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5章

你回過頭,看看

砰!砰!砰!

那一道道巨響,傳開了來。

整個四聖祭壇被蘇辰收走。

虛空陰陽陣解開。

七星之力狂暴,隕神之陣破滅。

刹那間。

大地裂開,衝出七道滅世光柱,橫掃所有。

“啊……”

水無敵剛一飛出去,立刻被這些滅世光柱的鋒芒,打得吐血連連。

鈴鐺之界。

距離平原之地,萬裡開外的一條大江。

砰!砰!砰!

大江大河,瘋狂顫抖。

蒼穹之內,有一頭無敵巫狐,尾巴一掃。

星空碎石,滾滾而來。

這些巨石,撞擊三千裡長空。

轟鳴落下,炸得整條大江,滾滾咆哮。

隱約間,在這水浪捲起的風暴之中。

有個白衣少年,步伐平穩,閃動連連,不斷避開那些星空巨石的轟擊。

此人,正是蘇辰。

這是蘇辰的本尊。

一直在牽製著三尾巫狐。

而且。

自從蘇辰把三尾巫狐的一命一尾乾掉之後。

這頭巫妖,便是發了瘋似的要來拚命。

“蘇辰,今天你彆想逃,給我把命留下來!”

三尾巫狐發出一聲咆哮。

轟!

天地狂顫,四方之界,有無儘隕落的星辰,呼嘯而來。

這些星辰,都是三尾巫狐的神通所演化出來的。

雖然不是真實的,可力量卻比起真實的隕落星辰還要恐怖。

砰!

萬千隕落星辰,齊齊飛來,向著江河上麵那道渺小如螻蟻的身影砸去。

轟隆隆聲傳出。

隕石翻滾,威勢滔天。

整條江河,都被轟擊得四分五裂。

不過,在這破碎的河床上麵,有個年輕人,始終安然無恙。

“想要我的命?你還這個資格!”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突然,他目光一轉,看向三尾巫妖身後的方向。

“你回過頭,看看!”

聞言,三尾巫狐一愣,反應過來時,神色大變。

幾乎就在它回頭一望的瞬間。

轟!

平原上空,有七道隕神光柱騰空而起,撞擊蒼穹。

“不……”

三尾巫狐發出一聲淒厲慘叫。

這時候,虛空陰陽陣已經崩潰,訊息再也封鎖不住。

三尾巫狐在瞬息之間,便知道了平原那邊的所有事情。

“我走了,不陪你玩了!”

蘇辰知道,現在的三尾巫狐就是一個即將爆炸的火藥桶。

自己,還是不要再去拉仇恨的好!

“本我合體,迴歸!”

蘇辰的本尊,輕哼一聲。

刹那間,周身上麵,出現一道濃鬱的傳送光芒。

砰!

這道傳送光芒,升空而起。

爆發出超越音爆的速度,直奔平原那邊的分神而去。

“啊……蘇辰你這個王八蛋,給我留下來!”

三尾巫狐直接爆了粗口。

這回。

真的是不死不休。

砰!

一道巨大的血光撞擊神空,奔騰而過,追擊蘇辰而去。

平原上空,風暴咆哮。

轟隆隆聲傳出。

一道傳送神光,跨越十萬裡長空而來,直接落在蘇辰的分神上麵。

嗡!

刹那間,蘇辰的這道分神,迅速凝實。

本尊迴歸,徹底合體,力量立刻出現瘋狂增長。

這一刻,真的是肉身圓滿、神魂圓滿,達到了史無前例的巔峰。

“蘇辰,給我死!死!死!”

突然,一道瘋狂的咆哮,從遠處傳來。

三尾巫狐渾身血光沖天,看著七零八落的平原大地,還有那頭早已死去的大地螳螂,怒火狂噴。

轟!

一條驚蕩九霄的巫尾,狠狠掃了過來。

不僅如此,還有水無敵,也是在這一刻,爆發出滔天殺機。

“蘇辰,交出聖器本源,我還能給你一個全屍,否則今天你將屍骨無存!”

水無敵大吼一聲,揮手間,整口黑棺分裂開來,化作八塊棺材板。

上麵黑金之光閃爍,瘋狂飛出,朝著蘇辰狠狠拍去。

砰!砰!砰!

虛空炸開,巫妖血尾,破碎乾坤,黑金棺材板,橫掃千軍萬馬。

如此一來,蘇辰簡直就是陷入了生死絕境。

不論是三尾巫狐,還是水無敵,瘋狂爆發之下,遠比一般的玄**能都要強大得多。

如今,早已冇有陣法可以支援蘇辰。

單憑自己真正的實力,蘇辰根本不會是玄**能的對手。

不過,誰讓他現在掌握了聖器本源呢。

所以他依舊是有恃無恐。

“你們都知道,聖器本源在我手中了,現在還敢如此跟我囂張,真正在找死的是你們吧?”

蘇辰冷笑一聲,五指張開,掌心內出現一道投影。

那是一個細小精巧的鈴鐺。

原本,這隻鈴鐺的內部是空的,可在蘇辰取出一枚本源之珠,放進去之後。

轟!

這隻鈴鐺,立刻迎風暴漲,化作萬古無一的聖器。

“給我震!”

蘇辰聲音傳出時,臉色有那麼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隻不過,這份蒼白,隻是一閃而過,立刻恢複了原樣。

砰!

這時候,玉鈴鐺光芒無限,大道符文顯化,化作一片法則聖海,翻滾而出。

砰!砰!砰!

那些呼嘯而來的黑金棺材板,全都被這片法則聖海打飛了。

還有,那條不可一世的巫狐妖尾,更是在法則聖海的衝擊下,灰飛煙滅。

“啊……”

一前一後,兩道淒厲的慘叫,傳開了來。

不論是三尾巫狐,還是水無敵,全都因為神通破碎,遭受到了反噬。

“你……你怎麼能夠催動聖器本源?”

三尾巫狐一臉驚悚的看著蘇辰。

聖器,之所以能夠成為超越仙寶的絕世武器存在,不僅僅有著強大的攻擊,還有相應的傳承之法。

隻有掌握了傳承之法,才能掌控聖器,才能成為引領一個時代的王者。

可現在,蘇辰卻在冇有傳承之法的情況下,動用了聖器本源。

這如何不讓它感到恐懼與震驚?

“聖器本源?這種東西,我又不是冇有接觸過!”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道。

“不,不可能,你隻是個不起眼的混元煉體尊者,怎麼可能在其它地方接觸過聖器本源!”

三尾巫狐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諷聲道。

“冇錯,我確實隻是個不起眼的煉體尊者,可這‘玉鈴鐺’的聖器本源,還不是落到我手中了。”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戲謔的笑容,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