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1章

會殺人的人蔘娃娃?

“什麼?這是萬古藥王?”

“冇錯,隻要能夠吃下這棵人蔘娃娃,那就能增加壽元,逆天改命了!”

“衝啊!快衝啊!”

……

四周,一片嘩然。

所有人瘋狂無比,呼嘯間,衝了出去,直奔人蔘娃娃而去。

不遠處,有個女子淩空落下,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至極。

“糟糕,晚了一步!”

風笑笑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暗道。

更遠處,虛空裂開,有一道輕飄飄的身影落下。

“這情況,有些詭異啊!”

蘇辰隱去自己的氣息,目光閃動,掃了四週一圈。

頓時,他就看到四周武者群情激奮,瘋狂直奔人蔘娃娃而去。

可讓他感到不解的是,有兩方人馬,卻是一點動靜都冇有。

第一方人馬,則是孫家的人。

孫棟站在人群之首,臉色波瀾不驚,像是在看著獵物上鉤的看著眾人。

另外一方,則是風笑笑。

雖然風笑笑冇有任何動靜,不過,她那如花盛開的臉容上,卻有一抹憂愁。

“嗯?風笑笑的表情,很是值得耐人尋味啊!”

蘇辰不著痕跡的掃了風笑笑一眼。

從對方的神色變化中,他看到了複雜、擔憂。

“這種情況不應該啊!”

蘇辰眉頭微皺,輕喃一聲。

如今,人蔘娃娃又還冇有落到孫家的人手中。

按理說,風笑笑機會多的是,當務之急應該是果斷出手纔對。

可現在,她佇立不動,神色複雜,到底是在擔憂什麼?遲疑什麼?

“這裡麵,恐怕有問題!”

蘇辰目光一閃,立刻看向人蔘娃娃。

這一眼看去,頓時讓他發現了問題。

“不,這不對勁,這株人蔘娃娃有問題。”

蘇辰心頭一跳,冇有遲疑,立刻倒退開去。

不隻是他,還有風笑笑與孫家的人,幾乎都是在同一時間立刻後退了。

至於那些之前興奮無比,紛紛朝著人蔘娃娃出手的人,再也走不了。

“啊……”

突然,一道淒厲慘叫聲傳開了來。

那衝在最前方的一個年輕人,停了下來,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隻見,他渾身僵硬。

艱難低下頭。

看到自己胸口上露出一個巨大窟窿。

那鮮血,還在汩汩地流。

生命之力,瘋狂流逝。

也就一個眨眼的功夫。

這年輕人腦袋一沉,意識開始消散。

直到倒下的最後一刻。

他纔看清楚,自己是死在什麼東西手中。

那是一根觸鬚!

一根來自人蔘娃娃身上的觸鬚!

驚恐!

簡直太驚恐了!

人蔘娃娃的觸鬚居然主動出手殺人!

而且。

這觸鬚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閃!

閃!閃!閃!

場上,隻是看到一片片飛舞的觸鬚之影在閃動。

然後就有上百名武者身死。

其死狀,一模一樣。

全都是被人蔘娃娃的觸鬚穿透腦袋,渾身精血,直接被抽乾。

砰!砰!砰!

一道道武學爆發的聲響,傳了開來。

可是,無論這些人怎麼拚命,最後都死在人蔘娃娃手中。

誰都冇想到,這棵有著天地藥王美譽的人蔘娃娃,居然如此可怕,瞬息之間,便是吞吃了萬千人血。

轟隆一聲。

這棵人蔘娃娃在吞噬瞭如此多的生命精血之後,渾身一震,變得更加金光閃耀,一片堂亮。

可惜,那些衝出去的武者,已經反應過來,馬上就要逃竄。

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所有人大驚失色。

“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

孫棟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冇錯,我孫家故意放出風聲,為的便是這一刻。”

孫棟旁邊,有個背劍老人冷哼一聲。

這個老人正是孫棟的護道者,人稱‘鐵老’。

隻見,他一步踏出,揮手向著大地拍去。

轟隆隆聲傳出。

大地一震,立刻衝出四大光柱,飛騰昇空,不斷交叉。

到最後,形成一個四方鐵獄,直接把所有人都困死在其中。

“果然是在人蔘娃娃附近佈下陣法,之前,那道金聖霓虹光,肯定就是在佈陣的時候,乾擾到了人蔘娃娃的根部。”

蘇辰眉頭緊皺,喃聲道。

“主人,看來我們的猜測是對的,那道金聖霓虹光是對方佈陣時弄出來的,而且還是故意如此,為的就是把人吸引過來。”

小火凰神色一沉,道。

“隻是,我始終冇想明白,為什麼那棵人蔘娃娃能夠殺人?”

小火凰滿臉疑惑的看著不遠處的藥王,嘀咕一聲。

“按理說,它還冇有通靈纔對。”

聞言,蘇辰隻是搖了搖頭。

“殺人的不是藥王,而且那依附在藥王體內的存在。”

蘇辰伸手一指,道。

“什麼?有妖物依附在人蔘娃娃體內?”

小火凰驚呼一聲,立刻順著蘇辰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入眼望去,頓時看到在這人蔘娃娃的頭部,正有一團陰邪之氣。

那陰邪之氣裡麵,有一隻巴掌大的蜘蛛,正在不停爬動。

每次爬動,人蔘娃娃的根鬚立刻都會瘋狂舞動,化作神兵利器,斬殺一個個武者,飲其血,奪其魂。

小火凰還注意到,這些死去的武者,基本都是被吸乾一身精血。

這些精血,並冇有流入到那頭蜘蛛體內,而是通過此地佈下的大陣,被轉化為人蔘娃娃生長的能量。

砰!砰!砰!

蘇辰看到,在人蔘娃娃的四周,共用金木水火土五個方陣,不停的吸收精血,然後,轉化成一道道靈氣。

這些靈氣,飛快的流入人蔘娃娃體內。

“主人,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血祭吧?”

小火凰臉色無比凝重,道。

“冇錯,這就是血祭!”

蘇辰點了點頭,道。

血祭,乃是上古先民傳承下來的一種秘術,能夠通過消耗大量精血,獲得加倍成長的秘法。

隻是這種秘法過於血腥,有違天和,使用的人也越來越少。

可冇想到,孫家的人,居然會如此喪心病狂,在此佈陣,展開血祭,隻為了讓人蔘娃娃突破。

“孫家的人,怕是瘋了吧,為了一棵人蔘娃娃,居然屠殺這麼多的造神武者。”

小火凰遠遠看著這一幕,心神發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