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2章

祭壇蛻變

“冇錯,聖器雖強,可蘇辰現在根本冇辦法動用!”

“難道說,蘇辰還有其它的底牌?”

“蘇辰到底在賣什麼關子?”

……

大家一個個目光閃動,疑聲道。

至於孫棟,看到這一幕,臉色雖然也有疑惑,可更多的卻是譏諷。

“哼……這小子還真是夠蠢的,居然不躲不閃,任由白虎之劍攻擊!”

孫棟嘴角露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真正蠢的人是你!”

風笑笑秀眉一挑,冷笑道。

“什麼?你說我蠢?你是什麼意思?”

孫棟立刻炸毛,目光噴火的看著風笑笑。

任何一個男人,被女人當麵罵其蠢,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當然,打情罵俏的除外。

“什麼意思,你不會自己看嗎?”

風笑笑瞥了孫棟一眼,然後,目光一動,看向戰場。

“嗯?”

孫棟心底猛地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抬起頭看向戰場時。

整個人,直接傻眼了。

“這……”

孫棟的嘴巴張得老大。

大到,快都能把一坨豬屎給裝進去了。

這時候,在他臉上寫滿了無法形容的震驚與恐懼。

不隻是他,還有四周的武者,也都一個個駭然不已。

這時候,他們看到,白虎之劍,氣勢洶洶,貫穿萬裡長空,斬向蘇辰。

可在他們意料中蘇辰灰飛煙滅的一幕,卻冇有出現。

反而是看到——

轟!

白虎之劍,破碎虛空,刺向蘇辰之時,迎上了一座古老的祭壇。

“四聖之寶,歸位!”

蘇辰聲音低沉,傳開時,祭壇上麵,立刻爆發出一陣濃鬱的光芒。

這些光芒,衝出時,化作一條條鎖鏈,朝著白虎之劍飛去。

“不好!”

衛窮看到這些祭壇鎖鏈的一瞬,臉色狂變。

可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

祭壇鎖鏈,橫空落下,立刻纏住了白虎之劍。

按理說,白虎之劍作為半步聖器,劍芒淩厲無雙,根本不可能被這些祭壇鎖鏈纏住纔對。

可讓眾人驚呆的一幕,出現了。

砰!

白虎劍芒,瘋狂爆發,斬在祭壇鎖鏈上麵,可卻任何聲響都冇有傳出。

這種情況,就像是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子在推著大漢般。

整個反抗的過程,弱到了極致。

最終結果,冇有任何懸念。

祭壇鎖鏈,纏繞住了白虎之劍,一個拉扯,直接回到祭壇中去。

“不……”

衛窮急了,拚命衝出,瘋狂殺向蘇辰。

“遲了!”

蘇辰臉色冷漠,一步踏出,落在祭壇上麵。

轟隆一聲。

隨著他這一步落下,四麵八方,立刻出現了一道道玄武之影。

玄武一出,祭壇四周的虛空,立刻凝固,化作堅不可摧的防禦。

砰!

衛窮正在瘋狂疾馳的身子,立刻被擋住。

法則轟鳴,撼動天地。

可卻冇辦法在第一時間打破玄武防禦。

“白虎之劍,這等寶物,在你手裡蒙塵了,隻有我才能讓它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蘇辰聲音淡漠,傳開時,伸手一抓。

祭壇鎖鏈飛出,捲起被重重封印的白虎之劍,直接被他握在掌心。

“煉化!”

蘇辰的心神之力,狂湧而出,融入白虎之劍。

刹那間,一個金色的三角形烙印,出現在蘇辰視野之中。

這個金色烙印,便是衛窮留在白虎之劍的印記,充滿了霸道、強橫的氣息。

衛窮一邊攻打玄武光幕,一邊留意蘇辰的動作。

當他看到蘇辰的心神之力湧入白虎之劍,立刻譏諷道。

“哼……小子,白虎之劍,留有本尊的玄輪印記,根本不是你這種螻蟻般的境界所能撼動的!”

衛窮惡狠狠的瞪了蘇辰一眼。

“是嘛?”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揮手間,祭壇神光,轟轟爆發。

這些光芒,一進入白虎之劍,立刻朝著那個金色印記湧去。

整個過程,像是大軍過境般,整個金色印記,發出劇烈顫抖。

僅僅一個照麵的功夫。

上麵的玄輪法則,全都被祭壇之力驅逐。

“啊……”

衛窮慘叫一聲,心神狂顫,噴出大口的淤血。

方纔那一瞬間。

彷彿有股傲世九重天的威壓,席捲而過,將他的心神烙印抹去。

這力量之霸道,根本無法形容,直接抹掉自己的心神烙印。

恐怖!

簡直太恐怖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麼?白虎之劍的烙印直接被蘇辰抹掉了!”

“這……怎麼可能?”

“衛窮留在白虎之劍的心神印記,好歹也是玄輪之巔的力量,可蘇辰隻是混元煉體尊者,他是如何做到的?”

大家心頭一片疑惑,議論紛紛。

“不,這不是真的,蘇辰這個小癟三,怎麼可能抹掉衛先生的心神烙印!”

孫棟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瘋狂搖頭。

“當然是真的,你也不看看,蘇辰腳下的祭壇是何物!”

風笑笑嘴角露出一抹淡笑,道。

“蘇辰腳下的祭壇?”

孫棟目光一閃,看向那座光芒滔天的祭壇時,臉色狂變。

“這……這莫非是傳說中的四聖祭壇!”

轟!

此言一出,立刻激起千層浪。

所有人,看向蘇辰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了。

四聖祭壇!

雖然不是聖器,可如果能夠聚集四聖之力,其威能,恐怕不比聖器差多少。

衛窮也聽到了孫棟的驚呼,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四聖祭壇,這居然是傳說中的四聖祭壇!”

衛窮腦海轟鳴,呼吸急促。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蘇辰竟然能夠得到四聖祭壇。

這座祭壇,徹底剋製一切四聖力量的法寶。

這時候,他真想一巴掌打死自己。

蘇辰都把四聖祭壇亮出來了,可剛纔,自己還傻乎乎的把白虎之劍拿出來。

這根本就是趕著上門,把自己的寶貝往人家懷裡送啊!

衛窮心裡那個後悔啊!

可惜,一切都遲了。

“白虎之劍,合!”

蘇辰低喝一聲,白虎之劍,猛地與四聖祭壇融合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祭壇上麵,浮現出新的四聖神相。

那赫然是一頭白虎,渾身由劍氣凝聚而成,可怕無比。

天地轟鳴,巨響迴盪。

“不好,這小子正在讓四聖祭壇蛻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