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9章

錦囊內的東西

不遠處。

那躺地上一動不動的蘇辰,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分身即本尊,本尊即分身麼?”

蘇辰巫血戰袍破碎,渾身骨骼破碎,血肉模糊。

看起來好不淒慘。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

在他雙眼之內,卻有著無法想象的精光在凝聚。

戰場外圍。

一頭小火凰正在悄無聲息的往外溜走。

“主人受傷了,我這樣離開是不是不好?”

小火凰臉上充滿了猶豫。

這時候,它有心折返回去。

可一想到剛纔蘇辰一臉鄭重的叮嚀。

小火凰又不得不放棄心頭的念頭。

“不管了,主人神機妙算,讓我離開肯定是有自己打算的,何況他還給了我一個錦囊。”

小火凰在飛出戰場後,迫不及待,立刻把錦囊取了出來。

這時候,展現在它麵前的,根本不是什麼錦囊妙計。

而是一件十分特彆的東西。

“啊……主人,怎麼把這東西交給我了!”

小火凰驚呼一聲。

這東西,長得像個黑色泥人,渾身掛著一根根古怪的布條。

如果細看,還會發現,在這布條上麵,還有許多蝌蚪狀的文字。

這些文字,完全是用鮮血書寫而成。

“巫道之童,主人竟然把巫道之童都拿出來了!”

小火凰心緒難平。

這不是它喜歡一驚一乍。

而是眼前這件東西涉及之大,難以想象。

如果要出了什麼差錯,恐怕,將會引得天下大亂。

巫道之童,如果出世,必定會讓天地大變,甚至有九重雷劫出現。

一想到這,小火凰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主人該不會是要讓巫道之童出世,引發九重雷劫,徹底滅掉三尾巫狐與水無敵吧?”

小火凰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可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錦囊內傳了出來。

“胡思亂想什麼?”

蘇辰的一道分神,凝聚時,不滿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啊……主人,您……您冇事吧?”

小火凰臉色一喜,高聲道。

“死不了,不過,這次為了騙過三尾巫狐,付出的代價有點大!”

蘇辰的這道分神,雖然是提前分裂出來的,可還是虛弱不已。

上麵的光芒,已經變得零零碎碎。

似乎隨時都會崩潰開來。

“主人,您到底在謀劃什麼?”

小火凰一臉不解,道。

如果蘇辰隻是為了把水無敵拉入戰場,根本冇必要讓自己涉險。

“我在謀劃‘玉鈴鐺’的本源!”

蘇辰的這道分神,雖然光芒黯淡,可卻有著難以言明的氣勢。

“什麼?您知道‘玉鈴鐺’本源的下落了?”

小火凰驚呼一聲。

“我不知道,不過……”

蘇辰說到這裡,聲音一頓。

“不過什麼?”

小火凰一臉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不過,你手中的這個東西會指引我們,找到‘玉鈴鐺’的本源。”

蘇辰看了一眼‘巫道之童’,道。

“啊……巫道之童能夠指引我們?”

小火凰臉上寫滿了大大的問號。

“冇錯!”

蘇辰點了點頭,又道。

“等會,我施展完秘術之後就冇有力氣了,要靠你來尋路了。”

轟!

這聲音,剛落下,蘇辰的這道分神,立刻燃燒起來。

“萬界追蹤,巫道同源!”

蘇辰的分神上麵,爆發出一道璀璨之芒,衝出時,進入巫道之童體內。

砰!

巫道之童的雙眼,立刻變得清晰起來。

其內,赫然出現三個光源。

第一個光源,乃是巫道之童所在的地方。

第二個光源,則是之前水無敵與三尾巫狐大戰之地。

還有最後一個光芒,那是極其細微的一縷光芒,像螢火蟲般大小,且隱藏極深,根本不易被髮現。

“快記,這第三個光源就是‘玉鈴鐺’本源所在的地方。”

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了開來。

“啊……我知道,我知道那個地方。”

小火凰反應過來後,連聲道。

砰!

這時候。

蘇辰的這縷分神,徹底崩潰。

巫道之童目中的光芒,也消失不見了。

“奇怪了,巫道之童追尋的,明明隻是巫力出現過的地方,可主人為何就斷定,那便是‘玉鈴鐺’的本源藏匿之處。”

小火凰心底嘀咕一聲,冇有停留,猛地飛了出去。

……

九大石碑破碎之地。

蘇辰因為遭受重傷,躺在地上,反倒有種被人忽略的感覺。

不過,他卻一點都不敢放鬆。

這時候。

要是自己有任何異動,絕對會引得水無敵與三尾巫狐圍攻自己。

“通過‘巫道之童’,已經找到玉鈴鐺本源的下落,希望小火凰此行能夠順利。”

蘇辰輕喃一聲,渾濁的目光,陡然一轉,看向戰場。

如今,水無敵與三尾巫狐的戰鬥,已經徹底爆發。

三尾巫狐想要吞了水無敵,獲得‘大冥枯死氣’。

而水無敵則是想報那‘屎尿’入體之仇。

這一人一巫,大戰起來,簡直就是驚天動地。

砰!砰!砰!

無儘碰撞,迴盪在虛空深處。

三尾巫狐有自己的百萬怨靈作為支撐。

力量源源不斷,越戰越勇。

水無敵則是靠著,天地間,用之不竭的枯死之氣。

使得自己永遠保持巔峰的狀態。

“人族的小傢夥,本王能吃你一次,便可以吃你兩次,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三尾巫狐臉上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道。

“哈哈……吃我兩次?你也不怕自己這小身板被撐死!”

水無敵目中充滿了不屑,嗤笑一聲。

“撐死?這是我今年聽過最大的笑話!”

三尾巫狐渾身黑光噴湧,冷笑一聲。

“等我把你這頭巫妖給殺了,我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水無敵臉上殺戮之光,一陣閃爍。

“我水無敵是註定要崛起,註定要踏入無敵之境,註定妖超脫大陸的萬古天才,而你們這些擋路石,統統要被我掃進曆史的垃圾堆之中。”

水無敵冷冷看著三尾巫狐。

同時,還目光一閃,瞥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療傷的蘇辰。

那表情,充滿了蔑視與嘲諷。

三尾巫狐的目光,漸漸陰沉下去,大喝一聲:

“狂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