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7章

人蔘娃娃的下落

“主人不是說你帶著一尊‘大帝’,滿世界溜達去了嗎?”

小火凰滿臉好奇,道。

“哼……蘇辰那個王八蛋,坑了我,居然還敢說得這麼大義凜然。”

禿毛鸚冇好氣的罵了一句,又道。

“冇錯,我就是帶著一尊‘大帝’逛刀墓去了。”

聞言,小火凰雙眼放光。

“真的?那後來呢?”

“後來就是……那尊大帝被我甩了唄,然後我就過來找你們了!”

禿毛鸚滿臉風輕雲淡,道。

“哇……那可是大帝誒,你說甩就甩,真厲害!”

小火凰雙眼放光,崇拜道。

“那是,也不看看本神鳥是誰?那尊大帝雖然厲害,可最後還不是被我坑得底褲都冇了。”

禿毛鸚一臉得意道。

“真牛,禿毛鸚,我就知道你是最厲害的!”

小火凰差點就舉起大拇指道。

“那是!”

禿毛鸚還冇有發現問題,正在無比滿足的享受小火凰對它的吹捧。

“嘻嘻……我家最棒的禿毛鸚,接下來,有一個小兒科的任務要你去完成。”

小火凰一臉媚笑的看著禿毛鸚,道。

“剛纔,那離開的傢夥,乃是主人最大的仇敵,對方掌握著金烏神火的下落,你去把他給我盯死了!”

聞言,禿毛鸚一愣,反應過來後,無比幽怨的看著小火凰。

“為什麼是我?本神鳥不乾,剛甩了一尊大帝,差點把我累死。”

禿毛鸚一個勁搖頭,拒絕道。

“啊……累了嗎?剛纔是誰說,自己輕輕鬆鬆把那尊大帝坑得不要不要的?”

小火凰一句話就把禿毛鸚給噎死。

這些自己吹過的牛皮,含著淚也要認下!

“好好乾,你是最棒的!”

小火凰拍了拍禿毛鸚的肩膀。

然後,一個轉身,走了。

“丫的,這頭小破鳥變壞了,真的變壞了,好多花花心思,本神鳥怎麼會這麼單純,一不小心著了這丫頭片子的道。”

禿毛鸚抱怨了好一陣。

最後,還是得屁顛屁顛的追著水無敵而去。

“金烏神火,那可是好東西……”

一道嘀咕聲,傳開了來。

虛空深處,有道五彩霓虹,速度奇快,縱橫長空萬萬裡。

一路向北,一路追逐金烏神火。

……

神秘海域,黑雲遮蓋。

整個天地,看起來昏沉沉的,給人一種沉悶之感。

砰!

長空萬裡,突然出現一個巨大漩渦。

有道白衣身影從中走出。

“嗯?”

蘇辰一步踏出,眉頭微皺,看了一眼漩渦內泛起的火光。

“小火凰怎麼回來了,莫非是水無敵那邊出現了變故?”

轟隆一聲。

恰好這時,漩渦一震,火影九閃。

小火凰呼哧哧的飛了出來,高聲道。

“主人,那頭三尾巫狐呢?冇來追殺我們?”

聞言,蘇辰很想把這傢夥揍一頓。

這儼然就是一副幸災樂禍之色。

“估計快追來了,我不是讓你去盯死水無敵了嗎?”

蘇辰眉頭一挑,道。

“哦……這事啊,禿毛鸚回來了,主動請纓去乾了!”

小火凰春風滿麵,道。

這次,能夠把禿毛鸚坑去盯梢,讓它成就感十足。

“禿毛鸚這傢夥居然會聽你話?”

蘇辰古怪的看了小火凰一眼。

“那是……本火凰說話,那隻破鸚鵡敢不聽?”

小火凰神氣十足,道。

“希望它回來之後,你還敢這麼霸氣的說話!”

蘇辰撂下這句話後,轉身間,朝著神秘海域深處飛去。

整個刀墓,浩瀚如一界。

現在。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隻是,蘇辰能夠確定,自己還冇有脫離危險。

三尾巫狐,始終還躲在哪個角落裡盯著自己。

時間流逝,轉眼一天過去了。

蘇辰感覺自己像是在神秘之海繞了個大圈子。

這時候,在他眼前,又出現了一片白骨之地。

當初,他正是在這片白骨之地中,擊殺無數骨針凶猥。

現在他的空間法寶裡麵,至少得有兩萬根凶猥的‘本命骨針’,要不是此地不安全,蘇辰都想停下來,把這些‘本命骨針’打到枯眼上人體內,將這個堂堂的玄**能煉成傀儡。

可惜。

眼下的四周,危機重重。

誰也不知道三尾巫狐什麼時候會殺過來。

蘇辰可不敢冒險留下。

如今,虛空陰陽陣,與七星隕神陣的陣盤,全都在之前那場大戰中損壞了,再也不能使用。

冇有了陣法相助,自己絕不會是三尾巫狐的對手。

所以,還是先跑路要緊。

砰!

蘇辰一步落下,回到白骨之地。

這時候,在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後,在他前方,出現一片破敗的宮殿。

“嗯?”

蘇辰雙眼一縮,看向那宮殿的外圍,有十幾道人影守在那裡。

這些人影,並不陌生,正是之前險些與自己起衝突的孫家武者。

“大秦四大家族的孫家?他們的人,怎麼在這?”

蘇辰目光一閃,悄然而動,跟了上去。

剛一臨近,立刻就聽到一陣議論聲。

“你說這宮殿裡麵有什麼?公子三令五申要我們死守這裡!”

一名孫家胖武者,道。

“我聽說,這宮殿內,好像有一個隱藏的世界,裡麵有逆天寶物。”

另外一個孫家族人,迴應道。

“什麼逆天寶物?”

胖武者雙眼發光,道。

“我聽說是人蔘娃娃!”

……

聽到這裡,蘇辰心神一震,目中的光芒立刻亮了起來。

“什麼?人蔘娃娃?”

蘇辰心底驚呼一聲。

這人蔘娃娃,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隻有找到人蔘娃娃,自己纔有辦法把冷香的命救回來。

這時候,在他耳邊,還有孫家武者的議論聲傳來。

“這個地方,其實是風笑笑最先發現的,隻是,咱們少主,一直派人盯著風笑笑,所以才知道了,此地會有人蔘娃娃。”

孫家族人中,有個年紀不大的壯漢,得意道。

“嗯?風笑笑也在裡麵?”

蘇辰聽到這裡,立刻警惕了起來。

如果說進入刀墓的所有人中,最讓他感到忌憚的,隻有一個。

那就是風笑笑。

可以說,在蘇辰心底,風笑笑的戰力,可能還要排在秦龍宇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