥橋上麵。

“死!”

水無敵大喝一聲,衝出時,與萬古冥橋合二為一,朝著‘將’級怨靈轟殺而去。

刹那間,有驚天動地的碰撞巨響,迴盪開來。

砰!砰!砰!

‘將’級怨靈眉心內的星狀圖案,陡然飛了出來,爆發出無儘怨氣。

這些怨氣,飛速擴散,演化出一座人間煉獄。

砰!

整個煉獄,完全有怨氣組成,與水無敵的萬古冥橋,展開激烈碰撞。

那些骨架傀儡大軍,已經在水無敵的指示下,散開了來,守護四方,防止‘玉鈴鐺’趁亂而逃。

“主人,現在那頭將級怨靈跟水無敵打起來了,咱們正好去把那件天外天至寶收了啊!”

小火凰雙眼冒光,道。

“不妥!”

蘇辰搖了搖頭,道。

“我說過了,這件玉鈴鐺絕對冇有表麵看起來這般簡單。”

“莫非您是說,玉鈴鐺內,可能還鎮壓有其它怨靈?”

小火凰心神一震,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芒,又道。

“當然,也可能是佈置有其它手段。”

“嘶……難怪,您之前用‘狡猾’來形容這件至寶。”

小火凰深吸口氣,一片震驚。

“其實,我一直有個疑惑,這頭從玉鈴鐺內跑出來的怨靈,到底是從何而來?”

蘇辰雙眼一縮,凝聲道。

“對哦,這頭怨靈是怎麼來的?”

小火凰被蘇辰這麼一說,也是猛然驚醒過來。

“主人,您說這個玉鈴鐺會不會已經是有主的了,那頭‘將’級怨靈就是人家故意放在裡麵的,水無敵想要奪取這個玉鈴鐺,怨靈護主,跑了出來。”

聞言,蘇辰眉頭微皺,思索片刻,搖了搖頭。

“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