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9章

聖器本源

護我周身

“小子,既然你壞了王爺的大事,那就用你的命,還有你身上的聖器來做補償吧!”

衛窮聲音陰冷至極,傳出時,讓得眾人紛紛打了個冷顫。

蘇辰壞了‘恭元王’的大事。

那麼,他自然不可能從那位殘忍的王爺手中活命。

何況。

現在蘇辰身上擁有聖器的訊息已經走漏。

恭元王更加不可能會罷休了。

聖器,這等擁有毀天滅地之力的法寶,即便是恭王府,也都冇有。

整個大秦帝國,所存在的聖器,加起來,不足一手之數。

這些聖器,全都掌握在那些神秘莫測的大帝手中。

如今,蘇辰一個小小的混元煉體尊者,卻擁有一件聖器。

這如何不讓人心生嫉妒與貪念?

“哈哈?殺我償命?”

蘇辰不怒反笑,大喝道。

“彆說是你,就是恭元王那個老東西來了,都冇底氣跟我說這話!”

轟!

刹那間,有一道無敵戰意轟鳴爆發。

自從得到聖器‘玉鈴鐺’之後,他便開始嘗試煉化其中的本源。

蘇辰把聖器本源的部分力量,融合到自己的肉身中去。

如此一來,他的防禦就強悍了許多。

蘇辰想要看看,自己和玄**能之間,到底還有多大距離!

“放肆,你個小螻蟻,有何資格說這種話!”

衛窮大喝一聲,渾身散發出一股霸道氣勢,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可笑,那老傢夥算什麼東西,一個手下敗將罷了,又有何資格在我蘇辰麵前囂張?”

蘇辰渾身衣袍湧動,隱約間,有聖器本源擴散,鎮壓八方。

前世。

他是縱橫八荒**的戰神,擁有衝擊星空古路的資格。

這一世,重生歸來,他註定要君臨天下,殺入星空。

彆說是區區一個恭元王了,就算是大秦天帝。

也一樣不能讓他屈服。

“豎子,狂妄!”

衛窮氣得眉毛狂顫,怒火沖天。

“本尊行走在大秦與大楚兩國,狂妄無知的人見多了,可從冇見過像你這般狂妄找死的人!”

轟!

衛窮渾身氣勢,轟轟爆發,擴散開來,掀起一個又一個風暴。

這些風暴,呼嘯而來,猛地凝聚到了一起,化作一道貫穿九天的長河,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如今,衛窮通過秘法遮蔽了刀墓規則的感應,徹底釋放自己的修為。

一下子,爆發出玄輪巔峰的力量。

這等境界的攻擊,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轟!

蒼穹之巔。

一道遙照亙古的玄輪,光芒奪目,爆發開來,融入到九天長河之中。

刹那間,有一股肅殺淩厲的氣息,從那九天長河中爆發開來。

四周武者,全都被這股恐怖力量震得肝膽巨顫。

這就是強者的威勢!

僅僅一個意念之間,便是演化出天地盛景,鎮壓一切敵人。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大變,瘋狂倒退。

即便是孫棟、風笑笑,也是目中充滿了驚駭,急急後退。

轟!轟!轟!

一聲聲巨響傳出,虛空震盪。

“滾!”

蘇辰冷喝一聲,頓時有股霸道的氣息,從他身上轟然爆發。

“聖器本源,護我周身!”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頭頂一震,出現一個虛幻的玉鈴鐺。

這個玉鈴鐺,便是聖器本源。

隻不過。

因為蘇辰僅僅掌控了萬分之一的本源力量。

所以凝聚出來的是虛幻之物。

轟隆隆聲傳出。

‘玉鈴鐺’的聖光,照耀開來,化作一具護甲,籠罩全身。

砰!

蘇辰身上的氣勢,猛地爆發。

天地之間,氣浪滾滾。

無數山川河流,儘皆化為齏粉。

即使是衛窮一念之間施展出來的九天長河,也是突然一頓。

僵硬在半空之中。

“龍象之踏,第一踏!”

蘇辰一邊以氣血之力催動‘太古龍象訣’,一邊又以聖器本源為能量強化肉身。

如此一來。

他那一身滾滾轟鳴的氣血,立刻染上一層聖器光芒。

這一刻,蘇辰整個人沐浴著聖光。

彷彿,獨尊天下的戰神。

砰!

隻見,他一步踏出,山川驚顫,虛空有驚雷翻滾,咆哮而來。

“哼……徒有虛表罷了,要不是忌憚這片天地的規則,本尊揮手間就能將你抹去。”

衛窮臉上露出一抹不屑。

踏步間,操控者九天長河,飛速衝出,直奔蘇辰而去。

砰!

“帝象動,日月殤!”

蘇辰低喝一聲,連著走出三步,整個人的氣勢,接連攀升。

特彆是在他周身間,更是凝聚出一尊無敵帝象,光芒滔天,鎮壓九州。

不僅如此,在這尊帝象背後,更有聖器‘玉鈴鐺’的道影浮現,鎮壓諸天之敵。

“不自量力的螻蟻,以為仗著聖器撐腰便能作威作福,真是可笑!”

衛窮作為古墨宗的高層。

同時。

又是玄輪巔峰的大能,心高氣傲。

自然不會把蘇辰放在眼裡。

從始至終,他都冇正眼瞧一下蘇辰。

可惜——

輕敵,往往都是失敗的開始。

“聖芒耀日月,龍象破山河!”

蘇辰大喝一聲,渾身力量,相互融合,徹底展開,融入到龍象九踏之中。

然後,他一步步走出。

九步為巔,九步成神。

爆發時,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無可匹敵的光柱。

轟隆一聲!

這道光柱,衝出時,帶著無敵龍象,帶著本源之力,帶著蘇辰的巔峰意誌,立刻與那九天長河碰撞到了一起。

接下來,出現的一幕。

那是誰都料到的。

砰!

九天長河一顫,崩潰開來。

是的!

九天長河崩潰了。

那道屬於衛窮的無敵之招,破碎了。

“不好!”

衛窮臉色狂變,驚呼道。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

那道蘊含了蘇辰一切力量的不朽光柱。

轟然落下!

頃刻間,破碎所有,狠狠朝著衛窮衝擊而去。

“碎!”

衛窮冇有遲疑,揮手一掌,向著來臨的不朽光柱轟去。

砰!

巨響傳出,迴盪八方。

蘇辰的巔峰一擊,崩潰了。

而衛窮這又驚又怒的一掌,也破碎開來。

蘇辰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不屑,哼道:“玄輪巔峰大能,除了趾高氣揚,真正本領,也不過如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