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4章

業火天劫

砰!砰!砰!

老者瘋狂自爆的一擊,消散開來。

至此。

所有出手搶奪人蔘娃娃的武者,全部隕落。

呼!

突然,一陣冷風吹了過來。

所有死去的武者,所有精華,紛紛飛騰而起,融入到大陣之中。

頓時,仙氣瀰漫,全都朝著人蔘娃娃湧去。

眨眼間。

人蔘娃娃上麵的根鬚,全都迅速壯大起來。

開始時,這些根鬚隻有鞭子大小,後來變成柱子般大,再到後麵,變得像古樹一般。

整棵人蔘娃娃,通體仙光湧動,大道之力翻滾,極其驚人。

轟!

突然,一道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整箇中天峰,都出現了濃鬱的雲霧,不斷翻滾。

“人蔘娃娃要蛻變了!”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喃聲道。

“哼……人蔘王,一定是我孫棟的!”

孫棟臉上露出一抹誌在必得之色。

所有人,齊齊抬頭看過去時。

轟!

隻見,那中天峰頂,出現了一層彩金霓虹。

這些彩金霓虹,宛如仙道霞光,綻放開來,光芒奪目。

如果仔細觀看,可以發現,這道霓虹之內蘊含的金光,有著濃鬱的生命之力,似乎可以改天換命。

這一層彩金霓虹之光,隻是一出現,立刻引得蒼穹之處,天地之劫,滾滾而來。

砰!

幾乎就在這時,那道彩金霓虹之光,跨空而來,落在中天峰上麵。

刹那間,大陣不在轟鳴運轉。

蟲魚鳥獸,一片死寂。

餘下的武者,不足百人,全都緊盯著前方的金色土壤。

那土壤之中,有一棵人蔘娃娃,正在彩金霓虹的照耀下,進行蛻變。

那些堪比古樹的根鬚,齊齊一動,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氣勢。

幾乎就在眾人按捺不住要出手的時候。

隻見,那人蔘娃娃的根部,徹底飛出泥土,在半空中交相融合。

到最後,化作一滴參血。

“這就是傳說中的參王之血麼?”

蘇辰輕喃一聲,目光一動,看過去時,立刻從這滴參王之血中,看到許多奇異的法則。

正是這些法則,讓這滴參王精血具備了逆天改命之效。

“參王之血出世,這意味著,業火之劫要來了,隻有真正度過去,人蔘娃娃纔算是徹底進階,成為人蔘之王!”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轟隆一聲。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蒼穹之內,出現了一大片火紅色的劫雲。

這些劫雲,快速凝聚,滾滾而來,氣勢恐怖到了極致。

四周還餘留下來的百來人,全都臉色狂變。

“果真是業火天劫!”

“業火天劫,擁有灼燒神魂的力量,太可怕了,必須馬上退走。”

“冇錯,這時候誰要是被業火天劫盯上,誰就必死無疑。”

眾人一片駭然,不斷後退。

至於蘇辰,依舊站在那裡,冇有動靜。

“業火天劫,不僅針對人蔘娃娃,還會針對展開血祭的孫家,不知道你們會如何應付?”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那邊,孫家的人,一個都冇有動,似乎是早就做好了準備。

轟隆一聲。

蒼穹之內,業火翻滾,化作一道道破碎天地的火柱,轟擊而來。

“靈紋血蛛,自我獻祭!”

孫棟看到環繞在自己四周的業火,無比冷靜,指揮道。

幾乎就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長空一嘯,整隻價值連城的血蛛,立刻破碎開來。

當血蛛自我滅亡的一刻,天地業火,立刻消散了大半。

可依舊有不少業火咆哮飛來,化作一道道火柱,轟向人蔘娃娃。

這時候的人蔘娃娃,十分虛弱,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業火的攻擊。

所以,孫家的人果斷出手。

砰!砰!砰!

孫家一群人中,大概有二十名族人,齊齊衝出。

“陣起!”

一道冷喝聲,傳開來時。

二十名族人齊齊一動,撕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口上的古怪符文。

每人的符文,全都是不一樣的,可在這一刻,所有人胸口上的符文,卻齊齊飛出,融合到一起,化作一個古老的陰陽八卦陣。

砰!

所有業火之柱,轟隆一聲,齊齊打在這個陰陽八卦陣上麵。

刹那間,整個陰陽八卦陣消失無蹤,與這業火之柱,一起消失。

不僅如此,還有剛纔出手佈陣的孫家二十名族人,也都渾身燃燒起來,灰飛煙滅。

“這……這是同歸於儘?”

小火凰怔怔的看著這一幕,不解道。

“不,這是血祭之力的轉移,剛纔那二十個人,承擔了此次血祭眾生的因果,所以他們必須死!”

蘇辰雙眼微眯,看向孫棟的目光,充滿了凝重。

此人,還真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業火之劫,並非不能抵抗,可這人卻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方法,直接把血祭的因果都轉移到自己族人身上。

最終讓這些沾染上因果的族人,隕落在業火之中。

如此一來,便能夠讓業火天劫消散。

“可是,他……他到底是如何轉移因果的?”

小火凰滿臉驚色,道。

因果這種東西,太過玄妙,很難說得清楚。

即便是蘇辰,也隻是一知半解罷了。

“很可能是使用了某種遮蔽天機的法寶,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蘇辰搖了搖頭,看向孫棟的目光,充滿了警惕。

這個來自四大家族的年輕人,絕對冇有表麵看起來這般簡單。

“孫棟,風笑笑,這兩人的目標,真的隻是人蔘王嗎?”

蘇辰心底猛地一動,想到了什麼,抬起頭,看向蒼穹深處。

那裡的業火之劫,已經消散。

砰!

這時候,人蔘娃娃徹底進階,成就人蔘之王。

中天峰上,人蔘王通體仙光湧動,枝乾粗壯,大道符文,瘋狂流轉,引得四周武者一片嘩然。

可惜,之前的教訓太過血淋淋。

現在冇有人敢冒然出手。

砰!

孫棟淩空而立,踏步間,便是朝著人蔘王飛去。

“人蔘王,非我莫屬!”

孫棟目光精光閃爍,飛速衝出。

可就在這時,一道倩影橫空而現,擋在孫棟跟前。

“風笑笑,你想乾嘛?”

孫棟眼皮跳了一下,怒聲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