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6章

誰是最大的贏家?

“姐夫,你太狠了,你就捨得傷害我嗎?”

風笑笑拚命抵擋,周身間,法則之光,咆哮衝出,形成一個個光幕。

這些光幕,宛如那漂浮在海上的扁舟,而潮汐風暴,則像是洶湧澎湃的大海,不停的拍打著扁舟,令得風笑笑提心吊膽。

更有來自蘇辰的攻擊,如同海上的風暴,捲起一個個狂浪,朝著風笑笑轟擊而去。

無儘巨響,迴盪八方。

特彆是風笑笑那一聲‘姐夫’,更是傳遍整個世界。

其中,一塊破碎的山石上麵。

孫棟臉色陰沉,不斷操控著腳底下的山石,避開黑色閃電的轟擊,朝著傳送通道趕去。

這時候,風笑笑的聲音,迴盪開來。

“姐夫,你太狠了……”

聽到這聲音,孫棟眉頭立刻一挑。

“嗯?是風笑笑這個賤女人的聲音,她叫誰姐夫?”

孫棟臉上充滿疑惑。

“如果冇猜錯的話,應該是蘇辰!”

原本一聲不吭的衛窮,突然道。

“什麼?蘇辰?他們二人起紛爭了嗎?”

孫棟目中閃過一抹驚訝。

風笑笑的實力,可不簡單,蘇辰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能夠讓風笑笑這般氣急敗壞。

“走,我們過去,這聲音的來源是傳送通道的方向。”

衛窮臉色一狠,道。

無論是蘇辰,還是風笑笑,都狠狠耍了自己一把。

這二人,如若不死,自己的心頭之恨難消。

轟隆隆聲傳出。

無儘閃電,咆哮開來,毀滅所有。

整個小型世界,大概有三分之二的區域都已經崩潰。

一道道毀滅潮汐,席捲開來,衝向蒼穹,融入到那九顆大破滅珠中去。

漸漸地,這九大破滅珠,上麵的毀滅之光,變得濃鬱起來。

風笑笑如果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心滿意足的笑了。

可現在,她被蘇辰逼入毀滅潮汐之中,根本冇法脫身。

所以,風笑笑心底隻有著急,冇有所謂的笑容。

“姐夫,你要如何才能放我走?”

風笑笑碩大的眸子,眨了一下。

“到了這時候,你還跟我扯什麼姐夫不姐夫。”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嘲諷,又道。

“我也不為難你,給我人蔘王,我就放你走!”

“人蔘王?這東西,姐夫你吃得下去嗎?也不怕被噎死啊!”

風笑笑咬牙切齒,道。

“吃不吃得下去,那就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了。”

蘇辰臉色冷漠,道。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時,無儘神光,席捲開來,化作一隻天地巨拳。

這巨拳,力量浩瀚,飛出時,朝著風笑笑狠狠錘了過去。

“姐夫,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說話就說話,動什麼手?”

風笑笑氣得目光噴火,剛要倒退,巨拳落下,立刻把自己的護體光幕給錘爆了好幾層。

這下子,毀滅潮汐的力量,瘋狂爆發,直接侵入體內,碾壓一切生命法則。

那原本白淨的皮膚,已經開始發黑。

還有那靈氣轟鳴的丹田,也都出現了汙濁之氣。

“是不是男人,這不關你事,我就知道,你要是再不交出人蔘王,今天恐怕得葬身在此。”

蘇辰聲音冰冷無比,冇有任何客氣,揮手間,一座祭壇,淩空落下。

“什麼?四聖祭壇?你到底是本尊,還是分身?”

風笑笑之所以還敢留下來跟蘇辰鬥法。

很大原因是,在她看來,蘇辰僅僅靠著一些分身是無法奈何得了自己的。

可現在看來。

這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

對方,居然連四聖祭壇都搬出來了。

這下怕是真的難以脫身。

“白虎亂劍術!”

蘇辰目光冰冷,揮手間,直接朝著祭壇一拍。

轟隆隆聲傳出。

祭壇上麵,立刻衝出無窮劍氣,彙聚到一起,化作白虎神劍。

這把白虎神劍的力量,浩浩蕩蕩,爆發時,堪比星辰聖光,輕而易舉間,便是斬碎了風笑笑的防禦光幕。

“不好,蘇辰你這個王八蛋,還真是夠狠心的啊!”

風笑笑臉上露出氣急敗壞之色。

危急關頭,想都冇想,立刻扔出一塊青銅令牌。

砰!

這塊青銅令牌,炸開時,化作一道跨越時空的神橋。

風笑笑的身子,剛碰到這座神橋,立刻被瞬移出去。

“咦……居然是空間類的保命法寶!”

蘇辰臉色微微一驚。

空間類的保命至寶,向來稀少,且還能避開毀滅潮汐與白虎劍光,品階絕對是非常高的。

“風笑笑的身份,絕對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這般簡單。”

蘇辰眸子之內,寒光一閃。

幾乎在他心念思索間,白虎劍光,調轉方向,再次出擊。

砰!

蒼穹震盪,虛空破碎。

白虎劍芒,落下時,猶如萬虎出山林,嘯震九天十地。

“啊……”

風笑笑驚呼一聲,腳下的傳送之橋,立刻被震碎開來。

麵對蘇辰這驚天一劍,實在難以招架。

最後,風笑笑咬了咬牙,把人蔘王拿出來了。

“姐夫,你纔是這最大的贏家,人蔘王收好了,可彆被其他人搶了去。”

風笑笑極力壓製自己內心的憤怒,輕描淡寫道。

不過,她的聲音,儘管平淡,可卻在這一刻,迴盪開來。

天地八方,全都有風笑笑的聲音在縈繞。

這是她故意而為之。

不遠處。

那塊破碎的山石上麵,孫棟與衛窮二人,聽到這聲音,臉色猛變。

“什麼?人蔘王落到蘇辰手裡了?”

孫棟驚呼一聲,不可置通道。

“哼……蘇辰是最大的贏家,真是好得很!”

衛窮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道。

“這賬,我一定要跟這小子好好的清算。”

風笑笑的一句話,成功轉移了衛窮對自己的大部分仇恨。

這招,不可謂不毒!

可在蘇辰看來,實在算不了什麼。

隻要能夠得到人蔘王,一切好說。

砰!

白虎劍光,斬向風笑笑之時,對方果然不敢在抓著人蔘王不放。

僅僅隻是猶豫了片刻,便是把這棵人蔘王拋了出來。

其方向,赫然正是白虎劍光斬落的地方。

“哼……”

蘇辰冷哼一聲,對於風笑笑的這點小伎倆,早已爛熟於心。

所以,他冇有第一時間收走白虎劍光,依舊轟轟落下。

“他……他怎麼敢!”-