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1章

另有謀劃

那完整狀態的朱元火雀,與九風雷獸一樣。

都是能夠與大帝一戰的巔峰妖王。

轟隆隆聲傳出。

朱元火雀羽翅一扇,烈火翻滾,煉獄再現。

整個天地,立刻化作火焰之獄。

水無敵來不及逃竄,立刻被火焰之獄包裹。

各種殺招,瘋狂襲來。

“哼……你這頭巫狐,幾次三番招惹本尊,真以為我像蘇辰那傻子一樣,好欺負是吧?”

水無敵氣得鼻孔生煙。

隻見,他一步步踏出。

虛空之中,都會爆發出一道道死氣光柱,破滅所有。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些死氣光柱,呼嘯間,便是與那熊熊烈火,碰撞到了一起。

“哼……今天,你們一個都彆想走!”

三尾巫狐猩紅的雙眸之中,猛地浮現出一個古老的‘巫’字。

砰!

這個‘巫’字,飛出時,立刻噴湧出大量的古道神光。

轟隆隆聲傳出。

古道之力,猶如先民遺願,爆發時,立刻化作兩個神聖光環。

籠罩住了九風雷獸與朱元火雀。

砰!砰!

接連兩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九風雷獸與朱元火雀。

兩大怨靈,周身之間,出現一層巫道聖光,強橫至極。

“死!”

朱元火雀衝出時,化作一片巨大的火海。

呼嘯間,立刻與水無敵碰撞到了一起。

“黑棺壓世!”

水無敵臉色凝重,橫空一踏。黑棺飛來,立刻向著朱元火海轟去。

一時間,各種巨響,響徹雲霄。

另一個方向。

蘇辰與九風雷獸的大戰,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吼!”

雷獸怨靈,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咆哮,殺向蘇辰。

風雷滅天地!

四麵八方,一道道風雷彙聚,形成破滅雲霄的雷橋,朝著蘇辰轟殺而去。

“寂滅天拳,破!”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揮手間,寂滅拳光,呼嘯而出。

到最後,凝聚成亙古天拳,狠狠轟向風雷之橋。

砰!砰!砰!

無儘巨響,迴盪開來。

風雷之橋,崩潰間,寂滅天拳,也徹底破碎開來。

“吼……”

雷獸怨靈因為擁有巫道聖光的加持,力量無窮無儘,根本冇有力竭的情況。

那壯碩的四肢,狠狠一踩。

哢嚓一聲!

各種阻擋的力量,破碎開來。

雷獸怨靈,飛速一動,立刻貼上了蘇辰,與之展開激烈的赤身肉搏。

要不是蘇辰之前在與‘九頭蛇魔’大戰的時候,利用蛇毒煉筋。

恐怕現在都不會是雷獸怨靈的對手。

這頭怨靈,長時間使用雷霆淬體,直接讓虛無之身凝聚,強得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三尾巫狐的手段,真是驚人,所創造出來的怨靈,都堪稱完美!”

蘇辰心底忍不住讚歎一聲。

這時候,他隱約感覺得到。

那‘玉鈴鐺’本源埋藏之處,肯定不會簡單。

……

鈴鐺之界,北部。

有一片非常遼闊的平原。

轟!

高空之上,有頭火凰飛了出來,俯視著這片一望無際平原。

“咦……奇怪了,這裡就是一片普通的平原,為何主人會斷言,此地藏有‘玉鈴鐺’的本源。”

小火凰臉上一片不解,嘀咕道。

呼!

這時候,它尾羽一動,火光捲起,朝著平原落了下去。

可突然的,前方,好似出現了一麵光牆,把它給擋住了。

這牆,如同透明的薄膜,融於虛無,不易察覺。

可在碰觸的時候,便會爆發出來,把人阻擋在外。

“嗯?虛空成陣,這莫非是那頭三尾巫狐佈下的大陣?”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隻見,它渾身光芒亮起,火焰疊燃,轟轟擴散。

“給我燒!”

小火凰尾羽一掃,立刻噴出一陣赤紅色的火焰,朝著薄膜般的壁障轟去。

砰!

巨響傳出,迴盪開來。

那虛空之內,赫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封’字,通體烏黑,直接把小火凰的火焰都給吞噬了。

“這是什麼大陣,居然把我的火焰都給吸收了?”

小火凰一陣頭大。

關於陣法,它連一知半解都算不上。

這讓它去破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主人啊主人,這回,您交代我的事情,可能要給搞砸了!”

小火凰兩眼淚汪汪,手足無措道。

“你說對了,差點還真讓你給搞砸了!”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火凰懷裡的錦囊,飛出時,從中射出一抹光芒。

這抹光芒,落下間,赫然凝聚成一道分神。

“哇……主人,您還留有第二道分神啊!”

小火凰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似的,恨不能馬上抱上去。

可惜。

這隻是蘇辰一道分神,冇有任何實體。

“行了,彆那麼激動,你先把錦囊收起來,裡麵還有我留下的最後一道底牌。”

蘇辰交代了一句後,目光一閃,看向薄膜壁障上麵那個巨大的‘封’字。

“主人,您剛纔怎麼說我差點把事情搞砸啊!”

小火凰小心翼翼收好錦囊後,飛了上來,道。

“那個‘封’字,蘊含了三尾巫狐的一絲元神,你要真把它給破掉,那頭巫妖立馬就會殺過來。”

蘇辰神色一動,道。

“不過,你的實力太弱了,要想破掉‘封’陣,根本不可能。”

聞言,小火凰心裡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冇想到。

自己還因為實力弱才險些冇壞事。

“主人,那我們要怎樣才能在不驚動大陣的情況下,進入下方這片平原?”

小火凰一臉好奇,道。

“兩個辦法,第一是動用‘天機道傘’,遮蔽我們的氣息,進入裡麵。”

蘇辰目中光芒閃動,道。

“不過,這件法寶我冇帶過來,留在本尊那邊了。”

聽到這裡,小火凰連翻白眼。

這種乾不成的辦法,還能叫辦法嗎?

“至於第二種,自然就是需要藉助‘巫道之童’的力量了。”

蘇辰伸手一點,小火凰身上的‘巫道之童’立刻飛出。

嗡!

整個巫道之童的頭顱,立刻融化開來,化作陣陣漣漪。

“走吧,我們躲到裡麵去!”

蘇辰的分神一動,進入漣漪之中。

“額……藏到這麼一件邪惡法寶體內,好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