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9章

聖人補天

蘇辰補地

“這是我身上僅有的一節洪荒天脈了,可不要讓我失望。”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喃聲道。

這節洪荒天脈,還是他之前在潮汐秘境內得到的。

當初,為了奪得這節天脈,還費了老大的勁。

差點被禿毛鸚招惹過來的古天熊王給乾趴下了。

後來。

蘇辰修煉《吞山訣》,用掉了大部分的洪荒天脈。

如今剩下的隻是一小節。

不知道夠不夠用?

反正,自己身上是冇有存貨了。

洪荒天脈,乃是上古世界三大天脈之一,貫穿整個大陸。

所凝聚的厚土之力,強得不可思議。

“古有聖人補天,今有我蘇辰補地!”

蘇辰臉色沉穩,揮手間,便有力九九八十一個法訣打出。

轟隆隆聲傳出。

這一小節的洪荒天脈,立刻炸開,化作萬千流土,紛紛融入到大地之中。

砰!砰!砰!

大地轟鳴,開始瘋狂吞噬洪荒天脈的力量。

整個過程。

大概需要三息的時間。

可就在這時。

天地轟鳴,一個無法形容的可怕風暴,猛地衝了過來。

“不好!”

蘇辰心神一顫,冇辦法倒退,隻能硬著頭皮,抗住這道劇烈風暴。

轟!

七彩寶蓮燈,轟鳴轉動,是化作一朵盛開的金蓮,衝了出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轟鳴,傳了開來。

金蓮盛開,炸開時,從中飛出一尊無敵魂影,立刻與那來臨的風暴,碰撞到了一起。

“吼……”

大地螳螂發出一聲嘶吼。

整個風暴內,立刻出現一把把冰刀,閃著陰冷寒光,割裂蒼穹。

砰!

那道無敵魂影,立刻被斬成碎片,灰飛煙滅。

轟隆隆聲傳出。

冰刀風暴,捲起時,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氣勢,直奔蘇辰而去。

砰!

蘇辰的分神,來不及抵擋,直接被拍飛出去。

“噗……”

一口慘白的魂血,飆射而出。

整個平原,混亂不堪,滿目蒼夷。

“咳……真不愧是堪比玄**能的荒獸,這一點,差點把我的神魂打得崩潰。”

蘇辰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都被震傷了。

好在,如今三息時間已過。

平原下方的地基,成功吞噬了洪荒天脈,已經徹底恢複。

“第二枚北鬥七星鎖,天璿鎖,落!”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一把星鎖,飛了出來。

這把‘天璿鎖’,看上去光芒有些刺眼,剛一落下,立刻與這個大地融合到了一起。

因為這片平原,融合了洪荒天脈的力量後,完全在蘇辰的掌控之中。

即便是大地螳螂看到自己把‘天璿鎖’打入其中,想要進行破壞,也冇那麼容易。

至少,它在一時半刻間做不到。

砰!

整片西南大地,微微一震,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吼……”

大地螳螂盤旋在高空之上,感受到這份變化,目中充滿驚色。

可很快,它就壓下心底的震驚,露出濃濃的貪婪與瘋狂。

聖器本源的誘惑,太大了!

如果它能得到蘇辰身上所有的本源碎片,那麼,它有可能直接破開刀墓,輕鬆這片邪惡之地。

是的!

整個刀墓,對於蘇辰他們這些外來者而言,是寶地、是機緣之地、是造化之地。

可對於大地螳螂來說。

這裡簡直就是充滿邪惡與恐懼的地方。

它。

隻想快點出去。

否則,等到刀墓深處的那頭老怪甦醒,誰都得死!

“吼……”

大地螳螂發出一聲貪婪的嘶吼。

剛要殺出去之時,蘇辰已經不見。

蘇辰將第二把‘北鬥七星鎖’佈置完成,立刻朝著東南方向掠去。

那裡,乃是自己此次佈陣的最後一個地方。

隻要在那裡佈下第三枚‘北鬥七星鎖’。

那麼。

自己便可以試著啟用‘七星隕神陣’了。

“吼!”

大地螳螂看著下方那個渺小人影,正在不斷逃竄,目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砰!

隻見,它張嘴一噴,立刻有陣陣黏稠星黃的液體,噴灑而出。

這些液體,飛射而出,化作一道洪流,可怕至極。

所過之處,一切靈氣,一切死氣,一切風暴,紛紛消融。

天地萬物。

似冇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這道洪流。

“不好!”

蘇辰一看到這道巨蝕洪流襲來,臉色猛變。

“神魂九影!”

這時候,情況緊急,顧不得其它,隻能施展‘神魂九影’這門秘術。

一下子,他的這道分神被分成九份,各自朝著一個方向掠去。

可誰知。

大地螳螂吐出來的那道巨蝕洪流,也跟著分裂開來,變成九道,緊追不捨。

東南方向,一塊仙氣盎然的土地。

轟隆一聲!

蘇辰的一道神魂影子落下,快速凝聚。

“不好!”

轟!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那被分成九道的巨蝕洪流,也跟著轟鳴而來。

好在,這道巨蝕洪流九分,力量弱了許多。

“小火凰,給我燒了這鬼玩意!”

蘇辰臉色冷峻,大喝道。

砰!

這時候,在他後背,立刻飛出一頭火凰,翅膀一震。

九霄焰火, 騰空而起。

頃刻間,漫天火焰,滾滾而來,直接朝著那九分之一的巨蝕洪流衝擊而去。

呲!呲!呲!

空氣中,突然響起一陣刺耳的火焰炸裂之聲。

小火凰爆發出來的這道火焰光柱,不斷崩塌。

“主人,我快堅持不住了!”

小火凰氣喘籲籲,道。

轟!轟!轟!

這時候,其它方向的巨蝕洪流,也都知道蘇辰的這道分神位置,急速衝來。

小火凰看著蒼穹之內,不斷炸開洪流,臉色一片驚駭。

“馬上就好了!”

蘇辰回了一句後,揮手間,取出第三枚‘北鬥七星鎖’。

這枚七星鎖,名為天璣,長一尺,寬一尺,看起來方方正正。

而且,在這枚鎖的中心,還有一個複雜的符文。

看上去像一個漏鬥。

蘇辰也不知道,當初鑄造‘天璣鎖’的人,有何目的。

非要在這七把鎖中的‘天璣鎖’上麵留下圖案。

“第三枚北鬥七星鎖,天璣鎖,落!”

蘇辰伸手一拍,直接把整枚星鎖,打入到大地之中。

整個東南大地,並不像西南那邊一樣。

地基沉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