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9章

動用底牌

轟!

虛空深處,陰陽八卦圖,在吸收了熾熱之陽的力量後。

變得更加完美。

隻是,輕輕一轉,立刻隱於天地。

阻擋萬靈的窺探。

甚至,連同那原本佈置在此的巫靈封陣,也被虛空陰陽陣所覆蓋、控製。

這就是上古大陣的強悍之處。

蘇辰為了佈置下這個大陣,還燃燒了自己一縷分神,可謂是費儘心思。

“啊……主人的第二縷分神也冇了!”

小火凰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那接下來的行動咋辦,全靠我一個人啊!”

想到這裡,它就變得心慌慌的。

雖說,如今佈下虛空陰陽陣,此地的戰鬥,全都不會外泄。

可同樣的。

要是敵人實力太過強大,把自己給乾趴下了,外麵的人也不會知道。

小火凰心底拔涼拔涼的。

可她也隻是愣了一會,腦袋裡,靈光一閃。

“嗯?不對,主人好像之前說過……”

小火凰雙眼一亮,伸手間,直接一抓,立刻有個錦囊飛了出來。

“主人說過,這裡麵還有他的一道底牌,我得趕緊看看。”

小火凰尾羽一挑,猛地把錦囊打開了來。

轟!轟!轟!

虛空深處,傳來陣陣巨響。

錦囊打開的一瞬,立刻有五道顏色不一樣的光芒,沖天而起。

每一道光芒中,都有蘇辰的一道身影,看起來一模一樣。

“咦……主人把他的五大分身都派出來了。”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眼前這五大光芒內的身影,正是蘇辰的五個分身。

每個分身,皆是掌控了一種五行之力。

這是由蘇辰修煉的一門絕學,大五行分身術,所凝聚出來的分身。

“合!”

一道低沉且厚重的聲音,傳開時,五大分身,齊齊一動,化作五個顏色各不相同的光團。

這些光團,分彆是金、木、水、火、土,齊齊合一。

到最後,化作一道五行分身。

嗡!

這道分身,原本是雙眸禁閉,可在這一刻,睜開了來。

刹那間,便有一道無比淩厲的光芒激射而出。

這光芒,落下之時,立刻震得虛空嘶鳴,可怕無比。

“主人,您居然把五行分身都給派過來了!”

小火凰臉色興奮,道。

“你可真行,我說了,這是一道底牌,讓你有危險才放出來,可現在聖器本源都還冇開始收取,你就把我的五行分身給整出來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嘻嘻,我這不想著人多力量大嘛!”

小火凰眼珠子溜溜一轉,立刻道。

這當然隻是藉口罷了。

剛纔,它之所以急著把蘇辰的五行分身放出來。

其實是擔心,那整片仙藥盛開的地方,會不會有未知的凶險。

畢竟,這些仙藥,全都是聖器本源氤氳出來的。

說不定,聖器本源還養出一些凶獸來呢?

小火凰肯定是不會承認自己慫了。

所以,隻能用‘人多力量大’來搪塞蘇辰。

“行了,你心裡那點小心思,以為我會不知道。”

蘇辰的五行分身,搖了搖頭。

然後,其身子一晃,直奔下方的平原而去。

玉鈴鐺的本源,化作一平原的仙藥,散落四方,正等著自己去收取呢!

“啊……主人,等等我!”

小火凰尾羽一震,火焰噴出,速度飛快,追了上去。

接下來,這一人一凰,準備開始大肆收取仙藥了。

每一株仙藥,都意味著一塊本源碎片!

……

另外一邊。

九大石碑破碎之地。

雷獄之光,瘋狂湧動,破滅了萬裡虛空。

其內。

蘇辰的本尊,鮮血瀰漫,戰袍破碎,罡氣崩潰,看起來好不淒慘。

可他的嘴角,卻從始至終,都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讓三尾巫狐琢磨不透的同時,心底的憤怒更盛了。

“小子,死到臨頭了你還敢笑!”

三尾巫狐惡狠狠的瞪了蘇辰一眼,殺氣騰騰道。

“這一戰,是時候結束了,現在就讓本王送你上路吧!”

轟!

三尾巫狐眉心裂開,飛出一道古老巫文,融入到‘血火殺魂劍’之中。

砰的一聲!

血火殺魂劍力量暴漲,光芒萬丈,爆發出斬天碎地的力量。

蘇辰儘管渾身是傷,可氣勢依舊滔天。

仙月之荷的力量,還在不斷擴散,治癒神魂之傷。

“冇錯,這一戰是時候要結束了!”

轟!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精芒,冇有倒退。

反而是。

一個踏步,衝了出去。

其目標,赫然是那頭三尾巫狐。

“時間到了!”

一道低沉且冷靜的聲音,傳了開來。

“你……你想乾嘛?”

三尾巫狐心底猛地露出強烈危機。

剛要倒退,可突然的,它看到蘇辰拿出了一件東西。

那是——

一朵花!

一朵充滿迷幻氣息的花!

一朵足以讓眾生沉淪的花!

“什麼?這是迷元花王,你……你怎麼會有這東西!”

三尾巫狐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奪命而逃。

可是,她的速度終究是慢了。

“花王神光,落!”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迷元花王上麵的幻彩神光,擴散開去。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夢幻之力,落下!

這一刻,天地懼靜。

所有風暴,所有聲音,甚至是所有光線,全都消失了。

連同那把血火殺魂劍,似乎,也被拉入到了幻境之中。

一動也不動。

即便是三尾巫狐這種上古天地存活下來的巫族,也無法硬抗迷元花王的力量。

迷元花王。

那是連同星空巨獸都畏懼的存在。

“死!”

蘇辰冷喝一聲,踏步向前,抬手一抓,青龍一刀,凝聚出來。

砰!

這一刀落下,直接朝著三尾巫狐的腦袋砍去。

砰!

青龍刀芒,淩厲至極,飛速落下,狠狠斬向三尾巫狐的腦袋。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三尾巫狐腹部之處,猛地飛出一塊古老的竹片。

砰!

這塊竹片,看似普通無華,可在落下時,立刻化作一個光罩。

這光芒,通體散發出烏黑之芒,上麵更有一個個古老的符文在流動。

砰!

這時候,蘇辰一刀斬落。

青龍刀芒,硬生生被這個光罩所阻擋。

不過。

三尾巫狐周身間的這個防禦光罩,也變得黯淡起來。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擋住多少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